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攬炒」的最惡劣後果

默泉
默泉
Aug 29 · 6 min read

自從周二《星島日報》吹風,林鄭準備動用「緊急法」收拾局面之說,便甚囂塵上。

根據這條殖民時期訂立的「緊急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香港法例第241章),香港若出現緊急或危害公共安全情況,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自行訂立任何符合公眾利益的規例,無需經立法會通過。

也就是說,此法容許特首變成「獨裁者」,擁有無盡權力。譬如,她可無限期延長被捕者的羈留期、立法禁止蒙面、發出宵禁令,甚至也可全面禁制報刊書籍出版、斷掉互聯網、隨便入屋搜查犯罪證據、沒收可疑「黑手」的資產等等;總之為求達到「止暴制亂」目的,特首可「合法地」不擇手段。即是做乜都得。

刻意放風,自然是試探民意,未必立刻做,但恐怕也是最後殺著。來到這地步,林鄭是連裝裝門面、點綴太平的對話平台也懶搞了,露出「攬炒」之真面目,想整個香港跟她「陪葬」。

為何「緊急法」必然通向「攬炒」之路?因為它是一把具有自我毁滅傾向的「尚方寶劍」。當它不斷斬這劈那,將香港人的自由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的時候,《基本法》就會變成一紙空文;面對不知何時收科、如同「軍法管治」的香港,大部分外資必然撤走、美國亦極可能中止《香港政策法》賦予的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於是港股港樓齊齊暴瀉、經濟真的「慘過沙士」⋯⋯與此同時,警察/本地解放軍繼續鎮壓示威者,造成大量傷亡,促使憤怒的人們湧到街上,衝突規模會更大更激烈。香港變成戰火危城。

但比起經濟上的「攬炒」,這1922年訂立的殖民地惡法最恐怖之處,是它像個被收在瓶子裡的惡魔,一旦有人把它放出來,它就不願回去,直至把周遭一切「吞噬」淨盡為止。因為,法規加了就不好解除(一解除又會變亂),所以新加的限制只會越來越多,自由只會越來越被收緊,最後變成不歸路。

歷史就曾發生這樣的事。近來極多人談論的《暴政》(On Tyranny)一書,在第十八章便簡述了這歷史事件:

1933年初的德國,希特拉取得總理之職,但他領導的納粹黨尚未獲國會半數席位,他因而要求國會改選。2月27日,即國會改選前一周,國會大樓卻發生了縱火案,希特拉藉機要求總統興登堡簽署一份名為《國會縱火法令》的緊急命令。

事發隔天,政府發布了一道命令(《國會縱火法令》),中止所有德國人民的基本權利,並允許警方進行「預防性羈押」。由於希特拉宣稱大火乃是德國敵人所為(意指共產黨),納粹黨⋯⋯在3月5日的國會大選中,獲得決定性的大勝。

《國會縱火法令》一頒布,希特拉便逮捕了大量共產黨人和社會民主黨人,連國會議員也不放過。到3月23日,國會輕易以大比數(442票對94票)通過一條類似「緊急法」的《解決人民和國家痛苦法案》(簡稱「授權法案」),允許希特拉政府任意制定與修改法律。

法案通過的結果,就是希魔吞噬一切:一個月後,希特拉宣布其他所有政黨為非法;同年年底,國會再度改選,納粹黨取得所有議席,達至徹底的「一黨專政」,威瑪共和正式劃上句號,納粹德國從此走上獨裁、開戰、屠殺之路。

假若林鄭真的動用「緊急法」,很多香港人見慣亦平常的東西可能也會陸續被吞噬:首先,是曾經支持示威者的立法會議員被DQ,繼而,是曾經表明「反送中」的議員被DQ,最後,除了親中政黨之外,其他政黨一律被瓦解,議事堂成為「一黨專政」之地⋯⋯

這可能有點危言聳聽,但林鄭若真要打開關著魔鬼的瓶子,這不是不可能發生的。比起德國納粹以操弄民主制(選民)來消滅民主制,香港的情況更vulnerable,因為香港人的自由,從來沒有民主制度的保障保護。當像林鄭這樣的人突然挑起條筋,想要「攬炒」的話,我們便會即時失去行動、言論的自由。

歷史學者Timothy Snyder寫《暴政》小書,原意是針對特朗普(Trump)這個正從內部削弱美國民主制的瘋狂總統。對西方社會來說,民主制是個given,他們不用「爭取」,只需要想方法好好保存它,免它走向衰頹、崩潰。然而在香港,十分可悲,民主制仍是我們在奮力爭取的step no.1。或許「林鄭要攬炒」給我們的唯一正面啟示就是:一個只有自由、沒有民主制的城市,其自由是極脆弱的,譬如一條「緊急法」就可取其小命,所以香港人更應該努力,不惜一切,爭取雙普選!

攝於彩虹港鐵站

有些人會覺得運動的「五大訴求」裡,「立即實現雙普選」好像有點離題,但當逆權運動快進入第三個月,所有香港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一個只有777票的人,竟可以完全妄顧市民反對,亂推惡法,繼而殘害人民,繼而計劃迫全香港「攬炒」,正因為她沒有被選票所制約。一切惡的根源,在於她並沒有得到人民授權,卻膽大妄為。可見,實在沒有什麼比「實行雙普選」更能真正解決香港困局。明白了這一點,就知道縱然「攬炒」將至,香港人也只會繼續大無畏地投入這場運動,直至取得我們應得的為止。

不妨讀讀:


默泉

Written by

默泉

都市尋路人。香港獨立出版社「毫末書社」創辦人。著有散文集《浮生誌》。臉書:anita.yeung.752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