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在開港資料館,感受橫濱的滄桑

橫濱開港資料館的入場券

七天東京之旅順利完成。雖遇梅雨天氣,幸好其中兩天艷陽高照,所以之前列出的十個「to go list」,竟也愉快地完成了一半:

D1. 夜抵東京

D2. 小雨,遊神保町

D3. 晴,高尾山遠足。晚上由中目黑metro步行至代官山蔦屋書店

D4. 晴,遊橫濱

D5. 陰,下午再逛神保町

D6. 大雨,下午往靖國神社

D7. 晚上回港

這篇先寫橫濱。

橫濱是最早被美英列強看中的日本港口之一。1853年美國四艘「黑船」闖進浦賀港,掀開風雲變幻的幕末維新序幕。1858年6月,德川幕府在朝廷(天皇)不承認的情況下,自行跟美國簽訂「日美修好通商條約」,開放了神奈川(今橫濱)、長崎、東京等為港口城市為通商口岸。二百年的閉關鎖國政策正式被敲開缺口,歷史走上了不歸之路。

因地理環境被列強相中,成為通商口岸,這情節很眼熟吧?因為香港也是如此「起家」。在橫濱山下公園附近有一個「英商一號」遺址(English House №1,英一番館)。「英商一號」就是第一間到橫濱落户的英國商號,一看名字,原來是渣甸洋行(Jardine Matheson & Co.,即後來的「怡和」)。銅鑼灣的「渣甸坊」陪伴著香港人成長,在橫濱遇上渣甸,熟悉感不期而生。

我第一眼看見的橫濱,真和中環有幾分相似。筆直的馬路、濃重的商業氣息、近在咫尺的海皮。不過這裡比香港涼快多了,空氣也好,坐在馬路旁的長椅吃自攜的三文治,也一點不覺得污濁氣悶。

因為想看幕末史,所以在「神奈川縣歷史博物館」逛一會後,便往「橫濱開港資料館」進發。這館我非常推薦,除了因為大量幕末開港時的史料和展品(印刷品、地圖、浮世繪等),更因館的設計很特別:在正中央,竟是一棵大樹。

開港館中庭的玉楠木。

原來此館所在之處,是1854年美國艦隊司令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登陸橫濱的位置。中庭的玉楠樹(Machilus thunbergii )正是見證佩里和日本幕府代表簽訂《日美和親條約》的「後代」。說是「後代」,因原樹樹幹,早已毀於1923年關東大地震,不過根部卻沒有死,後來蓬勃再生,成為今天館裡「展示」的玉楠。

滄海桑田,今天幕府已成歷史,貿易早已全球化,美國是特朗普的玩物,橫濱成了舒適旅遊城市……唯樹仍挺立如昔。相信最初政府選擇在此建「開港博物館」也是因為這樹的緣故吧?展館的設計師,刻意將一段走廊設計成休憩處,參觀者坐下時,可細賞落地大窗外的玉楠樹冠。這種把樹「納入」室內展覽的做法,足見日本人的細膩。

坐在館內二樓,可細賞大樹「展品」。

資料館有一常設展覽廳,以佩里遠征日本為主軸,展示當時的世界大勢。在展廳裡讀到一段文字,是佩里對日本人的觀察:

The perfection of their manual skill appears marvelous…Their curiosity to learn the results of material progress of other people, and their readiness in adapting to their uses, would soon…raise them to a level with the most favored countries.

作為高高作上、以武力脅迫日本就範的美國代表,能有此精確觀察,真不簡單。館裡還陳列著幾張幕末時期流行的佩里畫像,他被醜化成長鼻子惡魔,凶神惡煞,可見日本人有多憎惡和害怕他。之前在「神奈川縣歷史博物館」,更見到這些「惡魔look」被印在folder上當作紀念品出售;或許,這就是日本人對百多年前黑船入侵的小小報復吧。

百變的佩里。(圖片來自神奈川縣歷史博物館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