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許下的是願望或誓言

是呀,其實出國什麼的一點也不簡單,特別是想久留下來,好幾次獨自對話著,才意識到這是個多麼有趣卻又孤獨的旅程。

在斯德哥爾摩與男友家人一起生活了快三週,每天與大家同進同出非常地有趣與新鮮,但是當你越是深入當地文化與當地人生活,起初你只能更加地挫折,苦惱自己無法瞭解同儕的語言、話題,即使是在這個英語第一的非英語國家。

當大家用瑞典語嘻笑打鬧時,多數時候我只能放空與遠目,有時有點motivation我會追問翻譯與學習。

在這2015最後的一天有誰能聽我說呢? 在遙遠國度的寂寞誰瞭呢?跨年的夜晚,大家忙著想著把握住誰或什麼、想著忘記什麼或那個誰。

昨夜和男友先提早小慶祝跨年,我問他新年有什麼新希望,他說瑞典人通常不在新年許願,但會立下幾項Promising去達成,一個可愛的文化小差異,值得在倒數前的時刻想想。

新年快樂,在台灣與在國外的朋友們;

新年快樂,又難又新鮮的異國生活還會繼續。

順道一提我們的Promising是在這Life Adventure Game裡的每一天都要Level up,不論是透過一些小挑戰、小成就或是新事物!

2015 Record of Life Adventure Game

Annie_level 7, wizard 巫師

Philip_level 8, warrior 戰士

另外因為我是台灣人所以還是要許一下願望,我很貪心的:

1.成功在瑞典生活

2.找到好工作

3.每天更加快樂的和Philip生活

4.家人平安健康

5.瞭解真正的快樂

而Philip倒是很簡單,他說願望只有一個:

Stay with Anni in long-ter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