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選舉神功戲」演員:精神啲,臨時演員都係演員嚟!

上文談到,澳門特首選舉是一台「神功戲」,皆因它的觀眾特質、詭秘氣氛和「舞台」搭建都有著相似的地方,然而,在一國兩制的前題下,要好好睇睇地演好這場戲,是否一定不可能?

我認為不是的,至少有曾俊華在兩年前就作了一個很好的示範。

先做個利益申報,我不是薯粉,更不是林鄭月娥和胡國興的支持者,只是作為一個對新媒體和政治都有點興趣的局外人,我認為薯片叔叔的選舉宣傳在港澳是前無古人,後亦不會有來者;是真正好好睇睇地完成了一場表演。

好睇,在於有未知

就如上篇文章談到,特首選舉的台搭得更再大,參與的演員再多,最後也只是「一人一票」,所以只要是中央屬意的人選,基本上已經是穩操勝券;但薯片團隊的厲害,在於他們營造了一種氛圍,讓社會大眾都覺得在九死之下,尚有一生,未到最後一刻,仍然有未知。

當然,這種「未知」也許從來都沒有存在 — — 那一人的心意一直沒變 — — 但憑著策劃不同活動、宣傳和媒體報導,卻確實為大眾營造了一種「未知」的感覺,一種有希望的氛圍。

好睇,在於各有位置

這種「未知」氛圍的營造,與民眾的參與其實就如銀幣的兩面。

這話的背後,源於我對他整個競選活動理念的想像:要將曾俊華塑造成一個有能力修補梁振英在位期間所造成的社會撕裂、團結香港不同陣營的Nice guy,並以「團結」作為籌碼,希望能令「一人」改變本來「一票」的決定,所以按此前設,越能得到民眾支持,就越能營造「未知」的感覺,而達到這兩個效果的手段,就是讓民眾能參與到宣傳活動當中,讓他們由原本在旁食花生的觀眾,變成自覺是競選團隊的一分子。

是以,團隊們構思了「字遊十八區」、扭蛋、「相撐曾俊華」等,都是一些讓民眾能參與,並在過程中協助傳播資訊的活動,最後的巴士巡遊集會,則更是將幾十日內在網上累積的人氣成本化成可視可見的人頭。

所以,我一直不太同意那種「薯片團隊只是玩社交媒體玩得很好」的說法,因為社交媒體只是工具,他們真正厲害的,是對香港人價值的準確掌握, 把動保、專業人士光環、房屋、本土等元素玩得爐火純青,不過說到尾,讓民眾參與,將本來只屬於一千二百人的小圈子選舉變成一場全民的大戲,才是真正重點。

那麼按照「未知」和「參與」這兩個標準,即將到來的澳門特首選戰,有可能好好睇睇嗎?很抱歉,幾乎是沒有可能。

澳門特首選舉 注定不可能好睇

全國人大常委、立法會主席賀一誠在4月18日宣佈參選,只待正式辭去人大常委職位,便會成為首位參選之候選人。然而,在距離8月特首選舉的這4個月當中,確實是有「未知」 — — 這裏說的,還未到結果的「未知」,而是有沒有另一位候選人參選的「未知」,只因部分評論員已開始指出,坊間熱議的另一人選,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已「放軟手腳」,不似有參選意欲,不過我覺得,為免再現上屆特首選舉中「小圈子 + 一人選舉」的雙重醜惡局面,第二位候選人相信是會有的,只是有對手與有「未知」之間的差距,相信大家會明白。

「未知」一環,基本已是落空了,那「參與」呢?先由特首選舉委員會委員(選委)的誕生來看,其組成全然離不開社團政治,甚至是以協商方式產生,將大部分澳門人排拒在外,而按《行政長官選舉法》,競選活動期是由選舉日前第十五日開始至選舉日前第二日午夜十二時結束,從氛圍醞釀的角度而言,十四日時間似乎不足以達到甚麼效果,加上澳門民眾對政治的熱衷程度遠不及香港,更令這十四日活動期變得有如雲淡風輕,連落區跟民眾接觸的門面功夫也不必做得多和好(這時不妨回想崔特首上屆選舉時的落區尷尬場面),更遑論甚麼大型宣傳和公關了。

比場內的人更投入

那麼,在注定不好睇的選舉神功戲當前,澳門人是否無事可做?我認為,就算是場外的觀眾,起碼也要做個積極的觀眾。

當特首選委們全都是有默契地被選出時,我們不妨積極地透過各種途徑去向選委們表達自己的想法,讓這群以為自己能低調參與小圈子的「臨時演員」知道,他們的演出一直有人關注,要專業一點。

當特首候選人想躲在冷氣房指點江山時,我們不妨積極地分享與其有關之報導,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觀眾不只400位選委和「一人」,要專業一點。

當媒體正用心追訪候選人時,我們不妨積極地讚好(或視乎內容表達其他情緒)、留言、傳閱,讓新聞工作者知道自己的付出有價值,也透過不斷的傳閱,形成氛圍,藉此令更加人關注這場小圈子選舉。

依澳門目前的政治氣候來看,要改變特首選舉會的小圈子格局,一定不會是一蹴而就的事,但我始終覺得,變改不會從天而降,既然如此,更要把握在現存制度中的機會 — — 神功戲的舞台反正已在,那何不當個積極的觀眾,給演員們一點壓力,向他們喊句:「精神啲,臨時演員都係演員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