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民營監獄當了四個月的獄警》1-4

有些獄警甚至連臨近的奧克拉荷馬州都沒去過...他們互相比較自己去過的地方,而 Walmart 的規模,成為他們爭辯城鎮大小的標準。他們大都很年輕,休息時吃糖,用做作的字體在白板上簽名,討論著各種達到高潮的方法…

上一篇《我在民營監獄當了四個月的獄警》Part 1–3

【Ain’t no order here】

大部份的訓練都很無聊,有時候,一天甚至上不到兩小時課,但我們仍必須在教室裡坐到下午 4:15。

為了打發時間,有人開始閒聊,這時候,我就盡量保持沈默。不過,還是有不得不開口講話的時候。有次我不小心提到自己在加州當背包客旅行的事,一名女學員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誇張地揮舞她的雙手大喊:

「你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是來工作的;生命會帶你往哪裡去,你永遠猜不到。」

我試著用籠統的說法,讓自己盡量避免撒謊,這方法好像還蠻有效的。

有幾個學員甚至連臨近的奧克拉荷馬州都沒去過。他們會互相比較自己去過的地方,而 Walmart 的規模,成為他們爭辯城鎮大小的標準。他們大都很年輕,休息時吃糖,用做作的字體在白板上簽名,討論著各種達到高潮的方法。

當然也有些中年人,例如 Doucet。

Doucet 年約 50 歲,是個有點矮胖結實的紅髮大姐。她認為學校應該強迫孩子們讀聖經,這樣犯罪率就會降低。但她也會拿針扎巫毒布娃娃來報復她怨恨的人;她說自己亦正亦邪。

Doucet 與女兒和孫女住在一輛簡陋的露營車裡。有了這份工作,她希望儘快存筆錢,換輛「double-wide trailer(一種看起來是平房,但可以整幢移動的房子)」

Doucet 之前在 Winnfield 的伐木場工作,但因為氣喘加重,不得不離開。光是今年,她就被送醫急救過好幾次,其中一次還差點死掉。她給我們看她口袋裡的氣喘呼吸器時,身體微微向前,低聲地說:

「他們不希望我帶這東西(氣喘呼吸器)進來,我本來也不該帶的,但我還是帶了,誰也別想阻止!」

Doucet 和其他幾個學員去辦公室領這兩週的薪資,過一會,他們回來了。其中一個年輕學員很沮喪,他說他的薪水應該是 577 美元,但是被扣了 121 塊錢的稅。

「好傷啊!」他哀嚎。

Doucet 說,她被扣了 114 美元。

「為什麼我被扣的比你多?」年輕學員不甘心地問。

「因為我~已婚~而且~我~有~小~孩~」Doucet 用唱的。

表面上看起來,領到薪資讓 Doucet 很開心,也很得意,但實際上,她已經將原本 double-wide trailer 的夢想,降低到 single-wide trailer 了。不過,Doucet 還是興致勃勃地想著要再存. 5000 美元,好給自己買輛休旅車。

無所事事的一個早上過去,訓練中心通知我們去健身房,參加一些囚犯的「貿易課程結業典禮」。

健身房裡,這些囚犯與他們的家人坐在一塊,吃著蛋糕,喝著果汁汽水。一個囚犯殷勤地遞給 Stirling 一塊紅絨餐巾布。

我和另一個菜鳥 Collinsworth 站在一起聊天。他是個 18 歲的年輕人,棕色鬍子和瀏海下,藏著一張白胖的臉。在申請 CCA 職務前,他在別處的星巴克工作。他說自己是為了照顧家人才回 Winnfiled;而 CCA 獄警,是他目前唯一能找到的工作。

受訓期間,Collinsworth 差點被開除,因為他開玩笑地拿訓練用的塑膠刀,說要刺 Mr. Tucker。

Mr. Tucker 是獄警新訓時的講師。請見《我在民營監獄當了四個月的獄警》1-2

我們在健身房裡閒聊,Collinsworth 向我吹噓說,曾有老鳥教他如何對付囚犯:

「讓他們互相牽制,你的工作就輕鬆多了。」Collinsworth 轉述老鳥說的話:

「讓犯人去恐嚇那些麻煩製造者,說些例如:你再試試看,我他媽的就幹爆你菊花之類的,就搞定了。」

當 Collinsworth 跟我在閒聊時,幾個囚犯忽然湊過來盯著我們的手錶看。其中一個穿灰色拉鍊帽 T 的囚犯叫我賣他,我一口回絕了。不過 Collinsworth 倒是有點心動。

獄警的手錶都有錄音與拍攝功能。請見《我在民營監獄當了四個月的獄警》 1-3

「你幾歲啊?」帽 T 囚犯問 Collinsworth。

「才不告訴你!」Collinstworth 回答。

「老兄,別裝模作樣了!來到這破地方,廣結善緣對你有好處!」帽 T 囚犯說。

「老兄,我知道這是你家,但我現在是在工作好嗎!」Collinsworth 說。

「小痞子,我告訴你,一天 24 小時,你有 12 小時要以此為家,等於二分之一的時間都跟我們綁在一起,你最好看開點!」

「好吧,算你有理。」

「這不是『算我有理』,我告訴你,假如你愛耍機歪,你最好 12 小時都這麼機歪!」他接著說:

「你們也別費心寫什麼違規報告了,他們付的薪水,沒有多到值得你幹這些事!」

Collinsworth 有點被虧的下不了台,支支吾吾地說:

「我只會記錄嚴重違規啦!例如私藏毒品之類的 …..」

「毒品?這可輪不到你操心!」

帽 T 囚犯說他前陣子被查到藏有 2 盎司的合成大麻,但獄警睜隻眼閉隻眼:

「他們才懶得管這種東西咧!我告訴你,你以為這是你想像中的那種監獄?你以為自己能改變什麼?我看你啊~很快就會同流合污,跟著走私有的沒的賺輕鬆錢,然後就下班拍拍屁股回家!」

「我只想好好工作,然後回家照顧我的家人好嗎!我才不會做那種事,因為就算我沒被逮到,我相信夜路走多總會遇到鬼的!」Collinsworth 一本正經地說。

「Nah~不可能的!我在這可從沒聽過哪個獄警被『逮到』過。我還知道一個傢伙已經走私 6 年了!6 年喔!」

他盯著 Collinsworth 的雙眼說:

「太 容 易 啦!」

結業典禮接近尾聲,家屬們漸漸離開。過了幾分鐘,最後一群訪客也走了。我們聽到一名獄警大喊:

「所有犯人回牢房去!」

這時候,一名囚犯將他手中的結業證書誇張地往垃圾桶扔,另一名囚犯則將講台高舉過頭,然後在健身房裡亂衝。

囚犯們鬧哄哄地嬉鬧,獄警惱怒大吼。

帽 T 囚犯轉身對 Collinsworth 說:

「看到這混亂場面了嗎?假如你去過其他監獄,他們會讓你見識什麼叫 規矩,這裡?沒這種東西啦!」

他接著說:

「小子啊~這裡是 囚 犯 當 家!」

一週後,Mr. Tucker 告訴我們隔天早點到,他要帶我們進行全區大查房。第二天一早 6:30 天都還沒亮,我跟其他學員已經在「The Walk(T 字通道)」集合了。

T 字通道,行政樓通往監獄建築群的路徑。請見 《我在民營監獄當了四個月的獄警》1-3

Collinsworth 說,又有另一個囚犯要跟他買手錶。他跟對方開價 600 美元,對方拒絕了。Stirling 小姐警告他別把手錶賣犯人,就算賺到 600 塊錢,萬一被發現,支票(薪水)就沒了。

「放心啦!我才不會賣他們咧!我開價 600 是因為我知道他沒那個錢!」Collinstworth 自信滿滿地說。

「Shit!有個傢伙給我看過照片(手機照片?作者沒寫),他說他有錢。喂!你們誰都不能說出去喔!他說他大概有 6~8 千美金,而且都在一張現金卡裡。哇賽!一張薄薄的卡片裡有這麼多錢耶!」

說話的黑人,是塊頭高大的 Willis,他是我們這群菜鳥中的 「監獄」 權威,據他說自己曾在德州監獄服刑 7 年半,但他不願意說明原因。

CCA 坦承他們有雇用前科犯,但他們認為此舉並無安全問題。CCA 並澄清,Winnfield 的獄警,都經過背景調查,而且也都給「國家懲治局 Department of Correction(DOC)」審核過。

「他媽的要是讓我查到,我絕對不會交出去的!」Collinsworth 興致勃勃地說。

理論上,囚犯們只准擁有一個帳戶,而且是監獄監管的帳戶。家屬可以匯錢讓他們買些生活用品零食,而他們在監獄裡工資,也會匯到這個戶頭。但金額很少,好比洗碗工,1 小時只賺 2 cents,製衣廠車縫工稍微多些,1 小時也只有 20 cents。
Willis 提到的卡片,是一種叫做「Green Dots」的預付卡,是流通於監獄內的地下經濟。外面的人上網買卡,再寄信給囚犯,字句中用密語讓囚犯知道帳號;也或者利用探視時,將卡片帳號告訴犯人。
有私藏手機的囚犯,就能用這組號碼上網買東西甚至進行交易。也就是說,他們能夠在摸不到現金的狀況下,幫自己買新手機,甚至做毒品交易。

Stirling 說,有個囚犯要送她一組 Green Dots 號碼當作聖誕禮物。

「要死了!我要買支 MK 手錶、名牌皮夾,我還要買些新的牛仔褲!」她開心地繼續講:

「那傢伙是山茱萸區的,他隔著鐵絲網跟我說話,還給我看一疊好厚的百元鈔,差不多像這樣….」

山茱萸區,專門收容行為良好的囚犯。請見《我在民營監獄當了四個月的獄警》1-3

Stirling 比出囚犯手中拿著美金現鈔的模樣,大概有 4 寸厚:

「我嚇呆了,我說我一個字都不會講的!」

Collinsworth 聽得眼睛都亮了:

「哇靠!我查房的時候一定要把錢給挖出來!我可不管那傢伙多酷!」

Stirling 語帶炫耀地繼續說:

「他有行動電話唷!而且他一副就是~老子我可沒空藏來藏去的!我就是放在你們都看得到的地方,我他媽的一點都不在乎啊!」

Mr. Tucker 來了,要我們列隊跟好,他要帶我們進行黎明查房。當整個查房工作結束,已經 11 點多,每個人都累壞了。

「我不賭爛查房,我賭爛的是沒挖到任何東西!」Collinsworth 指的是 Green Dots,他顯然非常不爽。

這時候,白人獄警 Christian 忽然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字條,然後語帶炫耀地說:

「是 Green Dots 耶!」

Christian 把字條上的序號一字不漏地唸了一遍,然後交給一名中年白人婦女(也是菜鳥),他說:

「送妳!我已經有一堆了!」

菜鳥婦人收下,露出靦腆的笑容。

(待續)

(Chapter 1 到現在還沒讀完呢~漫長啊)

下一篇《我在民營監獄當了四個月的獄警》Part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