我對Uber的六個偏見
黃哲斌
524

我是一個一天至少搭乘兩次小黃,我上班十多載,天天如此,直到UBER出現,我終於完全投入UBER的懷抱。以我取樣的輛數來說,我可以告訴你部分小黃的素質低落到讓你難以想像。而這個部分絕非你說得十分一。投訴叫車車隊,完全沒有看見任何效果!UBER的出現之後,我開始看到計程車業者開始學習評價系統、線上收費、但是司機的素質還是令人搖頭。我搭乘了數年了UBER後,UBER司機多數素質良好,有的下雨天還會為你撐傘,替你提行李,車上準備水(雖然我不敢喝),讓你感覺原來你才是雇主、你才是乘客啊。當然UBER於法不合,對司機也殘酷地拿走25%的收費,某種程度UBER也用另一種方式在剝削台灣的租任車利潤。但是我不禁要問,小黃不停地漲價的同時,卻又不見提升品質,政府發給執照後,就又像射後不理(也許應該考慮採用記點制度,淘汰態度不佳,行為不檢,車況糟糕),任由不適任的小黃充斥在市場之中(韓國遊客事件後,更讓小黃形象跌入谷底)。如果換個角度去看UBER事件,白牌車早就普遍存在市場上,卻很少見政府有甚麼大動作(連酒駕都沒罰UBER那麼重。。。),原因其實很容易理解,因為UBER威脅了小黃的生計。所以在喝采政府戰勝UBER之餘,小黃可以回復到過去那種我行我素,也可移除評分、評價系統了,也能任意加價。原因很簡單,人們失去了選擇,失去了制衡的機制,上車後為司機馬首是瞻,要加速、減速,要超車都隨司機喜好。小黃制度,就像是一個箝制言論的一言堂,只允許車隊在制度內耍流氓剝削司機(收傭、打折、超級打折),只允許不適任的司機藉由制度恣意妄為,卻不見任何退場機制,好讓整個制度朝正向發展。

UBER公司的剝削固然可惡,卻也創造另一種經營型態養活另一群人。而小黃面對顧客的自由選擇下,只能藉由法律途徑來壓迫人們回歸。
小黃或許某種程度來說是的確是相對弱勢的組成,正因為如此,我們才不應該鄉愿的認為不應用嚴格、嚴苛的方式去管速車隊與司機。提供更良好的體驗與服務才是留住顧客心最好的方法,不然今天只要市場再出另一個網路媒合系統,人們還是會離小黃而去。如果人們選擇小黃的原因只是因為沒有其他選擇,那才是真正的可悲。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