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好清廉不收禮?御姊愛:可能只是因為你送的太便宜…

— — 有時我們以為那人很廉潔,殊不知他可能只是因為某些理由,不想收你的禮。

外頭下著滂沱大雨,相約的朋友來遲了,我一個人坐在咖啡店,順便聽隔壁桌一對和我年齡相仿的女性在聊天。

「我覺得你主管真的很正直欸,我們公司送的年節禮盒她都不收。」說這話的是一位皮膚很白,身穿牛仔外套、白色棉洋裝,有著一雙大眼睛的女孩,她說起話來的樣子很討人喜歡,散發一種天真無害的感覺。

坐在牛仔外套女孩對面的,是一個看起來很時尚,穿件貼身黑洋裝,帶著金色圓型耳環,渾身散發女人味的丹鳳眼長髮女子,看不出年紀,貌似年輕但眼神又透露著世故成熟。她笑了笑,「你們公司送什麼?」

「送醬油、辣椒沾醬組合啊,台灣在地小農自製的,很特別喔!我自己超想要的……」牛仔女孩說。

「那就對了,我老闆不是不收禮,而是不收『那種』禮。」

「什麼意思?」

太便宜了。那些廉價的東西,什麼豬肉乾、牛肉乾、糕餅、便宜的酒……我都會直接幫她退掉。」丹鳳眼長髮美女邊說邊啜了一口咖啡。

「真的嗎?那是在地限定禮盒耶!一個禮盒應該也要一千多塊吧……」

「她上次收了A廠商一支蘋果手機,還有B廠商一個LV長夾。這樣妳就知道,一千塊的禮盒,對她來說只不過是小菜一碟……」

隔壁這桌的對話簡直精采得讓我捨不得移開耳朵,突然萬分感謝這場讓朋友耽擱延誤的大雨。

「所以,妳這位特助小姐到底是多少錢以下就打回票呀?」牛仔女孩問。

「不一定,我老闆很講究質感的,而且送禮的廠商也要口風夠緊,否則她哪會冒風險?像你們公司老是派你們幾個小窗口來送,我老闆哪可能收?」丹鳳眼美女說完不忘交代,「欸,我們是高中同學我才跟你說這件事,你可不要講出去喔,我什麼都不會承認的。」

「當然不會講,我跟誰講啊我?」牛仔女孩立刻用手在嘴唇前交叉比了一個X。

我相信牛仔女孩一定會在某個時間點跟某個她也很信任的人說這事,同時我也深信,丹鳳眼美女不會只跟一個人說這件事。這是職場八卦的真理。

關於送禮這件事,在我看來是非常有意思的,特別是華人社會跟西方社會看待禮物這件事的態度不太一樣,西方人從出生(新生兒禮物派對)、大小節日、各種名義的Party、教會團契或一般社交活動乃至結婚(西方人不包錢,而是提供結婚禮單讓親友「認養」)都非常習慣禮物交換,相較華人來說,禮物並不是一種日常,因此,當華人送禮的時候,那些禮物時常「不只是禮物而已」,而是在背後具有某種更重要、超越物品上的意義,而且更重要的是,那禮物的背後常常隱含一種「期待」

此話怎說呢?

已故的哈佛大學漢學教授楊聯陞對華人的「送禮文化」研究很深,他認為「回報」是亞洲文化重要的價值觀和社會基礎。所謂的「回報」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互惠原則」,善回報善,惡回報惡,爸媽的養育之恩,子女必須用聽從與孝順回報。

(光想想亞洲跟西方童話故事的差異就可以發現一些端倪,在西方童話,動物若不是人類的好友,肯定就是人類最強的敵人,最後被勇者殲滅顯示人類的英勇與強大。但在亞洲,動物往往不會是人類平起平坐的同儕,也未必是魔王關的敵人[1],動物在亞洲故事裡最常見的角色是「被施與恩惠」,通常是來報恩的,藉由動物的回報顯示人類的慈悲與維繫良善社會關係的重要性。我們有海量的報恩故事,例如白鶴報恩、貓的報恩、忠犬的報恩、老鼠的報恩、母雞的報恩……總之你用Google搜尋「報恩的故事」,可以出現超過五百萬筆以上的結果)

在這樣的社會脈絡下,送禮其實便是拋出一種善意(或恩惠),而送禮的人多半也會預期收禮者反饋某種超越原本關係、更好的回應或實質回報。

西方社會學家Andrew Walder認為所謂的送禮文化其實是「遊走在正規體制下,旁邊所岔出來的一條小徑」,例如說,在一間工廠裡,工人理論上都要做性質類似、分配好的任務,但因為「送禮」這種「儀式性的賄賂」,而使得某些工人可以獲得意想不到的好處,例如可以做少一點或是分配到輕鬆一點的差事,久而久之,開始越來越多人會開始送禮,而權威者高高在上的地位也因此更加受到鞏固。

所以,千萬不要小看職場的禮物文化,背後可是有極深的學問和人性。

但話又說回來,關於送禮與收禮的奧義,其實是很多人難以參透的環節,我們總說「禮多人不怪」,但有時送得多不如送得好。

送禮往往有兩個層面需要考量:

第一層:「送禮者與收禮者之間是否有利益關係?」

例如說,收禮者是否握有實質人事權、預算權、評審權、否決權……而你必須「仰人鼻息」獲取好處?又或是你們並沒有這層關係,單純的只是想在年節致意表達感謝?若是後者,事情便單純得多,對方只要收到你的心意即可,但倘若是前者,恐怕就要往第二個層面思考。

第二層:「收禮者是真的清廉不收禮,還是有種種原因讓他不收你的禮?」

有些掌權者明明想收禮,但行事謹慎,掌握度不夠高的送禮者不收、不是透過中間值得信任的白手套不收、價格不夠高到讓人滿意者不收……總之,你想送禮,別人還不一定想收你這個禮,通常行事越低調謹慎的人,越難讓人送到禮;而那些大門敞開,很容易就見到人送到禮的人,總是特別高調張狂。我就不用提醒你那些因為收賄坐牢的官員,是多麼大意,居然傻到親自出馬跟人討論賄款價格。

至於這些猖狂的收禮者,我的建議是不必理他,能閃就閃。收禮是兩面刃,「取人財務,替人辦事」聽起來簡單,但要辦到雙方都滿意恐怕不太容易。一旦不滿意,送禮者隨時都能翻船,咱們就等著看,通常囂張的時間都不會太久。

[1] 在亞洲的故事裡,若用動物作為敵人,多是以人的形象示之,例如「人變成的動物」或「動物變成的人」,例如牛魔王、青蛇白蛇、各種動物精。

全文出自 御姊愛商業職場專書《你老闆在你背後,有點火

博客來 https://lihi.vip/yKEFi/FBpost1206
誠品書店 https://lihi.vip/XSpF2/FBpost1206
金石堂 https://lihi.vip/PV9b9/FBpost1206
讀冊生活 https://lihi.vip/p1V5Q/FBpost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