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nstein 的復仇

在 Comey’s Memo 曝光隔天,《紐約時報》又爆了幾件事 …

*身為國家安全顧問的 Flynn,還領土耳其的薪水,在白宮當他們的說客,而且川普與幕僚都知道這件事。

*川普當選後沒多久,就打電話給 James Comey 詢問「通俄門」調查。據說 Comey 當時是這麼回應的:「您這樣打來問 FBI 的調查,並不合規定,若您想知道調查細節,請您循正規管道 – 去函司法部。」


【特別檢察官】

美國司法部副部長 Rod Rosenstein 指派前 FBI 局長 Robert Mueller III(穆勒三世)擔任「特別檢察官」,專責調查「通俄門」。

慕勒可以使用所有資源,包括徵調 FBI 探員、發傳票檢視證據與資料。特別檢察官不受制於任何人,川普也不能開除他。

消息公佈,川普第一時間的回應是:

「很好,全面深入的調查將可以證實我與我的競選團隊從未與任何外國勢力勾結!我期待結果趕快出爐。」

但過沒多久,川普態度匹變,他在 Twitter 上爆罵:

「歐巴馬跟希拉蕊都幹了很多不法勾當,卻沒有指派什麼特別檢察官來調查!」

「這根本是美國史上最大的政治獵巫!」

不過很關鍵一點是,「特別檢察官」的工作是「調查犯罪事實」,若發現觸法,他可以向司法部提出起訴的建議,但特別檢察官無權公布調查結果。一切調查結果,都須密呈司法部副部長 Rosenstein,而 Rosenstein 有義務要向國會報告。特別檢察官的調查沒有期限,媒體預估至少要一年。

等等,為什麼是司法部「副部長」指派特別檢察官?「部長」到哪去了?話說代理司法部長 Sally Yates 被川普開除後,川普隨即任命 Jeff Sessions 出任司法部長。然而 Jeff Sessions 三月在參院聽證會上,隱匿自己去年曾兩度與俄羅斯駐美大使密會一事,因此他必須迴避所有與「通俄門」事務。


【Red Car】

高齡 73 歲的穆勒,是司法界德高望重的人物。他曾於 2001 年出任司法部副部長,同年又被小布希提名為 FBI 局長,並且在參議院獲得全數 98 票贊成,通過任命。

由於 FBI 局長最長任期是 10 年,穆勒應於 2011 年卸任,但歐巴馬總統特別延長他任期兩年,直到 2014 年才卸任,成為 FBI 史上任期最久的局長。

[更正]感謝網友 Wei-Mon Tsao 指正:史上擔任 FBI 局長最久的應該是 Hoover(40幾年),他去世後為避免這狀況再發生,才訂定十年任期;所以 Muller 是自有固定任期以來,任期最長的FBI局長。

而接棒慕勒職位的,就是前幾天被川普開除的 James Comey。

提起慕勒這個人,就不能不講一下「Red Car」。某次 FBI 探員在簡報一起跟監行動,穆勒聽完後,慣例地問了些基本問題,例如案情進展、嫌犯背景、基本資料 …. 簡報要結束時,慕勒忽然問:

「嫌犯車子是什麼顏色的?」

探員當下心想,嘿!我就知道局長會問這個~

「紅色。」探員說。

慕勒:「哪一種紅?what shade of red?」

哪一種紅?從此,大家只要提到慕勒局長,都會用這個例子來形容他的細心跟縝密。


【Rod Rosenstien 的復仇】

話說 FBI 局長 James Comey 被開除那天,從白宮新聞發言人、白宮顧問到副總統彭斯,每個都口徑一致地說:

「總統是因為司法部副部長 Rosenstein 的一封建議信,而決定開除 Comey」

川普自己也說:

「因為是司法部副部長 Rosenstein 建議我這麼做。」

然而《紐約時報》podcast 揭露:

*五月初,Comey 向 Roaenstein 要求更多資源,以便擴大調查「通俄門」;

*接著那個週末,川普與女婿 Jared Kushner 在紐澤西討論決定,Comey 必須滾蛋;

*到了週一,Rosenstein 在川普的 “要求” 下寫了一封信,內容批評 Comey 踰權,並指責他在調查希拉蕊「郵電門」過程中違反司法程序 ….

為什麼是叫副部長寫,而不是部長 Jeff Sessions 寫?因為司法部長 Sessions 必須迴避與俄羅斯調查相關的事務。

曾與 Rosenstein 共事超過十年的同僚形容 – 他是一個典型的公僕,忠誠可靠且正直。所以由他來寫這封信,好像顯得挺有說服力的;至少川普是這麼想的。

Rod Rosenstein 寫了,而且完全符合川普期望 – 措辭嚴厲到可以端出來當做開除 Comey 的理由。

不過稍後,川普改口了,他說開除 Comey 是他自己的決定,無論 Rod Rosenstein 有沒有寫信給他,他都打算開除 Comey。

媒體還來不及探究副部長 Rosenstein 心裡到底怎麼想的,「Comey’s Memo」忽然就出現了!這下不只民主黨,連共和黨都吵著要真相。

然而此刻,似乎沒有任何司法人員能夠在超然獨立的狀況下,進行真正的調查 …… 說時遲那時快,Rosenstein 立刻祭出「特別檢察官」!

在法律保護下,總統不能干預,也不能開除特別檢察官,無怪乎政治評論員會說:

「這是 Rod Rosenstein 的復仇。」

上一篇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