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is the meaning of life?

星期天晚上的咖啡店裡,小女孩嚷著明天好不想上學,她的媽媽(也就是老闆娘)說:「我也好不想上班啊、我也(暫時)不想當別人的媽媽。妳呢,妳會不會有不想當別人女兒的時候?」

這段對話在當時兩人都充滿著撒嬌的語氣,我不確定我有沒有把他們的感情寫出來。只是在當下,我第一個想法卻是在FB上看過一個很喜歡的作家寫手Wu Sansan分享過她家的母親節慶祝方式:包個紅包給媽媽,然後讓她暫時從媽媽的身分放個假。在這個假期裡,她不是誰的母親;她可以回去娘家當個好女兒。

我後來再度想起這段話是在我看完電影《Boyhood》之後,那時男主角Mason的媽媽送他進大學的那一天,明明是該開心的時刻,卻徬徨的哭了起來。她完成了幾乎是人生的所有責任(賺錢養家、扶養小孩),但此刻之後,直至人生結束的葬禮之前,她的人生可能也在沒有任何變化,想到這裡,她忍不住覺得這是她人生最糟糕的一天。原來人生,只是這樣而已嗎?

那一刻在電影院看著她的淚水,我心裡面很震撼,我更想知道的是,扣除掉成為誰的母親、誰的太太,是否人生就失去了大部分的意義?同時也忍不住問自己相同的問題:「我的人生的意義在哪裡?我是為自己而活,還是為別人而活?」

只是人生真的有意義嗎?還是就像柯文哲說的一樣,生命只是個過程,生命本來就沒有任何意義?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Shu Chi Yang’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