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01

新的一月的第一天不很順心,唉。

不需要動作,光憑聲音語調就可以感受到他人的情緒,所以我想聲音也是可以列入我觀察的外在現象之一吧。今天聽到的半是嘲諷半是無言,沒想到連「嗯哼」都可以讓人這麼不寒而慄,又覺得討厭的要死。我就是泰半時候都很討厭他。

一個客人在回想某部片的片名,她閉著眼睛然後邊描述劇情,我幾乎可以看見她眼皮底下和腦袋中的思緒流轉,大多數人確實會這樣,努力記憶的時候是閉著眼睛的,才好專注在這件事上而不被外界干擾,不過她仰頭閉眼正對我,時間有點太過長了,最後我反而不知道眼神該放向哪邊,開始尷尬。

背包包的客人如果把包包斜背放到胸前,大多是為了拿包包裡的片子。開始能夠看動作就知意圖。

昨天的臉很痛,被好多情緒甩了巴掌,神奇的是,那些甩我的人都不在我面前,最厲害的莫過於此,而且透過手機螢幕加上自己的猜測,巴掌的力道似乎更大了。

希望天天都是勞動節,才不用擠討厭的公車,被討厭的人擠。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