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金包媽媽作者新書揭:「女人也會覺得一輩子只跟一個人上床根本不夠!」

幾個年約31~35歲的閨蜜不約而同最近都在私下抱怨,「老公床上幾乎不能用了,該怎麼辦?以前覺得不重要,現在覺得好需要,可是又怕跟老公反應會被當成蕩婦,性生活不美滿真的可以當成離婚的理由嗎?」

女人一生要面對的問題很多,與丈夫的性生活出狀況往往是其中一個最棘手的問題。原因在於我們總覺得女人不要那麼常把性掛在嘴邊,男人開黃腔不要緊,女人不管用什麼角度切入性這個話題,總是有那麼點「不妥」。

大概很少人比我對此感受更深,我為GQ寫兩性專欄好幾年,儘管得到許多支持,但老實說,作家寫性這種主題其實非常吃力不討好,女作家討論性會被認為像蕩婦;男作家寫性則容易被覺得猥褻噁心。除此之外,論及性這種主題總是會招來不同的反應,開放派覺得你寫得犀利中肯,應該講得更詳盡露骨一點,保守派則用異樣的眼神鄙視你。男性讀者時常鬧哄哄在文章下方留言討論,女性讀者則表面上默不做聲,卻紛紛私訊跟我說「實在很喜歡你寫這些主題,但我不敢按讚也不敢留言,怕人家看到我在讀這個。」

對性,我們是如此好奇,又是如此拘謹。儘管性是房門內的事,我們卻不由自主地自我監控,設想整個社會都在注視自己在性這個主題上的一舉一動。

最近《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的作者出了一本女性欲望研究專書UNTRUE(中文版《 性、謊言、柏金包:女性欲望的新科學》),說真的這本書跟上一本柏金包沒什麼關係(我原先以為是續篇,但並不是如此),至於中文書名會有柏金包三個字,大概是怕你沒注意到這本書是同一個作家寫的。兩本書的風格迥異,這本新書的寫法夾敘夾議,更類似一本用人類學+社會學視角,並運用田野調查、訪談、次級資料分析等各種研究方法完成的社科專書。對女性主義有興趣的讀者,應該會讀得十分過癮。

英文書名UNTRUE,其實很清楚地暗示了作者想要撰寫一本「呈現真相」的著作,一開始就用女性外遇、非一對一伴侶關係這類議題開場,作者其實下手蠻重的,一開頭在序言的地方就承認自己覺得「一生只跟一個人上床真是太少了」而且時不時就會對婚外異性產生欲望。接著提出許多案例證明江湖傳言男人性慾比女人性慾旺盛根本是錯的,大多數的女人要不是不敢承認,要不就是在社會文化影響下,自我催眠讓自己忽略內心的欲望,甚至對自己正常的欲望感到罪惡和羞恥,而許多女性之所以會這麼想,其實是因為父權社會的掌控。

(Well,或許你會說,噢,又是一本老調重彈把錯都怪給父權社會的書了嗎?這倒不是,我認為這本書雖然是對社會文化、結構、政治經濟做了一番歸納討論,但因為其中有各種當代女性生活面貌的案例,所以讀起來生動許多)

很多人會把男性外遇視為一種可預期的必然,「反正男人嘛,不就是那樣,用下半身思考?」卻把女性外遇視為一種「變壞了」,把女人的性慾推上一種崇高聖潔的位子,其實就是想要把女人的性慾「聖人化」,一旦女人發現自己因為性需求無法被滿足而在情感關係中焦慮時,她們一方面覺得空虛(肉體),另一方面同時又感到罪惡(心理),這是因為社會輿論一開始就給了女性的性慾一種太過崇高的假說,好像女人天生就是情感的動物,視性如浮雲才是「正常」的。

(男人則比較沒這種困擾,當他們被其他對象燃起性慾的時候,至少可以告訴自己,他媽的原來我自己也跟全天下的男人一樣,會犯全天下的男人都會犯的錯)

書裡有一個章節提到辛巴的文化,在辛巴女人有丈夫以外的情人是非常正常的,如果歐美地區女人生下外遇對象的孩子機率是1~10%(相較女性外遇比例為13%~50%,這個生育率算低),辛巴至少有32%的女人一生至少生過一個外遇對象的孩子,由於在辛巴女人會得到財產繼承,而且養育子女費用很低,子女出生又可以幫忙工作,因此辛巴的男人並不會覺得有一個其他男人的孩子在家裡有什麼問題。研究的人類學家發現,對於女人的愛與性的描述,其實深受生物學、生態學、不同環境與文化的影響。

如果愛與性的論述是被建構出來的,那麼,在一個「女人不適合高聲談論性與愛」的社會裡,又是什麼樣的原因想限制女人誠實發表心聲呢?拒絕讓主體談論自身經歷,是異化主體的方式,也就是說,讓主體也把自己的身體跟內心變化視為某種既定客體,只要自己不符合那樣的標準,就覺得「是自己的問題」。

加拿大記者作家Sarah Barmak曾在TED的演講裡指出社會大眾對於女性的身體其實仍然帶有許多困惑,從來就沒有真正問女性他們自己的意見,而是一群男人私下胡亂討論,就好像在探索外星人議題那樣,「G點真的存在嗎?」「潮吹存在嗎?」「越黑性慾越強嗎?」可是當女人大聲談論關於自己的性慾時,大眾又覺得很尷尬,希望講的人趕快閉嘴。

如今越來越多女性開始用自己的話語建構自己的性論述,陳述自己與同儕的心聲,或許這些書籍或影片一開始讀起來有些讓人心驚,但那些與我們內心衝撞而來的「不舒服」事實上正反映了新論述與我們腦袋既有價值的衝撞。

讀了這些書和影片並不是鼓勵你追求性解放,更重要的是「正視女性欲望的存在,並賦予正當性」,唯有承認女性在這方面也有各種可能的面貌時,才有機會讓兩性之間的關係被公平地檢視,在交往的模式上不必存在那些不可說的秘密。

如果你也有興趣讀讀Wednesday Martin的新書,請點此處連結

— — — —

關於本文作者- 徐豫(御姊愛 Miss Anita)

作家/ 電視節目主持人/ 企業名人講師/ A++ CLUB精緻課程創辦人

政大廣電研究所碩士畢,曾就讀政大新聞所博士班,取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慧與商業策略學程認證、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價值投資學程認證

專長品牌行銷。熱愛旅遊與自學,曾旅居於義大利佛羅倫斯、挪威、英國。曾任主流媒體記者、知名外商媒體研究員、百大企業品牌行銷資深負責人

*想收到文章、Podcast、活動訊息,請加入御姊愛的LINE: https://line.me/R/ti/p/%40yujieai

*直接收聽御姊愛Podcast: Google Podcast: http://bit.ly/2JASydY Spotify: https://open.spotify.com/show/30svRPRX2vA4CoHc0SW6Mo APPLE Podcast (US only): https://apple.co/2WhYrTe

*最綜合的御姊愛主站,請加入御姊愛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MissAnitaGoodLife/

*最深度無業配的御姊愛文章,請加入Medium專欄:https://medium.com/@anitahsu_14600

*最生活化的御姊愛,請加入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tories/missanita705

    徐豫|御姊愛專欄 Anita Hsu

    Written by

    作家/ A++ CLUB精緻課程創辦人/企業講師/ 各大媒體專欄作家。專長品牌行銷、數位文化。曾任職外商與百大企業廣告行銷媒體產業10+年. Author/ Head of business development of Riverwalk ID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