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搬遷啟事(或純真不再)

(文章原刊於博客)以「默泉」這個筆名寫作,轉眼已十年光景。記得2007年初,因為急於整頓生活,把舊筆名和網絡空間(沒記錯的話,是雅虎GeoCities)都大刀闊斧捨棄,在blogspot開了一個全新的博客,名為「默泉隨想」。

這樣低頭一寫,十年便飄走了。正確來說是十一年零三個月。中間經歷了很多始料不及的事(包括進研究院晃了一圈但未畢業便逃離、病了被迫躺手術枱、教小學生認識紫禁城、瘋寫古典音樂訪問和評論、見證雨傘運動、完成一本構思多年的散文集、開了一間出版社、當上兼職大專講師等等);到如今,尚算「無穿無爛」,但世界已非昨日的世界。香港人的純真固然已蕩然無存,被各種政治現實淘洗一空(十年前,我們還純情地等待普選),而網絡上的純真年代,不也一樣如風消逝?

我說的純真年代,是blog還大行其道之時。那時大家寫文章很純粹,就是為了分享和結交朋友。那幾乎是一種烏托邦式的精神交流。我很宅,沒去過任何blogger聚會,卻也隔空認識了些blog友,有幾位至今還保持聯絡。

隨著blog的沒落,以商業或其他模式運作的網媒取代了個人文章平台。之前提過,我對某些網媒以文章點擊量獲取廣告,卻不付寫作人一毛錢的做法很有保留。在blog年代,大家任意分享文章,沒有「金錢」的觀念在其中;但當「中介」(網媒)以賺取利潤為目的來到這世界,寫作人不可能繼續無償勞動吧?此所以,我覺得網絡的「純真」年代已逝。互聯網,已由不談私利的社會主義,一下子跳進金錢為首的資本主義。無論是讀者、寫者或中介平台,都要再三思考所謂「網絡文章平台」應怎樣運作,才是合理和可行的。

之前想不透這問題怎樣解決,直至遇到Medium。

Medium是一個直接將寫作人與讀者連繫起來、完全沒廣告的文章平台。Medium的讀者有兩種(免費和付費),免費會員不用付任何金錢,只需登記戶口,便可閱讀平台所有公開文章(以及每月免費試閱三篇付費牆內文章)。至於付費會員,每月付五美元,便可盡讀所有付費牆文章。而Medium最特別之處,是會員的付費將直接回饋給寫作人:平台會根據文章的拍掌數量,決定付給寫作人多少稿費。

直接由讀者付稿費(後來我發現「版權費」是更恰當的稱呼,因為只要文章一直有人拍掌,便可一直收到回饋),這種方式,對讀者、寫作者和中介,似乎都是最理想的。最近兩個月,我嘗試在Medium規律地發文,效果不錯。我覺得,也是時候移民了。除了懶得經營兩個site,最主要原因,是我的Medium文章多放在付費牆內,不宜繼續放在blog內。暫時我不會刪掉舊文,但要看新文的朋友,還請移玉步到Medium。如果你向來喜歡這blog,請你follow我的Medium專頁你的每一下拍掌(每篇文章可拍50次)都是最實質的回饋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