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戇居進行到底

關於澳門政府的戇居事,我寫過不少,相信往後日子也能繼續寫下去,今次分享的事,本質也是戇居,但卻因為它的堅持,令我改觀了。

說的就是位於南灣加思欄花園(又名南灣花園)的年份草地,但在解釋這片年份草地前,且容我先向大家講述一下這個花園的背景,因為有了這背景,大家才會明白我何以覺得這草地是戇居。

加思欄花園位於澳門東望洋新街以及兵營斜巷交界,建於19世紀60年代,是澳門第一座花園,歷史悠久。其名字之由來也流傳著一段趣聞:事源此處本有一聖方濟各修院,故花園本身之葡文名字為Jardim de S. Francisco,亦被譯為聖方濟各,但在明末清初時,有中國官員到澳視察,作翻譯的葡萄牙神父遂以音譯之法,譯成「法欄思加」,寫出來後省去了「法」字,成「欄思加」,再因中西方書寫習慣不同,西方由左至右,中方右至左,成了今天所見的「加思欄」。雖然,這個由文化差異而生出的命名趣聞,在澳門並非唯一,卻多少印證了這地方的歷史價值。

撇除歷史意義外,加思欄花園更與加思欄兵營、八角亭(澳最早的中文圖書館)毗鄰,附近更是澳門大會堂、水坑尾、葡京等等,套句地產界人士的話,絕對是「中心地段、車水馬龍」。

鋪墊完它的背景後,你大概對這個花園有一定認識,而在這個位處鬧市中心的花園當中,有一片草地,上面會「種」有當年年份——即是以年份為式樣,鋪植不同顏色的花卉——也就是說,每到一年之末,就會有人將前一年的花除掉,然後換成新一年的花,萬一那年是「轉字頭」的年份,要除掉的更是尾兩個數字,然而,把花除掉、種上、長成,統統都需要時間,所以每年年初經過這地,大家都總會看到去年草地所留下的痕跡,約莫也要兩三個月時間,新植的草地才會與舊有的融為一體,但當這二好不容易才合成一時,抱歉,新一年又快來了,整個過程又要推倒重來。

就這樣,每年大費周章,為的就是幾個月的景象,而更重要的,是我從來不相信有人會以這片草地作報時之用,那麼,這種除完又種、種完又除的做法,不是戇居是甚麼?

所以,有頗長的一段時間,我每次乘巴士經過這地,都會毫不留情地恥笑它。

然而,無論我怎樣恥笑、怎樣不屑,這片年份草地卻依然存在,甚至年復年的更新,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地唔得。這份堅持,令我開始對它改觀,而早陣子,我和一位同樣在港工作的澳門朋友談起這草地,然後興致勃勃地上Google Map一看:

嘩!2008年,它記錄了歷史!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這件戇居事其實很可愛——在這個遺忘快得可怕的年代,原來仍然有事物可以記錄、見證時間,在這個過新年只淪為通訊軟件裏的長輩圖的年代,年份草地那新種植的痕跡,卻反過來提醒我時光的意義。

我不知道當年是那位天才下令要造這片年份草地,我也頗為肯定,它之所以能留下來,很大程度源於澳門政府的「跟住做就無死」心態;但此時此刻,卻很想向你說聲謝謝,感謝你用一件看來戇居但實則睿智無比的事來告訴我,堅持是有用的。

其他文章:

「撥個輪畀你」 https://bit.ly/2CS2RWp

在巷口轉角照雞蛋 https://bit.ly/2CTz6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