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神保町的古老書牆

神保町一景

今年去了兩趟東京,共逛了神保町三次。這「世界第一古書店街」對任何書癡來說,都是人生必得一泡的地方,所以泡三次絕不算過份。況且,三天其實不多,僅夠「蜻蜓點水」,因為遇上合心意的書店,總不免東摸西看搞上兩三小時,一天下來只能在同一條街移動幾十米而已。

屈指一算,三天裡細看過的書店,約有十五六間,只佔全神保町157間古書店的十分之一。趁記憶鮮活,簡略記下幾間印象特別深刻的店,供書迷參考。

在矢口書店淘到的黑澤明自傳《蝦蟇的油》和訪談錄。

首先要對書街範圍有點概念。

神保町的古書店主要集中在「靖國通り」和「白山通り」十字路口上(以靖國通り最密集),此外內街如鈴蘭路(すずらん)也藏著好些店。

我第一回到神保町,是寒冬一月,由地鐵站出來,沿著靖國通り一直向東逛,到達街尾地標「三省堂」時經已天黑(這區書店七時便關門),只好打道回府。六月再來,把十字路口以西的靖國通り也逛完,竟發現:東西兩邊,「情調」截然不同。

東段以傳統格局老書店為主,西段則多元有趣,除有新簇漂亮可坐下嘆啡看書的「神保町book centre」,亦有神秘兮兮門口緊閉的「鹹書」專賣店。不過令我印象最深的,則是「矢口」。

矢口書店是西段最亮眼的風景。古老的二層木造建築、細心打造的户外書牆,未進店內已覺其樂無窮。

第一次看見那户外書牆,有驚艷之感。在這充滿厚重感的街區,開揚半露天的格局令人豁然輕快起來。沿街還有一兩間店也有户外書牆,不過矢口這牆有舊建築映襯,特別可觀。

站在和暖陽光下,任涼風拂臉,隨手翻書尋寶,或抬頭看路過行人 (可惜我來時遇著天陰);這是香港找不到的淘書風味;我們頂多只有旺角後巷賣舊課本咸書的小檔。真是雲泥之別。

不過書本不能受潮,照常理推測,貴重古籍應不會放在室外任風吹雨打吧?回港後讀到書店第三代主人矢口先生一篇訪問,他說:放在書牆的是各式各樣特價書。

提到矢口,不能不提古賀。矢口跟古賀毗鄰,兩家共用同一幢古建築的地鋪,且同樣是大正初期創業老店,有近百年歷史。

我在周六的午後走進矢口。沒有其他顧客,年輕店員正在狹窄走道上搭起梯子,整理書籍。可能放著不少舊電影雜誌,店內飄著濃濃的古紙張氣味,書迷如我賓至如歸。

矢口專售電影、劇場、戲曲等書籍和雜誌。古賀則是音樂書專門店,藏有大量古典音樂曲目的舊樂譜,甚至還有幾十年前日本的音樂會場刊。本來打算只看不買的我,偶然在矢口電影類書架上發現一册典雅精裝的黑澤明自傳 《蝦蟆的油》(連紙盒)。捨不得放下,唯有帶走。千多円,物有所值。

常有人誤會日本「古書」很貴,其實日語「古書」即二手舊書,而買舊書,無論在世上哪處都是豐儉由人的吧?我對昂貴古籍沒興趣(也沒財力),會動念買的,多是近幾十年出版、500至2500円左右的文庫本或精裝本。這往往比東京車站「拉麵街」的一碗麵還便宜。【神保町古書街,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