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她得了憂鬱症


很淡的那種

因著憂鬱

她覺得自己有ㄧ絲絲活著的存在感

生命的重量不再輕飄飄的

用痛苦定錨

焦慮隨著四肢百駭漫延開來

紅色的血霧籠罩著 氤氳成ㄧ幅畫

她吐出每一口氣時 就為這幅畫增添ㄧ些顏色

有人訕笑著 用著尖細的聲音

聽起來竟異常的空靈

咚 咚 咚

細細的把聲音打進腦子裏

久違的痛覺抽拉著眼皮

她睜著魔魘般赤紅的眼

輕聲問 你要什麼

你不要的我都要

他說

所以她把自己吞吐的能力給了出去

她決定載沉載浮的活著

看看命運會將她拖曳到何方

….. 序曲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