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以對Lost in translation

所謂旅行的體驗中,lost in translation 是必須經驗的一項。今日的智能電話無疑翻譯方便了旅行,於是老一點的人就會說:「今日去旅行無當時咁好玩了。」而可能他只是比今日拎着google translate 去旅行的人大不夠十年,甚至可能差不多年紀,只不過有幸比較早有獨立出遊的能力而己。會這樣說的,多數會為朋友的旅行而興奮,也會流露出可憐的眼神,表示他自己終究有一些體驗,是這些新派遊人不能明白的。 當一個地方的語言給納入google translate(而且用得暢順)時,仿佛旅行就少了一些危機感,一些未知性。然而,要在不懂的語言中間找尋刺激,那會只得一個無言以對的方式。

我們對旅行的標準想像,是一個香港人去到當地一家店鋪,而店東完全不懂中文英文,於是整個買賣的故事便變成手指指加上身體動作。過去半世紀英語霸權和地區旅遊化令這一類情況愈來愈少了,最不濟的商人為了服侍美金,至少也學會了如何用英語收錢。多數可能會有另一種情況,就是當我們除了價錢這如些庸俗的資料外,還希望知多一點點,像是產品是什麼用途,來自哪裏的。在全球代工生產的現實中,產自哪個地方是個重要的問題,可以直接反映在價格上。這時便有知其言而不知其意的問題了。在同一個答案中,可能會得到音節、符號串成的名字、動作,而未能在他們有限的共用詞𢑥中傳遞的,是故事,而這些字眼所代表的,聽在問者耳裏,和答者背後引用的文化符號,可能有好大差別,至少可以肯定,有一大部分的資料在中途是不見了。這可是一個旅人對一個地方純橫向的風景式的想像,和本地人包含歷史的全部想像的不同。這也是為什麼流行雜誌至今仍樂此不疲去發掘當地本土故事,和可供購買的,作為故事符號的土產仍如此受歡迎的原因。片面的認識也夠動人。

也不妨想像兩個有趣的情況,譬如是,一方說了話,以為對方明白的,或者是以為在場的人不明白的。我們到日本旅行應該經常遇到這些情況。中國人和日本人外觀上其實極之相似,可能比香港和大陸人之別更少。而他們的特質是完美地互補的。中國人不喜歡說話跟自己圈子以外的人說話,連客套話也懶得講,實是求是,來幹什麼就是幹什麼,購物就是購物,對方是服務員就行了,反正就是那一類功能的存在。而日本人呢,尤其是僱工,他們的特色就是不管顧客是什麼人,首先要微微躬身,在他自己的視線向下掃時便開始那一串客套話,不管對方反應都要把歡迎辭說完。加上,其語言系統往往須花費很多個語音(也就是時間)去表達他要說的話。於是,當日本人在努力完成上司交托的詞句,希望得到客人注意或是回應時,對方可能已大步流星地走過,又或者抬頭才發現,原來對方正一臉茫然,不知到那個位置插嘴才好!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刻舟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