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民營監獄當了四個月的獄警》2-4

在監視器拍不到的地方,才能 「修理囚犯」...

上一篇《我在民營監獄當了四個月的獄警》Part 2–3

【The dog team】

離 Cortez 翻牆逃獄不遠處有個馬廄,訓練中心主任 Blanchard 小姐帶著我跟另一名菜鳥去參觀。

一進馬廄就聽到鄉村音樂,馬廄牆上掛著鞍繩、狗繩和馬蹄。三個魁梧的白人獄警坐在辦公室裡,他們看起來不怎麼歡迎我們幾個不速之客,其中一名獄警還朝垃圾桶呸了一口痰。

馬廄裡養了幾匹馬和好幾隻「尋血獵犬(bloodhounds)」,馬廄獄警找了幾個值得信賴的獄犯一起照顧牠們。


過了幾天,一個辦公室老職員告訴我,現在馬匹較少派上用場了。以前獄警會背著獵槍,騎上馬去監視那些派在監獄外耕地的獄犯。偶爾遇到囚犯想逃跑,獵槍就派上用場了。

「可千萬別打死他們,要朝他們頭頂上方射。」語氣一轉,她又嘲諷地說:

「Oops!我想我射死他了 …… 我警告他別跑了嘛!沒差啦!我們隨便都能再弄到幾個新囚犯。」

獄犯和職員一樣,喜歡聊往事:那些可以離開監獄外出工作的「美好舊時光」,總能讓他們宣洩滿身能量和憤怒情緒,然後回牢房裡好好睡一大覺。

CCA 與路易斯安那州政府的合約中明定,Winnfield 監獄必須讓獄犯進行「一週五天具生產力的活動」,但 CCA 幾乎沒有做到。因為那些規劃給獄犯的課程、職能訓練和工作機會,在 Winnfield 監獄廢除塔台站哨的同時,也一併被砍掉了。從那時候起,獄犯手工藝品店變成倉庫、圖書館被禁入、諾大的活動草地,大部分時候沒人 ….. 種種原因都是 CCA 沒有足夠獄警可以看守。
我曾去電 CCA 詢問 Winnfield 監獄長期缺乏職能課、放風時間和其它工作機會的問題,對方十分堅持地說,他們「曾經」對獄犯提供很多資源和計畫,是後來與 DOC(國家懲治局 Department of Correction)議約時被砍掉的。CCA 還強調,這些誤會,只是「暫時性的人手不足」造成的認知誤差。

「好景不再啊!現在這裡根本一團亂。」管理獵犬的獄警 Chris 抱怨。

「不能像以前那樣修理(whup ass)囚犯了。」另一名獄警 Gary 說。

「為何不行?我們就幹過!不過,得先知道怎麼做。」Chris 不慍不火地說。

「你還得知道要在哪修理他們。」Blanchard 小姐補充。

我想她的意思,在監視器拍不到的地方,你才能 「修理囚犯」。

「醫務室就是,Gary 都用瓦斯!」Chris 笑著說。

「喂!Gary 你老是用這招欸!」馬廄裡的第三名獄警說。

「要是哪個混蛋害我得寫三四個小時的報告,我他媽的就往他屁眼裡塞東西。他得嚐點瓦斯,從他屁眼!我可不會只是用一點點暴力,我他媽的會找他來 “好好處理一下”。」

Gary 接著說:

「當然,對你們這些新來的,我會說那是不對的,最好照規矩來!不過有時候,你就是無法照規定來。」

Winnfield 獄犯既無放風時間,也沒有任何工作機會,馬廄獄警沒啥可「監視」的,因此他們最常做的,就是帶著獵犬去幫鄰近 13 個城鎮警察追捕嫌犯。他們曾成功逮捕持槍搶匪,和謀殺案的嫌犯。


當我們走進狗場時,獵犬們開始狂叫。Gary 踹了其中一個狗籠,獵犬隔著狗籠猛衝撞。Gary 說:

「逃犯被牠們找到,一定會被咬;這些狗對越獄犯挺兇狠的。」

回到馬廄辦公室,Gary 從架上拉出資料夾,翻出一張照片給我們看,照片中,一名獄犯的臉被咬了個窟窿,傷口往下撕裂直到喉嚨。

「我每天都放幾個囚犯出去讓獵犬們去追,照片這就是獵犬戰績之一。」Chris 摸摸自己下巴的鬍渣說。

「囚犯若跟獵犬太近,牠也會朝喉嚨咬下去。」Gary 補充說道

「這個人是囚犯?」我指著照片問。

「沒錯!我們會帶一個值得信賴的囚犯,放他到樹林裡去。」Gary 指著窗外說。

「囚犯穿著防護裝(bite suit),照我們指示的方向跑差不多 2 英里遠,我們也會指定囚犯要爬上哪棵樹,然後過了一會,我們才會放開獵犬,讓牠們去追捕。」

他舉起照片說:「這傢伙就是跟獵犬太靠近了。」

「他看起來傷得很嚴重。」我有點難過地說。

那天帶我們「震撼查房」的白人獄警 Christian 走了進來:

「呃,也沒那麼嚴重啦!是我帶他去醫院的,傷勢還好。」他說。

我後來去問 CCA 這件事,他們的答覆是:「這名囚犯的傷勢非常輕微。」

「倒霉鬼!」Gary 說。

Christian 聳聳肩,不以為然地說:

「他是個廢物好嗎!我給他防護裝,他亂穿,被咬是自找的!」

下一篇《我在民營監獄當了四個月的獄警》Part 2–5

原文《My Four Months as a Private Prison Guard》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