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對好萊塢抵制奧斯卡獎這件事很好奇,就一直看一直看,結果今天只有這一則新聞 … ]

- 去年獲得奧斯卡頒授終生成就獎的大導演 Spike Lee,在奧斯卡公布入圍後,隨即發表公開信,譴責這份純白人的入圍名單。而銀色夫妻檔 Will Smith 及 Jada Pinkett Smith 也宣布抵制奧斯卡獎。奧斯卡影藝學院主席 Cheryl Boone Isaacs 做出承諾,將在 2020 年前,讓女性和少數族裔的成員提高一倍,並且以增加席次的方式,加速成員小組領導階層的多元化。Spike Lee 聽聞此消息,給予正面的評價,但他表示自己還是不會出席,因為那天「尼克隊應該會贏球,所以我跟我太太會坐在麥迪遜花園球場為尼克隊加油。」

針對奧斯卡入圍名單「好白」一事,整理眾人的觀點如下:

~ Spike Lee 選在「*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紀念日」於 Twitter 上寫道:「#OscarsSoWhite…… AGAIN.」(*1986 年雷根總統宣布,訂定每年一月的第三個禮拜一,為紀念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聯邦法定假日。)

「我無法支持奧斯卡,這並不表示我不尊重參與本屆典禮的朋友們。大家想想,連續兩屆奧斯卡獎加起來有 40 個男女主角和配角入圍者,裡面沒半個黑人,這太扯了!我們黑人是有多不會演戲?!搞什麼!」

「奧斯卡白金化這現象如何解決?各位,事實就是,我們並不在那些做決策的房間裡!」

「直到我們能夠真正參與決策,否則奧斯卡的入圍名單還是會一直保持百合般的純白狀態。」

~Will Smith 的妻子 Jada Pinkett Smith 也在「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紀念日」這天於臉書發佈影片譴責奧斯卡獎:「一直以來,黑人的藝術成就都被忽視,要我們去乞求,去爭取白人認同,那等於污辱了我們的尊嚴。有色人種應該站出來為自己發聲,請大家一同響應抵制奧斯卡行動。」

~ 原本預料會以《震盪效應 Concussion 》入圍的 Will Smith 結果沒出現在入圍名單,有人質疑他妻子 Jada Pinkett Smith 抵制奧斯卡的行為,是在替他抱不平。Will Smith 表示:

「入圍名單只有我一個有色人種的話,她還是會跳出來的!抵制奧斯卡不是我個人入圍不入圍的問題。」

「美國精神的基礎就是多元化,聚集來自不同地方的不同族群人種,帶來多元化的創造力和影響力,然而這點卻未體現在奧斯卡提名名單上,好萊塢是反映這種多元美好現像的地方,但是今年入圍名單絲毫沒有反映出這種美。」

「入圍名單反映影藝學院的態度,影藝學院反映好萊塢的態度,而好萊塢則反映出美國現狀,也反映美國目前面臨的困境:分裂倒退、隔離主義、種族和宗教不和諧 …. 這不是我希望留給後世的好萊塢。」

~ 變性女星 alexis arquette 反駁 Smith 夫婦:「等到 Jada Pinkett Smith 出櫃,然後她老公 Will Smith 也願意承認他們婚姻是場騙局,我再來聽聽這兩人到底講什麼。」

~ Steve McQueen:「入圍名單好白這件事,應該跟票房無關吧?!我印象中,黑人演的電影,或黑人題材的故事,票房都很好啊!」

~ 剛主持完 2016 金球獎的英國男星 Ricky Gervais:「奧斯卡幹嘛先宣布全都是白人的入圍名單呢?」(諷刺奧斯卡還有一份都是黑人的名單,意指奧斯卡搞隔離主義。)

~ 即將出任本屆奧斯卡主持人的 Chris Rock:「今年奧斯卡根本就是白人版的《黑人娛樂電視大獎 BET》。」(BET,Black Entertainment Televisiona Awards)

~ 饒舌歌手 50 cent 和《玩命關頭》演員 Tyrese Gibson 都對本屆主持人 Chris Rock 喊話,叫他別為「白金奧斯卡」主持了,但 Chris Rock 尚未做出回應。

~ 原本預料會以《無境之獸 Beast of no nation》入圍的英國黑人男星 Idris Elba:「你必須問自己:黑人是不是都在演可悲的罪犯?女人是不是只對愛情有興致,然後話題都圍繞著男性?同性戀在電影中是不是被典型化了?身障人士是否有被看見?」

~ 2014年以《自由之心 12 Years a Slave》獲得最佳女配角獎的 Lupita Nyong’O:「奧斯卡入圍名單令人感到失望,這是無意識歧視,在現代社會中,奧斯卡不應該為藝術做定義,而應該多元化地反應當今最佳的藝術作品。我與大家同在,支持他們改變故事,以及對說故事的人給予肯定。」

~ 琥碧戈柏:「為什麼這種事一年只被拿出來討論一次?我們去年就被 KO 過了,接著一整年都沒人講,現在才在靠北,有用嗎?我不會抵制奧斯卡,不過我會持續一整年不間段地『婊』奧斯卡!因為沒半部電影真實呈現這個國家的人口比例,這我真的受夠了!」

~喬治克隆尼:「回想 10 年前,奧斯卡影藝學院做的比現在好多了。想想當時有多少非裔演員受到提名,忽然之間就沒了,我們一定有哪裡出了問題。」

「今年有很多好作品都沒有被放入名單,像是《金牌拳手 Creed》、《震盪效應 Concussion》的 Will Smith、《無境之獸. Beast of no nation》的 Idris Elba,以及《衝出康普頓 Straight Outta Compton》等,都是本屆奧斯卡遺珠,還有執導《逐夢大道 Selma》的女導演 Ava DuVernay 去年竟然沒獲提名,我認為非常荒謬!」

~ 以《驚爆焦點 Spotlight》第三度提名奧斯卡的綠巨人浩克 Mark Ruffalo,引用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名言:「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過度沉默。」

「這不僅發生在奧斯卡上,也是美國整個體系的問題。儘管我支持抵制行動,但我還是會出席奧斯卡頒獎典禮,我要以行動支持那些受到天主教神父性侵的受害者,和揭發醜聞的新聞工作者們。」

~ 黑人人權牧師 Rev Al Sharpton:「好萊塢就像洛磯山,越高越白,這屆奧斯卡,你也可以說它是洛磯山奧斯卡。」

~ 饒舌歌手 Snoop Dog:「有人問我會不會看媽逼的奧斯卡獎,幹!絕不!幹拎娘的我看那狗屎幹嘛?入圍者一個黑人(nigger)都沒有!你們就一直從我們這裡偷走偉大的電影和正點的馬子啦沒關係!幹拎娘!幹拎娘!」

(Snoop Dog 的談話上了新聞媒體變成一堆消音符號,還好不難猜,一定要貼給大家看 XDD)

「Somebody asked was I gonna watch the mother****ing Oscars. F*** no! What the f*** am I gonna watch that bulls*** for? They ain’t got no n***** nominated. All these great movies and all this great s*** ya’ll keep stealing from us. F*** you!F*** you!」

- 入圍本屆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的 Charlotte Rampling 上週五在巴黎接受電台訪問時說道:

「呼籲增加有色人種提名,不也是一種反白人的種族主義嗎?」

「這樣”政治正確”的思維,本身就是一種種族歧視的形式 such politically correct thinking was a form of racism in itself.」

被問到奧斯卡是否該如同 Spike Lee 導演提議的,設定”配額”,她說到:

「為什麼要將人『分類』?被分類制約後,是不是少數族裔就認定自己是弱勢,然後就開始計算奧斯卡給黑人演員的名額夠不夠。評審在考慮入圍者名單時,難道不是秉持公平公正的嗎?」

「沒入圍的黑人演員,會不會是因為表現不夠好到可以入圍呢?」

- Charlotte Rampling 的言論引來軒然大波,柯林頓的女兒 Chelsea 在 Twitter 罵 Charlotte Rampling:「令人憤慨、無知又無禮!」

結果 Chelsea 的發文反遭推友打臉:

「為什麼?只因為她的觀點跟你不同?難道不同觀點不應該被尊重嗎?」

「為什麼?哦,我知道,因為她說得對,而你才是錯了。」

「小姐~你才是令人憤慨、無知無禮咧!我他媽的覺得 Charlotte Rampling 說的對極了!」

…. (~)

Charlotte Rampling 週日透過 CBS 發表聲明:

「那天我在電台說的話,被錯誤解讀,我很後悔。我只是想說,在理想世界裡,評審考慮提名者時,每位表演者應該都要被賦予同等的機會。畢竟多元化對電影工業是很重要的事,而我非常榮幸能夠入圍本屆奧斯卡。」

- 米高肯恩爵士後來在接受 BBC 訪談時,也聲援 Charlotte Rampling:

「演技實力應該是奧斯卡評選的唯一標準,演員必須給出最佳的表現,而不應認為自己是少數族裔就要獲得優待。」

「你不可能說:『我要投給他,他演的不是特別好,但他是黑人。』你一定是把票投給你認為演技好的,對吧!」

「Idris Elba 沒入圍,我也很詫異,不過大家都該有耐心點,時機到了,就會是你的。就像我,等了多少年才得到奧斯卡獎。」

#今日新聞完食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AmberBeCool’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