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自省文,寫的時候正在聽這一首

當一個溫柔的人到底是不是容易的呢?

總覺得這是一個難能可貴的特質,在職場、教室間甚至愛情的領域裡,溫柔都如此被讚揚。曾經收過一些我稱之為溫柔的溫柔,這些細細小小的時刻,時常深刻影響我小至面對陌生人的反應,大至必須選擇價值觀與立場的最後念頭。

我所收到的溫柔,通常在最想不到的時候出現,隨著緣分,隨著意境,像詩人決定多寫一句或多留一寸白,也像悶熱的城市下午,突然落到額頭上的第一滴雨。

例如他在陽台對著台北吐煙,轉過頭來看著我點頭微笑的樣子;

例如他可能發現我欲言又止,等人都離開後問我還懂不懂的樣子;

例如在我發顛亂叫時問上一句「怎麼啦」;

例如在我犯錯讓公司賠了幾十萬時淡淡說一句「小女生怎麼這麼可憐好心疼啊」;

例如給我一個足夠真誠的微笑。

大學時期我最敬愛的一位心理諮商室主任曾經在校內推行一次活動,目的是讓每一個人在最絕望的時候都能夠有機會拿到一個溫柔。「你永遠無法想像它怎麼拯救一個人」她說。也許是在走廊轉角、也許是在言語對談間,也許只要一個就好了。

生活的不順利、情緒的敏感使我時常感到脆弱與憤恨,有時候我會不顧一切收拾眼淚硬是笑出來,有時候我會接納最後卻厭世,反覆試過了幾次,兩個方法都無法讓我釋懷。若不能堅定的批判性自省與分析現況,如何能活化壓力承受度,往更大度包容的視野去?

生活的不順利、情緒的敏感,也讓人時常想起那些我所收到的溫柔,他們看起來給的輕巧,卻像是送出累積許久的能量,重重墊在心上,不偏不倚得說:「你值得溫柔,是因為你了解世界沒有虧欠你,也是因為世界值得你更快樂的模樣。」

說到底我不相信溫柔是容易的事,但也許是個好方法吧。用溫柔保持人心清明,用溫柔正視脆弱的當下,才能明辨脆弱,才能不因為脆弱而無法繼續邁步向前。

許多許多的傷心會持續發生,而我們可能永遠不缺一個溫柔的人。


在漆彈大作戰(Splatoon)的宇宙裡一直不敢稱自己是玩家,再多只是個業餘花枝或是超喜歡打花枝的人。每次都是在想紓壓、想放空的時候開啟遊戲,對於裝備、武器、場地和戰略,幾乎是憑感覺的在選擇。然而個性偏執可能成不了大器,但熱愛埋頭苦幹的精神造就了 1 年內遊戲時數 600 小時,在有正職的情況下每天平均玩 1.6 小時,而且對同一把武器(Sploosh-O-Matic)至今都專情的現象 (*´∀`)~♥

所以說和朋友玩到天亮、自己玩到天亮、一機在手希望無窮的那麼多那麼長的時間裡,在遊戲中一定是有一些人生體悟的(好中二),例如說:選擇你的戰役(更中二了阿阿阿阿)

Pick your fight. 大致總結了我所有從 Splatoon2 600小時中所學到的事。

選擇你的戰役又或是適合你的戰役,以我個人經驗來說,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知彼知己,百戰不殆」這個常聽,但不代表懂了。在「知彼」的時候總是一股腦兒追著敵人跑、指望 Rank 升,花了許多心思研究就認為這是最難的事。然而往往發現「知己」是更難的,如何了解自己的優勢、承認自己的弱點的同時做出理性判斷?如何克制在花枝漆裡悠遊的快感衍伸出想要暴衝逞英雄的衝動?

在遇到速度比自己快的花枝時不戀戰;在遇到就是比較強的花枝時擺脫報復心態;在自己比較強的時候不得意忘形而被逆轉。

無論對面哪種敵人、面對當下哪種心情,最重要的是面對它,以及面對不是每場戰役都是你的戰役,這些都是經歷過摔機、尖叫、崩潰和爽度破表的遊戲歷程中所達到的驗證。

今年漆彈大作戰 2 世界冠軍賽一樣還是由去年冠軍日本代表隊「GGBOYZ」奪冠,我特愛這幽默的隊名(每次主持人洪量大喊「GGBOYZ」我都會忍不住偷笑),也告訴自己他們的戰術總是成熟,每個人都熟知自己應該堅守的崗位再伺機而出,這種精神值得學習,也值得運用在現實生活中。

2018 & 2019 年《漆彈大作戰 2》世界冠軍日本代表隊「GGBOYZ」

最後是團隊合作,和我玩過漆彈的人都知道,我默默地非常重視遊戲開始的時候,隊友會不會互相示好打招呼,甚至認為這是決定一場 5 分鐘的遊戲會不會獲勝的關鍵,我熱血的相信如果都對不知道在世界哪個角落的陌生隊友喊話了,那就代表我們都深知自己應該互相配合,以達到 4 個人實力的最大綜效。

雖然私心十分迷戀日本隊長 Dynamon(上圖左一),他精通所有武器,對於射程與射速的掌握永遠都展現壓倒性的帝王實力,但我相信沒有 Taiji、etona 和 yamamicchi,他是不可能塗滿自己能夠、所想到達的地方的。

從漆彈大作戰 Splatoon2 學到的事情,大概就這樣了,即使不期望也不需要永遠保持這番理智,但還是在娛樂之餘得到非常大的收獲,謝謝引我入坑的男友與朋友,我們 7/18 最後祭典見 இдஇ

加 ID 可以隨意的:SW-3798–6641–1693


森美術館的 Leandro Erlich 展覽作品,突然在對窗看到自己,忍不住多看兩眼,再照幾張相。

2017 跨到 2018 年的時候沒有替自己許什麼宏願,只迅速的在心裡想幾個關鍵字:興趣、旅行、家人、朋友。這幾樣都是需要時間熬煮的東西(還有錢 😅) ,所以沒有一定要完成的,想先以探索為目標,找到自己喜歡與不喜歡的模式,尤其是興趣。

國小時 6 孔筆記本興趣欄填寫的是畫畫、唱歌、彈鋼琴、跑步等等;國高中好像對興趣兩字沒有印象,只有當迷妹的志業;大學的興趣絕對是吃東西、睡覺、看電影、熬夜等等。

其實不是沒有興趣,只是非常羞澀且難以大方提起,就選擇大家都喜歡的東西草草講過。在 Hahow 工作我們喜歡鼓勵員工與會員擁抱興趣,哪怕只是有一點點喜歡,不試怎麼知道、半途而廢又如何這樣的鼓勵,許多使用者也因為這樣,願意與我們分享他們的學習過程。過程而不是成果,我們認為任何人在興趣中獲得一點點開心,都是值得分享的事情,學習的快樂不嫌多,只是知道的人可以再更多一點。

所以我稍微 pivot 了一下有關興趣的小願望,改成:探索興趣,然後願意分享過程。不過,這真的很需要勇氣,每次都是「真的好害羞啊啊啊啊啊啊」的這樣分享,一開始先以 IG 限時動態開始(反正 24 小時就會不見了),到發 IG 貼文(最後還偷偷刪掉),到現在想說好像可以發個 medium 文章。

總之,這幾個月來我嘗試了剪片、水彩、修圖、文案、攝影、打電動、日文、讀詩。目前看起來比較喜歡的是水彩與打電動,錢跟時間都很願意花下去。在 Hahow 上課程「當個水彩甜點師 — 雪莉的午茶繪畫課」,就從不愛吃甜點變成愛吃甜點又愛畫甜點。線上課程來回看了 3 次之後決定報名雪莉老師的實體課程,線上觀念與重要練習重複鍛鍊,實體跟老師學新甜點全方位療癒,雖然都是臨摹,但好有成就感。

花最長時間的是打電動,自 2018/01/02 拿到 switch,共花了約 400 小時打 splatoon 2,200% 快樂破表認證,也從這過程中達成有關朋友的另一個小心願,開心開心。

有些使用者會激動告白說 Hahow 改變了他的一生,我想的則是自主學習可以改變生活,夠幸運的話它也可以在累積好能量的時候改變人生,即使 Hahow 扮演了一定的角色,我們還是該為我們的主動驕傲。分享過程而非成果,哪怕只有一點點開心,也許這個小願望是我找到工作與生活平衡的最好證明。

2018 年 8 月 8 日我在 Hahow 工作滿 2 週年👩🏻‍💻 2 年前加入時發了個十足的宏願,想要打造 Hahow 品牌並以「讓使用者因學習而快樂」為願景之一,從定位、願景、使命到「其實沒為什麼」的堅持,默默地從頭到尾被自己給說服了,並相信自己還是會亦步亦趨的與工作一起成長,長成一個更更不錯的樣子。


上海鍾書閣

插隊

上海人越來越會插隊了,被插隊時一恍神,連自己生氣都不知道有沒有道理,完全是爐火純青的插隊技術,回想起來不知道該不該說他們優雅,但深入想想實際的狀況,可能還是只能稱為技術高超。

上海一條路上的中國夢

4 天都靠著在那上班的大學同學,從食衣住行育樂有她就沒煩惱,即使白天她要上班,我一個人走迷路了,她也可以馬上派滴滴來接走我,簡直就是我的 F4。第一天走進她的宿舍,攝氏 8 度冷到只剩下空虛感,掂著腳尖走來走去,希望暖氣趕快發揮作用。趁朋友洗澡時偷翻她的東西,在床頭上看到了一本書名叫《長樂路:上海一條馬路上的中國夢》,情不自禁自作聰明的想,也許我這個很會照顧人的朋友也在努力喜歡上自己的選擇。

田子坊

去上海 4 天,有 2 天下午都在黃浦區田子坊晃。名字的由來是《史記》裡記載中國最年長畫家「田子方」的諧音,整個區域裡有許多畫家工作室、畫到一半在椅子上睡著的畫家,與他們的老婆。會這麼喜歡田子坊,除了有很多氣質帥哥之外,也是因為一直迷路所以有很多時間想想為何來上海吧。

來上海之前,都沒有察覺這種衝動買機票的行為是生活給我的警訊,來不及也懶得剖析自己的心靈就出發了,完全是「再不出國我就要起笑了」的吶喊。我知道日子有春夏秋冬,生活也是由許多強迫中獎的小事累積而成,涵蓋至遇到的人、看到的事又或是被自己給衝康,都是挺正常的。不過這些都是回過頭來的瀟灑,當下除了慌亂還是慌亂。

上海林肯爵士音樂中心

朋友貼心的選了一場爵士演奏給我們,有 Jon Faddis 跟 Aaron Goldberg,聽完演奏後心情很好,依照經驗到異地第 4 天後,對當地的習慣程度會飆高,已經不覺得一切新鮮有趣,這是我最喜歡的階段,令旅行不再只是逃離原本生活的嗎啡,而是可以開始檢視自我的調劑。

所以我在等紅燈時跟外灘的小攤販買了一瓶酸奶,花點時間做停頓,像在玩 VR 一樣前後左右的看,打開 wechat 巴啦巴啦錄了一串語音。爵士樂的起源與貧窮和悲傷有關,卻總是在搖擺與讚美,鼓勵了我很久,當晚也是。然後收到剛剛那串語音的回覆:「Jazz is life.」,當下很浮誇的覺得爵士樂又再次拯救了我。

去上海已經是去年的事情了,所以此篇難產程度高達 4.5 顆星 😭 不過還是想記錄下來,翻照片回想這趟也是很有趣。

Medium 給我一個空白頁面,上面寫著「tell your story」,驚,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故事可講,頂多就是發發牢騷吧。以前常噠噠噠噠的就把所有思緒流打出來,很療癒,然後再刪刪刪刪。

打到這邊,我還是想要一台不會連上網的電腦用來把話傾洩而出。不過我的工程師同事說:「你覺得不連上網有比較安全嗎?」真是令人抓狂,難道要手寫嗎?手寫日記,手是真的很痠。


可以清楚記得去東京時的每個不想忘記的細節,應該是一種幸福。鍾瑤說自己一個人旅行,沒別的,就是愛自己。不過要面對自己其實有點辛苦,同時舒暢,可以說是既痛且快,有點變態。

早上 6 點的班機,出發前整理行李到 2 點,一邊跟朋友擴音聊天,還沒有迎接這趟旅程的感覺與太多的期望,然後開著燈,瞇眼 20 分鐘就趕緊起床了。坐上機場接送專車,不敢睡著,整趟車程安安靜靜的,途中不小心閉上眼睛,睜開後看看左前方的駕駛,心想他載過多少機場接送呢?他應該也是緊張的,早早就到目的地熄火等待接客人,和我一樣,想著不知道今天會遇到怎樣的人,即使可能講不到 3 句話,心還是緊緊的。下車後司機大哥祝我一路順風,我很感謝,也很需要這樣一句真誠不打擾的一路順風。

第一次在候機時睡著,松山機場的這個時間,好像每個人都把睡機場當作理所當然熟門熟路一樣,找好自己的位置與姿勢,也不太在意別人的眼光。然後發現原來松山機場的摩斯很早就開了,簡直救星,吃了一盆薯條,就開開心心的出關了。

對去程的虎航沒甚麼印象,都在模模糊糊的昏睡中渡過,起飛前睡了一覺,扣安全帶、解安全帶,都是空姐空少拍拍我才跳起來完成的。這是當初訂機票時的計畫之一,想要讓這趟旅程在無意間、在最沒防備時開始,也許可以把它當成一場夢一樣,別想多,在自己還沒意會到之前,就開始就好。

下飛機時的東京天空灰灰的,坐上電車後一樣睡著了,頭靠好前算好在哪站下車,感受到陽光透進窗戶灑在我臉上,原來放晴了,便安心地閉上眼睛。接著就到澀谷車站,澀谷車站超級超級大,應該是在第 4 天我才稍微懂了點整個車站的邏輯,每次都想說亂走總會找到出入口,然後就會不小心繞好大一圈。

到澀谷的第一天,2018/3/21,飄了一場春雪。

在車站內往外看,一度不敢置信。真的是雪嗎?好像沒有想像中的冷?是雪還是雨呢?還好我有帶雨傘。走出去感受到溫度有多刺骨,不敢走出天橋下,探頭探腦用力睜大眼,想要看清楚在空中飄的是雪是雨。哈氣、錄影,心想澀谷對我也太好了,馬上就給我一個驚喜。把自己打理好後往外走,手馬上凍僵,來回看導航、路上的行人、澀谷的螢幕、廣告,羨慕日本人在街頭就有櫻花可以看,怎麼那麼好,生活在一個行道樹就是櫻花的地方,怎麼那麼浪漫。在天橋上也待了一下,看電車劃過雪水噴灑下來的水花。看沒有帶雨傘的日本上班族凍紅的臉,雪花撒在他臉上,讓他睜不太開眼睛。來到澀谷的第一天,澀谷給我整個城市的人的驚喜,沒有看到對生活感到疲憊的人,都是因春雪而忙碌的人。

知道自己幸運破表,當下卻不知道如何應對,這種心情大概就是像一本東京旅行書的內容一樣:

「通往澀谷的十字路口據說是世界上同時通行人數最多的十字路口,穿梭在澀谷的人潮之中,確實難以進行決定命運的思考。身歷其境地站在澀谷的十字路口的時候就會明白,人是無法在任何環境中都能做出深思熟慮的選擇的。即使明白是決定命運的時刻,恐怕也只能跟隨著身邊的洪流身不由己地邁開雙腿,迷失在澀谷的入口而深深切切的領會他的魅力。」

也許澀谷就是知道要這樣,我們才會流連忘返,想要一去再去,而總是有各種糾結的我最後也攤手接受,惶惶恐恐的接受出走之必要,然後試著抱著期待再回來。

Angela Huang

上班族 / B2B New Product Team Lead @ Hahow 好學校 https://hahow.in/about/hahow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