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年後令人戰慄的「美麗新世界」,那樣的生活你想要嗎?

「我們每個人,一生都活在瓶中,瓶子無形,階層高的人瓶子大一些,階層低的人瓶子小一些…」著名小說《美麗新世界 Brave New World》作者赫胥黎在小說裡描述西元2540年的倫敦,充滿了高科技,社會一片祥和,人們出生就有命定的工作、不會年老、可以自由放縱情慾、不必結婚,也毋需(不允許)自然繁衍,一切由胚胎培育技術出下一代。沒有家庭或男女之愛,自然也沒有恨,若是遇到難過或不如意的事情,只需要一顆「甦麻」就可以神遊到幻境。

在這樣的新世界裡,人們打從一出生就已分好社會階層,最上層的阿爾發族、貝塔族有比較高的智商,可以有限度的學習,最低層的人(愛普西隆族)故意設計成智力最差、且由母細胞大量複製產生出同卵人種,主要負責社會上一切勞動事務。全世界由十個至高無上的「管理者」操縱,透過各種制約活動讓人們安於且樂於接受現狀,並對現狀是最好的狀態深信不疑,達成社會穩定的結果。

《美麗新世界 Brave New World》其實並不是一本新的小說,著作完成於1931年,並於1932年出版,跟喬治歐威爾的《1984》和俄國·薩米爾欽《我們》並列為三大「反烏托邦」經典著作。台灣似乎蠻多家出版社有出,包括野人、漫遊者、天地圖書和好讀都可以找得到譯作,我讀的是漫遊者出版社2019年,吳碩禹的譯版電子書。

質疑自由市場失靈的經濟大恐慌背景

開始談這本作品,不能不回頭思考1931年作者所在的時空背景,1930年至1931年是著名的經濟大恐慌時期,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等地都面臨失業率攀升、對外貿易下滑、工業產值驟降的窘境…外界主要有兩種聲浪,其一批評自由市場失靈,其二是怪罪政府監管不力,換句話說,要求政府嚴格控管並限縮資本自由的聲浪在當時節節高升。

赫胥黎所寫的這本小說,恰恰建構在一個由中央完全控管的社會情境裡,輔以各種科技為馴化、管控人民的手段,那個世界裡產業供需達到完美,人口種族設定完全照著劇本來走,政府大力推廣「消費是社會穩定的力量」,恰恰與當時真實世界的動盪與社會氛圍彼此呼應,「你要一個完美世界是嗎?我架一個給你看」像是赫胥黎用小說裡極端的烏托邦來回應外界。

在2019年的現在讀「美麗新世界」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距今快要一世紀前的作品,看著那時的作家設想的未來世界,對於所謂「高科技」的描繪,以及對人性、社會運作的細緻分析。我們的現在便是赫胥黎當年的未來,而赫胥黎小說裡的世界觀(西元2540年),又是我們的未來。而他所設想的未來,日後真的會來嗎?

(當然,如果要從科技的假想來看,作者的想像力並沒有真的那麼跳躍,小說中裡用直升機當交通工具使交通變得無比方便、或富貴階層仍然以紙本媒體作為資訊管道都和現在的科技進展方向有些相左,但撇除這些小處,整本書仍然描繪了一個讓人十分戰慄的科技極端「美好」社會。)

裡面有好幾處值得思考的地方,我暫列舉兩點:

一、快樂來自有限度的自由,而自由其實是追求不快樂的權利?

我們過往常聽到「自由等於快樂」,但這是真的嗎?或許自由跟財富一樣,都不是絕對正相關,而是過了一個門檻之後,「快樂的邊際效益」就會逐漸遞減,甚至出現太過自由反而不快樂的現象。例如人人都追逐個人最大化利益而不顧其他人,社會將無法運作;民主是好事,但太過民主……你們大概也都能想像那樣的社會將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操縱人們的「快樂感」反而是比較簡單的事呢?小說裡用了許多制約的方式讓人們安於自己所屬的階級,並且無論是高等還是低等階級,都灌輸大家每個階級對整體社會來說都是重要的,讓專業人士安於專業工作、勞務人員致力於勞務,不去思考什麼階級流動之類的事,更不會有什麼動不動就罷工的事,不斷催眠大家「人皆屬他人(不屬於自己)」使「社會穩定凌駕於一切個人自主」的思想蔓延在社會裡,讓人們討厭自然風光、討厭讀書,讓人透過不斷消費、性愛、麻藥來感到「我能這樣做,真是太快樂了」。

是不是很像我們現在的生活呢?真正的快樂到底是什麼呢?當然,買到限量商品好快樂、有房有車好快樂、和天菜對象交往好快樂、看了期待許久的韓劇美劇好快樂、吃到有星星的餐廳好快樂、準時在30歲左右結婚好快樂…

可是為什麼,那樣的快樂感消失的這麼快呢?我們像是被一個不可見的管理者,安排在一條不斷施放小惠的軌道上,拼命追逐著那些我們覺得「那就是快樂」的目標,我們的目標跟其他人並無二致,也因為他人的目標跟我們的幾乎一樣,而讓我們感到更加安心,那麼,又是誰幫我們眾人設定了這樣的「快樂心理框架」呢?

如果自我實現代表的是快樂的達成,那麼,這樣的自我實現也就不怎麼困難了吧。

真正難的,是追求一些旁人看起來不一定能達到快樂感,但你仍然想追求的事。而能做到掙脫旁人的眼光,無懼於與他人不同也要實踐自己心中的想望,那就是自由。

二、愛情的滿足來自有限的專屬感,還是無限的肉體歡愉呢?

在小說建構的美好世界裡,並沒有所謂一對一交往或結婚的事,人們並沒有戀愛的觀念,只有性交的行為,愛跟誰做就跟誰做,愛雜交就雜交,雖然說這個社會力推「人們皆屬於社會他人」的觀點,但在愛情上卻又不屬於他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是當下,沒有愛也沒有牽絆,老死的時候也不會有誰在身旁。

小說的中後段出現靈魂人物:野蠻人約翰,他不是從這個「文明」的社會裡長大,而是在「野蠻的」部落保留區理由人類母親所生,當他愛上了一為美好世界裡的女子,女子拼了命的想色誘他跟他發生關係,約翰卻死命壓抑,只因為他因為太愛對方,所以希望能為了對方壓抑自我的慾念。朝思暮想的女體像是難以招架的社會魔爪,企圖改變約翰由內而外對制度的態度,然而儘管約翰一而再再而三的試圖遠離,最終卻仍然失敗收場。

性愛的烏托邦到底是不是一個可行的境界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旦破除「專屬性」、「特殊性」,是否也意味著彼此關係的可替代性變高?可替代性提升,或許乍看之下是方便的,但那同時也失去了一些珍稀的「什麼」。

那樣的「什麼」,恰恰是金錢無法買到的。

這篇導讀或許劇透了一些,但我想並不會影響閱讀樂趣太多,如果還沒讀過,真的很推薦你這週末找這本書來看,非常精彩,正常速度大概短短幾天就可以看完。

看完之後,也可以用以下這個英文插畫影片來複習一下情節,大致的內容都有了, → 介意劇透的人先不要看喔!

— — — —

關於本文作者- 徐豫(御姊愛 Miss Anita)

作家/ 電視節目主持人/ 企業名人講師/ A++ CLUB精緻課程創辦人

政大廣電研究所碩士畢,曾就讀政大新聞所博士班,取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慧與商業策略學程認證、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價值投資學程認證

專長品牌行銷。熱愛旅遊與自學,曾旅居於義大利佛羅倫斯、挪威、英國。曾任主流媒體記者、知名外商媒體研究員、百大企業品牌行銷資深負責人

*想收到文章、Podcast、活動訊息,請加入御姊愛(徐豫)的LINE: https://line.me/R/ti/p/%40yujieai

*直接收聽御姊愛(徐豫)Podcast:
Google Podcast: http://bit.ly/2JASydY
Spotify: https://open.spotify.com/show/30svRPRX2vA4CoHc0SW6Mo
APPLE Podcast (US only): https://apple.co/2WhYrTe

*最綜合的御姊愛主站,請加入御姊愛(徐豫)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MissAnitaGoodLife/

*最深度無業配的文章,請加入Medium專欄:https://medium.com/@anitahsu_14600

*最生活化的御姊愛(徐豫),請加入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tories/missanita705

    徐豫|御姊愛專欄 Anita Hsu

    Written by

    作家/ A++ CLUB精緻課程創辦人/企業講師/ 各大媒體專欄作家。專長品牌行銷、數位文化。曾任職外商與百大企業廣告行銷媒體產業10+年. Author/ Head of business development of Riverwalk ID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