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 OK GO 痴線 MV 退化史

以痴線聞名的 OK GO MV 又有新猷,今次玩 Printer 和 Double A 紙。

好似好炫好勁,但其實是意念退化中。尤其當你回看文末那最初最初的 A Million Ways MV。

你知道這種酷樣絕對不是他們的 MV 風格。
他們第 1 首獲得格林美獎的 MV 是 Here it goes again,剛好是 10 年前。

本文精選 13 首 MV。我們先看最新的 Obsession。

用了 567 部 Printer 及大量紙張。

13)開首就已經戴頭盔,所有紙張都會被環保重用。到底會不會被環保組織狙擊,又是不是要甘冒如此惡名而拍攝這部 MV?不在本文討論之內。

一如之前幾段片,都由主音 Damian Kulash 執導,再配搭【映像作家】田中裕介。不過都算是 Ok Go 頗失手的一次。雖然列印出巨形風景、人形動畫都是恐怖級數的控制狂才做到,但機器始終不聽話、常常遺下掉不出來的紙張的突兀,加上影像與音樂的協調也少許甩漏,已經是影像完全凌駕音樂。

最終為 Double A 的順滑紙張硬銷的 Obsession for smoothness 也……

痴線位:列印動畫 + 凌空動作,試圖打破 Printer 遲滯印象 (順道賣廣告)。


先是給你看 4.2 秒內發生的事,再以慢速播出,變成 4 分鐘的 MV。

12)同樣是 Damian 執導,跟歌題超搭調的,的確就是那一瞬。

最搶眼是一開始 Tim 手揭書頁造成的流暢動畫,以及 2:36 開始的水彈爆破,可以見到仍然保有水滴形的水彈如何崩塌,漂亮。

但由於是要在高速內進行變化,於是九成構圖都局限於爆破爆破爆破爆破。

痴線位:超高速攝影機及爆破。


講明在高空零重力拍攝,無綠幕,無威吔。

11)再次與舞蹈家 Trish Sie 合作。Trish Sie 最近的排舞工作包括 Perfect Pitch 3 及(挺失望的) Step up All in。

但,她真正厲害的,是令到 Ok Go 紅起來。回頭再補充。

零重力舞蹈主要體現在兩個空姐身上,焦點,對 Ok Go 來說有些動作還是尷尷尬尬,不過,這種失誤偏偏就是 Ok Go 一 take 過的實感魅力所在。

美術指導也比 The One Moment 的熟口熟面好。

痴線位:零重力編舞加清晰美術指導。


應該是最大陣仗的一首 Ok Go MV。

10)2014 年時航拍機正好漸熱,於是將直視水平鏡頭,與鳥瞰鏡頭間的自然互換,玩到極致。加上 2,300 個舞蹈員、Honda 的兩軸平衡移動機 UNI-CUB、以及有 Perfume 坐陣,大陣仗到癲。

而雨傘的運用才是意料之外。當以為只是爆花一般的效果,最終卻變成點陣圖 Pixel Art,尤如日本常見的走馬燈標示,MV 忽然變得很在地。

痴線位:航拍 + Honda 科技 + Perfume + 大量人手 + 雨傘點陣圖。


今次玩錯視 (anamorphic illusions)。

9)即是你要去到正確的角度,就會看到正確的圖案。本來平面原來立體,看來立體的又原來是平面。

The Writing's On the Wall 據稱是出自【聖經】,一道牆上寫下不解文字,解開了才發現是不祥之兆,不知是否因此用了 anamorphic illusion 來表現。

Ok Go 大部分 MV 都是一 take 過,於是都像舞台劇般,依靠精準的走位及瘋狂的綵排來製作,而 The Writing’s On the Wall 的走位比 I won’t let you down 的千人走位更狂,是因為四個人的來來往往、換裝( Dan 甚至要被淋油再抹乾淨再出來)、鏡頭時而自拍時而由攝影師操刀,如果沒有精密計算,錯視感亦不會達成。

痴線位:錯視感,以及走位走位走位。


繼續每人一隻代表顏色。

8)同樣是與牌子合作, 同較於最新的 Double A,這次和 Chevrolet 的聯乘其實更癲。

他們把當時新款的 Chevy Sonic 改裝,車子變成樂手,與現場布置的各式樂器互動出他們戲稱的 Auto-Acoustic,主音 Damian 甚至特地去學了特技人駕駛執照。

最初你會享受他們的痴線,然後又會對車子的靈敏留有印象。

痴線位:很出色的廣告。


用 8 小時的音樂小遊行,來拍攝。

7)與後來的勞師動眾不同,這是一場與民眾互動的實驗,不是為了嚴謹執行的場面調度,而是真的一場音樂遊行,卻也是最被忽略的一次 Ok Go MV。

痴線位:與眾同樂。


我好餓。

6)在 2,430 塊多士上用鐳射切割圖案,砌成的 stop motion 動畫。

點子簡單,但執行才是精髓。同樣被忽略的 Ok Go MV。

痴線位:拍攝完可以分給鄰居吃掉。


一 take 過拍片最大的障礙,應該是和動物合作。

5)而更大的障礙是,和 12 隻狗狗合作。

3 日裡面拍了 124 take,最終用了第 72 take 來做最後定案。

MV 本身好看但不算很好看,好看的是訊息:

These dogs were lucky to find loving homes, but many others are still waiting. Help us support animal rescue efforts at the ASPCA.

痴線位:訓練人來排練走位都夠難了。(你可多加留意鼓手 Dan 總是可愛地出錯)


MV 開首他們又握手又拉筋,原因——

— — 這是一次過拍攝 18 小時的 Stop Motion。

4)當中的睡袋畫面是他們真的在睡。

那時定格動畫有很多變奏,包括配合 Light Painting 變成動畫,或者像 Ok Go 這次的超快加超慢效果,就算動作沒有創意,單是人與人(以及鵝)之間的排位,就夠玩。

痴線位:Stop Motion + 在公園睡過夜 + 幫那隻鵝改名為 Orange Bill。


用 Rube Goldberg Machine 概念玩到最大。

3)Rube Goldberg Machine 就是借用骨牌效應來製作的「機器」,往往是由小至大至極大的連鎖反應,每次物件力量不夠、去得不夠遠、壓得不夠重,都會造成失敗,每秒的不確定性皆充滿懸念。

而 This Too Shall Machine 的厲害是每個裝置都跟節拍搭調——雖然不是真正的一 take 過拍攝,卻異常流暢。他們拍攝了 60 take,每個 take 之間都要 30 個工作人員用 1 小時重置。

痴線位:Ok Go 首個大型製作的 MV。


8 部跑步機與一塊錫紙物體做布景下的強勁 MV。

2)Trish Sie 和 Ok Go 的成名作。

誰想到在跑步機上可以跳舞? Trish Sie。她其實是主音 Damian 的家姐,這是第二次為弟弟拍攝 MV,前一首,就是後述的 A Million Ways。MV 放上 YouTube 6 日,就有 1,000,000 人次看過,記緊,那是 YouTube 才剛開始起步的 2006 年。

Here it goes again 之後掃獎,重點其實在於歌曲本身輕快易入耳易上口。利用跑步機的履帶當然創造了不少 magic,只是那種 Lo-Fi 的 Home Video feel, 才是難能可貴。

就如 Trish Sie 10 年後在訪問中提到:

But I think it would be interesting to go lo-fi again. I am always in favour of that. My brother (Damian) is quite technological. He just loves cutting-edge stuff, and gadgets and toys. I like that stuff too, but I’m also pretty old-fashioned. I like a good idea, I like transparency. I like your audience to know how you did things, because then they feel like they’re a part of it with you. And this video kind of starts to go into that territory of like, “Huh? Was that CGI?”

好的點子,永遠優於多物質及高成本。觀眾的投入、甚至心思思想模仿,才是更入骨入血的病毒傳播錄影。

這也所以我說這是 Ok Go 的退化史——只要由底拉上去看,你會發現一種退化。他們的點子不是變差,只是失去了最初的簡單,精煉。

不過,退化極都仍然是最痴線的一群創作者。對比 YouTube 頭 10 名那些億億聲 MV ,我們再次理解,創意不是大晒。

痴線位:跑步機 + 唱歌跳舞。


終於到了我最喜愛的一首 MV,堪稱 Ok Go MV 的原點。

1)我不作評論,就大家請看看。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陳飴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