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在哪裡?

默泉
默泉
Sep 19 · 5 min read

周日(9.15)那天,趁天氣甚佳,到港島區行街街。因早兩天爬完獅子山太累,所以沒有去銅鑼灣東角道起點,只在灣仔「插隊」。

三時半左右,正走在綠色天橋上、快要到軒尼詩道之際,突然下方傳來「嘭—嘭 —嘭」的有規律金屬巨響。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的日子當然份外警惕,於是第一時間伸頭向下探看:原來有幾個黑衣青年,正用大鐵鎚擊碎港鐵站出口的玻璃窗。

這事若發生於半個月前,準會有人上前勸阻。但當刻所有在場者卻甚有默契:搞清楚不是警察打人後,人人隨即別過臉,當作什麼也沒看見。逛街的繼續逛街,買飲料的繼續買飲料,打玻璃的繼續打玻璃。

9.15,灣仔軒尼詩道

從來沒有想過,旁邊有人在爆玻璃時,我竟可如此泰然自若。

後來,我由灣仔行到中環再折返金鐘,到達「門常開」前天橋時正好碰上第一枚催淚彈。

爆玻璃也不驚不懼,百米外的催淚彈自然不放在眼裡,立時抓緊機會,用手機拍照。不久有人掟汽油彈,橋上諸大叔每見火光,即同聲叫好;水砲車著火那一刻,更是歡聲震天。

9.15,政總外的催淚彈

以上親身經歷說明:自從8.31太子事件,港人對暴力的容忍度經已大增。因著港鐵的「自甘墮落」,很多和理非開始接受「旁觀刑毀」(自己不參與,但也不干涉)。滿地的玻璃碎片、車站前的紅紅烈火,都不再有違和感,反而有說不出的痛快。不知不覺間,我們不再介意用暴力懲罰不義企業,不再介意勇武派跟港鐵「私了」。

這不單是個人直觀印象,也有數據支持。根據中文大學最新民意調查,對於「同唔同意,在香港參與抗議活動,一定要堅持和平非暴力原則?」這問題(第5題),回答「非常同意」和「頗同意」的比率,由六月的82.9%大跌至九月初的69.4%。

三個月裡,超過一成人由和理非變成「能夠接受一點暴力」。我想,我也是這一成裡的其中一員吧。

資料來源: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

但能夠接受對政府建築物投擲汽油彈,和對不義企業進行刑毁「私了」,是一回事,能夠接受以暴易暴對藍白衣人還擊「私了」,又是另一回事。

我可以想像,如果9.15那晚我身在炮台山,看著那些福建佬像流氓般拿摺櫈扑人頭和亂打記者、而警察卻選擇性執法時,我應該也會贊同勇武兄弟「還拖」。畢竟福建佬大多睇得唔打得,殺傷力不大。

但當冷靜下來,我還是會問自己:我能夠接受的「私了」極限在哪裡?

譬如,假如下次有福建藍衣人錯手打死黑衣手足,我是否也會同意私下用武力解決,殺掉對方一個人填命?

又或者,當何妖發動的9.21「清潔香港日」出現大規模群眾互毆( 這可能性不小),我是否接受集體械鬥層次的「私了」?

先不談「人民鬥人民」這種不利局勢,一旦我們都接受這種層次的「私了」,代替法律「儆惡懲奸」的話,豈不等如明確否定警察作為執法者的地位,以至由法院依法判罪的司法系統,甚至政權本身的合法性?雪球一開始滾便停不下來,這樣下去的話,那個最後界線在哪裡? 抑或根本沒有界線,我們已準備好以武力挑戰這政權?

這些問題,我暫時都沒答案,只想擺出來,大家一起想想。有些勇武KOL,將反對「私了」的人都視為仇敵,加以謾罵侮辱,或指責他們在割席,但仔細想想,最似在割席的人,或許是把對方罵到狗血淋頭的KOL自己?無論如何,「私了」隨時可能導致滑坡式後果,認真討論其pros and cons也很合理吧。

想起早前很多人擁抱「核彈都唔割」這句話。一旦「私了」 出現有人死,我相信,那就是大家面對真正「核彈」之時。

喜歡以上文章的話,請多按綠色圓形「like button」(最多可按5次)和「tags」底下的灰色小手掌(最多可按50次)。你的手指運動,將變成真金白銀稿酬,支持我繼續創作。謝謝!

默泉

Written by

默泉

都市尋路人。香港獨立出版社「毫末書社」創辦人。著有散文集《浮生誌》。臉書:anita.yeung.752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