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

蕭家怡
蕭家怡
Sep 12, 2019 · 3 min read

老實說,今年8月以前,我對深水埗 — — 這個我生活了三年多的社區,一直沒太大感覺,但一個月的社區活動下來,我開始愛上這區。

深水埗人很有愛。

8月6日,浸大學生會會長因觀星筆被捕當晚,一堆深水埗街坊因不滿警方濫捕而包圍警署,而當警察作出他們的「涵蓋式呼籲」後,一堆街坊轉身,卻不是離開,而是走到附近的街道,向著上面的民居大喊:「關窗啦!關窗啦!」

深水埗人很含蓄。

8月11日,深水埗大遊行,我跟住在楓樹街的朋友在起行前一直通報消息,直至起行前,還是不斷的說著「好少人喎」、「咁少人嘅」,結果,隊伍一起步,人卻由四面八方湧出,那刻我跟朋友大笑,推算大家都是在家裏待至最後一刻,直至隊伍行至家門時才a施施然動身,所以才會造就那條連綿不絕的隊伍。

深水埗人很街坊。

8月23日,「香港之路」組成當晚,我先站了在某屋邨的門口,和一眾準時到達的街坊一起等著,突然,一位OL打扮的女士走向我們並詢問開始時間,大家回答過後,她向屋邨的門口走去,走了兩步後,回頭說「我上去食個飯先,一陣落嚟呀」。

深水埗人很可愛。

9月12日,西九龍演唱會的日子。我因為遲了到場而未能在中庭覓得靚位,唯有一直往上走,結果在7樓找到一個能往下望的位置。未幾,演唱會開始,站在我身旁的是一對五十歲左右的夫婦,盯著電話中的歌詞一直努力跟唱,而《願榮光歸香港》唱罷,現場開始叫喊不同口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等當然有,但突然一句「九一五」,應機的民眾明顯未能如條件反射般跟上,但身旁的伯伯卻能反應過來,應了句「維園見」,然後,不忘跟身邊的老伴逞威風地說「我識呀」,那個笑容,相當真摯。

歌唱罷、口號喊完,現場人群也跟從指引,如水一般散去,但大家一邊搭電梯,口中卻繼續唱著《願榮光歸香港》,連續唱了七層樓,重覆了不知多少遍,期間夾雜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等口號,直至最後一層電梯,才有人換了歌,是一句:又唔做嘢,又唔讀書,然後,知道狀況的人無不大笑,更曰「過隔離(指警署)唱畀佢哋聽啦」。

雖然,九龍西兩次補選中,步入議會的都是建制派,雖然,深水埗演唱會不如其他區分般人強馬壯,但在這些小事的點滴中,我卻找到了自己喜歡這區的原因。


蕭家怡

Written by

蕭家怡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