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ainy day in Sweden. 瑞典的下雨天

斯德哥爾摩今早下了跟台灣一樣的大雨,許多路上的行人沒有撐傘,我打著一把花傘,欣賞在雨中漫步的人們 — —男人在雨中抽著菸緩緩行走;媽媽推著嬰兒車、嬰兒在車內睡得香甜;騎士拉著馬車沿港口走過;夫妻牽著手等著綠燈;母子走過,用藍色風衣的頭套遮雨;漂亮男孩騎著自行車,讓我看得忘了要過馬路⋯⋯

其實雨已經下了一整夜,是男友回北方前的最後一晚,為了慶祝哥哥生日我們早起做了蛋糕,下班後則和他的爸爸、哥哥在餐館吃了義大利麵,之後我倆疲倦地在沙發上相互靠著,睡著了。

再次醒來已經半夜一點,我們再聊了一下,說著未來三週不見的時間有多長,後來不知睡了多久,早上醒來後一起吃了昨日的蛋糕,因時鐘慢了我急急地出門上班,他臨時抓了那把花傘遞給我,卻又忽然抽回,喃喃自語地說:或許不該給你這把花傘,不然路上的男人會因為太美一直看著你⋯⋯

我們笑著,再給彼此更多一點的擁吻和再見,獨自走在雨中我撐著花傘,瑞典人討厭下雨天,想起昨夜他說:喜歡那麼喜歡下雨天的我,我笑著回答:喜歡你喜歡我喜歡下雨天。

即使行人不愛雨天,我也喜歡看著雨天不撐傘的行人。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