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it New》: 矽谷設計的歷史

這篇文章的由來是因為8/30 Stanford D. School 教授同時是IDEO全球設計與創新顧問-Barry M. Katz在台灣的公開講座,其中的投影不勝美觀的投影片設計引發了FB上的一些激烈的"討論",讓我熊熊想起本來也想去聽這場演講。於是在網路上找了一下幸運地發現有公開的演講影片,抱著對醜投影片的困惑和演講內容的好奇心(我發現我滿喜歡科技歷史的)便產生了這篇文章,文章主要是翻譯內容加上一些潤飾(或是變糟..)在加一點自己的想法這樣。

影片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T_dXBrm-aM

Silicon Valley Design

演講的內容是講者介紹自己寫的新書《Make it New》,談的是設計從1950年代開始在矽谷中的歷史演變,從最早期的電子產業到近期的互聯網,設計如何從邊緣的腳色慢慢的進入大多矽谷公司的核心,首先先從了解矽谷開始。

矽谷的生態系統 (擷取自影片)

(5:00)

由上圖引發熱烈討論的不美觀投影片,講者將今日的矽谷視為創新的生態系統,由五個大元素互相影響:科技、學術、創投、專利以及設計,而設計在矽谷生態系中的腳色並不受到太多注目。講者認為設計有其在生態系中的重要性,以及孵化強大經濟動能的能力。時間回到1980年代,相較於其他重要的設計中心(米蘭家具、巴黎時尚、倫敦產品、紐約平面、東京電子),當時矽谷設計基本上是不存在的,但今天矽谷已成為設計最重要的地點。


Nothing in Silicon Valley starts at Silicon Valley

(2:20)

經過了對矽谷設計歷史的研究,講者意外的發現了矽谷中的一切沒有是在矽谷開始的,而矽谷設計也不例外。故事開始於1951年西雅圖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當年夏天一位剛從華盛頓大學新開設工業設計系(ID)的畢業生,開車去南下去找大學的舊室友,而這位室友任職於當時只有250人的Hewlett-Packard(HP)公司。當這位畢業生到HP應徵時,面試官根本不知道ID在做什麼(當時ID仍很少見),不過最後還是雇用了他,這就是矽谷第一位設計師的由來。

由華盛頓大學至hp(擷取自影片)

這位史上第一位勇者設計師名叫Carol Cromant(不確定有沒有拼對)就是下圖紅圈圈起來的那位,他的第一份任務就是幫HP送貨的紙箱設計外觀(圖片下面的紙箱),對學ID來說來說大材小用,不過好險這位仁兄沒有止步於此。姑且叫畫畫紙箱為設計階段一。

(擷取自影片)
  • 設計階段一:包裝設計 (1951年)

HP送貨紙箱外觀設計

  • 設計階段二:品牌識別設計 (1959年,過了八年呀)
Design can serve a function in crafting a design language. It can help to give a corporate identity. Not just the visual way, but the product itself.

此時HP已有超過60項的產品,Cromant和他的六人設計小組(設計師變多了XD)提議使用一致的產品外觀作為品牌識別設計,如此在眾多品牌產品終能一眼看出HP的產品。

(擷取自影片)
  • 階段三:設計改善產品性能 (1964年)
Design can help improve the functionality of a technical instrument

Cromant的繼位者Healder(一樣也不知有沒拼對)提倡設計能改善產品的性能,而公司內的機械或電機工程師對此感到十分質疑,於是Healder將HP熱銷的訊號產生器做了下圖的面板,清楚的展示的儀器的操作邏輯,也大幅提升了操作的順暢,如此說服了公司內的工程師。

(擷取自影片)

可以看到從階段一到階段三花了約十年的時間,而設計在科技公司中的腳色也越來越接近產品的核心,從早期的外觀設計到產品視覺設計,接著開始有設計心理學層面的涉入。


設計規格領先於工程規格

Seth Morabito提供

(18:00)

HP-35型工程計算機是HP於1972年推出的世界上第一個手持式工程計算機,HP在開發此產品時打破過去由工程規格主導的情況,而是由設計開出產品規格,定義出手持裝置的尺寸外觀,再由工程端想辦法去滿足設計規格。

(擷取自影片)

由這張珍貴的設計稿可以看到(講者花了兩年才從律師那邊盧道的),設計師對於按鍵的顏色、質材、排版下了不少研究,事後講者訪談HP-35的設計開發人員,它們表示十分自豪於對於按鍵的相關深入研究。技術上的突破再加上與設計的配合,HP-35十分的成功也為世界大來重大的影響,更在2009年榮獲IEEE里程碑獎。

嘗試消費市場

在HP-35取得的成功之後,HP這家科技技術為底的公司想說,既然我們可以做手持式的裝置,那麼我們也可以用我們的頂尖技術來做消費型電子產品,於是就產生了下圖悲劇性的產品:充滿按鍵的計算機手錶。很明顯的,當來到消費型產品的領域HP這家技術為底的公司其實沒有什麼發揮的空間,這個領域需要的是奢侈品相關的知識(直到今天智慧手錶還是在努力當中阿),這個失敗的產品也為HP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HP此時學到的教訓是:離該死的消費市場遠點吧,還是乖乖做技術產品。

(擷取自影片)

矽谷設計早期的發展可以如此定調:讓從未出現的逆天技術更方便讓人使用


矽谷設計更上一層

矽谷設計更上一層契機是個人電腦的發展,而提到個人電腦就不得不提史丹佛研究院的英格巴特博士(Douglas Engelbart)1968年在舊金山的電腦研討會上那場改變世界的演示(影片)。在那個還是打孔機電腦的時代,英格巴特博士將融入電腦與網路未來展現給世人(精采好文見科科史上的今天link)。而在這場演示中出現的未來生活的可能性以及世界上第一個滑鼠(link)可以一瞥設計未來在矽谷中的腳色。

設計師的工作此時是想像個人電腦的未來生活,或者說是辦公室的未來是如何。在英巴特博士的發明後,因為研究預算刪減的關係底下一些成員到全錄(Xerox)的研究中心上班,將滑鼠應到有圖形介面的電腦原型Alto。下圖是設計師在設想這台”電腦”應該要有怎樣的介面,以及外觀大小該是如何。

設計師在設想"電腦"應該長得如何(擷取自影片)

1977年賈伯斯決定”個人電腦”必須裝在一個密閉的盒子裡販賣,這在當時電腦是一片一片電路板的年代是一個先進的想法,如此決定引爆了一個設計命題:這個沒人見過的盒子應該是怎樣?

1979年賈伯斯參觀全錄看到Alto的操作方式大受震撼,於是決定讓下一代的 Apple電腦搭配圖形介面以及滑鼠,此時又是一個全新的人機介面問題。

當東岸的產品設計師還在專注設計既有產品的外觀(方的改圓的,明年再再改成方的),矽谷產品設計師面對的問題是:如何設計一個全新的、沒人見過的產品。

講者說許多人認為賈伯斯的Apple代表了矽谷設計的開始,但回顧整個矽谷設計的發展過程,賈伯斯使處在矽谷設計發展的中期。賈伯斯就像個支點,從此翻轉設計在矽谷中的地位。矽谷發展至此,消費者產品已不再是個問題,而是個代探索的新天地。

矽谷設計巨頭的起點

矽谷設計的三大巨頭:IDEO、frog design、LUNAR早期發展與Apple息息相關,IDEO早期替Apple做了約50個專案,frog在1980發展了Apple的設計風格Snow White design language,去年被麥肯錫買走的LUNAR(設計越來越像管理,管理越來越像設計)也替Apple做了不少產品。

互聯網時代

在矽谷互聯網時代,設計已經變成各公司的必備,各公司內有不少數量的設計師。由新型態產品定義出的新職務出現,舊職務也被重新定義,ID/UI/UX/Service Design等等。由設計或設計師主導的公司如Airbnb漸漸地變多,講者演講也就到此。

(影片截圖)

一點感想

過去聽演講所聽到,台灣傳統產業會接觸設計,很多是因為產品表現下滑,公司高層就想說是不是包裝太醜或LOGO太舊,於是就找設計公司重新設計外觀希望能救救下滑的產品。這點和矽谷設計的發展階段滿像的,一開始也是外觀,接著慢慢進入產品的核心,不過人家HP這樣的就花了十年。應該盡快的了解到設計不只是外觀而已。

如何以跨領域的團隊工作,許多公司讓各職務的人一同參與會議、工作,不是像過去一條生產線般的工作,在QA中有位微軟 HoloLens開發團隊的設計師表示自己在團隊會議中尷尬的情況,的確各領域的人都會有各自個語言,不是該領域的人很難參與其中。因此才會有IDEO提倡以設計思考作為團隊共同的語言,並且提到T型人才的重要性。這也是我想要努力的方向,以廣度的知識串接各領域的專業,增強團隊的合作,為使用者帶來價值。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汪鼎翔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