邏輯是通識 ?(教學小感 1 )

圖片來源:https://pactiss.org/2008/05/29/penguin-logic/

這一年的兼職教學生涯,快將來到尾聲,心情特別輕鬆。

去年九月,因緣際會在某專上學院執起教鞭,教的是副學士必修科目「創意與批判思考」(Creative and Critical Thinking)。雖然以往也曾在「中大校外課程」教成人哲學班(最過癮的一次是教柏拉圖《理想國》,幾星期教完整部書,還細讀了原著部分內容),但這次要教百人大班(上學期教兩班,每班約一百人;下學期改善了,一班七十人),還得兼顧班房秩序,真是極大挑戰。

不少學生初接觸批判思考(critical thinking)這詞時,會這樣形容:「是跟中學通識差不多的東西吧!」大有「這難不倒我」之暗示。然而,他們其實搞錯了。香港的中學通識科,跟批判思考並非同一回事。

批判思考,一般教的是基本邏輯,而邏輯( logic)則是西方哲學(尤其分析哲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大學唸哲學系,一般需修讀基本邏輯課。基本邏輯關注的是思考方法,所以學了邏輯,便能辨別出有問題的推論或思考模式。至於中學通識科(只談香港,因為外地的情況未必一樣),主要是教學生如何多角度分析時事,極少提及怎樣辨別某個推論是否合理。

換言之,中學通識重的是「習得分析能力」,批判思考重的卻是「往後踏一步看看分析的方法有無問題」;兩者不能混為一談。

不過題外話,我認為最理想的中學通識,是教學生實質的時事與歷史外,也同時教他們一些基本邏輯;否則思路一團糟、推論方式出錯自己還懵然不知,又如何對世事作出合理分析與判斷?今日聽說政府或有意將通識科評分方式變成只有「合格/不合格」兩種;似乎當政者連現在這種「不徹底」的通識教學都嫌太過「開啟民智」了,試問又怎會考慮加上邏輯內容,令民眾思路更清晰?

邏輯對某些學生來說是「小菜一碟」。譬如上學期教工程系學生,因他們習慣理性地思考問題,且有「數學」底子,所以成績通常很好。 但另有一些學生(尤其文科生),常搞不清楚推論形式與推論內容是兩個不同層次,對他們來說,上批判思考課真是苦差。

我常覺得,讀邏輯(尤其非哲學系學生),重點不在於記得那一大堆名相(例如各種謬誤的名稱),而是學懂最基本的反觀自身思維誤區的能力。因此我喜歡在課堂裡舉一些生活化例子,讓學生明白批判思考可如何應用於日常生活。譬如教「肯定後項」謬誤時,我愛用以下例子來闡釋:

阿丙說:「有學者發現所有具創意的人,桌面都很凌亂的。我的桌面也很凌亂!所以我其實是個有創意的人啦。」

將阿丙的話換寫成標準的論證,會變成這樣:

(前提1) 如果一個人有創意,則他的桌面一定凌亂。
(前提2)阿丙的桌面很凌亂。
(結論)所以,阿丙是個有創意的人。

其形式是這樣的:

If A, then B.
B.
Therefore, A.

以上正正是「肯定後項」的推論形式。而因「肯定後項」是不對確的推論方法,所以只要你懂邏輯,便可即時推斷「阿丙的話犯了邏輯謬誤」或「阿丙的推論並不對確」,其結論因此並不必然對。

學生若能舉一反三,往後在生活裡碰到有人提出類似的推論謬誤時,自可發現當中問題,不會被愚弄。這比起他們在考試裡取得高分數,是重要得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