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錯,不好嗎?Is mistake that bad ?

暑假結束後,開始在一間商店工作,老闆是一對中國夫婦,人都很好也很幽默,回想台灣朋友提醒我要小心遇到做黑工或欺負人的老闆,自己真是滿幸運的。

這間商店位在斯德哥爾摩的海口邊,專賣些來自北歐的精品、琥珀水晶、行李箱、廚具、保健品等,商店共有三間,我主要在保健品和生活用品的店面工作,老闆則在隔壁的琥珀店。剛來時老闆先讓我跟著會說中文的華人一起工作,好熟悉各項事物和產品內容,之後則輪流和瑞典同事工作,因為客源主要來自中國,每間店一定要配一位說中文的人。

或許是在瑞典、也是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吧,多少有些擔心,加上跟我共事的幾位瑞典人多是剛高中畢業的女孩,對於一些簡單的清掃(如擦拭行李箱)或不如己意的小事(如清單上數字錯誤)就怨聲連連,時常因故、感冒當天才通知老闆,所以剛開始工作的心情也是有些複雜,時常在想我們亞洲人難道真有奴性?但擦擦東西真有那麼嚴重嗎?有天我跟男友的媽媽提起,她立刻皺著眉說:But you should never complain, because you can always quit if you don’t like it! 順道一提,瑞典老闆除非有重大問題,不能隨意開除員工,所以員工時常遲到老闆也不能怎麼樣;男友的爸爸則說,讓自己成為最有價值的員工,自然會順利;跟自己的老媽提起時,他們說不論做什麼都認真去做,不需在意他人怎麼想。

或許是雙重媽媽的魔力吧,經過一兩週的訓練,我在工作中獲得許多成就,在與客人應對之間,我的介紹變得很有自信,即使被質疑也能快速用邏輯說明,讓客人感受到安心與愉快,可以感受到穿著和反應給人的專業感愈高,當日售出的產品就愈多。從一開始支支吾吾,對於銷售產品給中國客的刻板印象,到現在有客人來就有把握售出的信心,真是以加速度在改變。

值得一提的是,我其實出過許多許多錯誤,多到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例如看錯價格導致客人不開心、給錯訊息導致客人暴走指著我尖叫、給錯發票無法核對金額……每每當我以為即將被老闆娘臭罵時,她總是淡淡地說,這種無理取鬧的客人別在意。當下感受到的是這個社會對一個人的容錯性很高,現在想想也是,看錯價錢又如何?若真正的價錢不是你能接受的,別買就好何必動怒?就算刷錯也都是可以當場退款,為何要生氣呢?我對於暴走的客人其實並不以為意,直接進入眯眯眼無我狀態,瑞典同事則表示她們都會直接表現冷漠、不再協助客人(驚 這境界更高啊喂)

但最讓我驚訝得莫過於,有天我和同為新人的瑞典女孩工作,太多細節我們沒經驗,因此刷卡機刷失敗沒發現,最後結算才發現流失了兩萬塊,就在這一刻我們都覺得慘了,老闆娘卻淡淡地說:我們先關店吧!明天再來好好熟悉一下機器操作。我告訴老闆可以聯絡導遊,她說會處理但機會不大(之後想當然是各種裝傻、發票已丟或沒有手機看不到銀行訊息),就這樣讓我們離開了,走在路上瑞典女孩非常焦慮,擔心被扣薪水,我則滿冷靜的,畢竟當天賣出許多,我們都盡最大的力了,且不是故意犯錯,我相信老闆不會這樣對待我們。晚上我再打了通電話詢問老闆狀況,並說明天會再核對一次收據金額,頓時覺得自己不知哪裡湧出來的責任感,都是因為有這樣平等對待我們的老闆。

我過去每當犯錯或提案時,想像力就會不斷冒出各種被責備的場景,這樣的心念漸漸因此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責任感和自我管理。

老闆工作的琥珀店雖就在隔壁,卻很少來交代我們『應該』做什麼事,幾乎是我們自行決定今天要做什麼,看到地上放了一堆新品,我就傳訊問老闆標價多少,我想把它們上架,之後帶了電腦做簡單的產品說明(設計師習慣,能力所及就要設計XD),因為目前架上的說明不是剪貼就是手寫,給人的信任感低,隔天老闆娘打給我說做得很漂亮謝謝。

最常和我一起工作的瑞典女孩也非常認真,一掃之前我對瑞典年輕女孩愛抱怨的印象,她會對我示範的清潔小事感到開心、學到如何使用收銀機感到驕傲、還自掏腰包買了筆記本重新整理寫下給員工看的產品說明,平時我們也常聊些大小事,她也有個在國外的加拿大男友,因此很懂我的心情,讓我常想能跟她一起工作真是太好了。

不過,工作中最大的成就感還是來自客人,有時候我會和客人聊聊天,問問他們從哪裡來的,因為個性不擅長誇大或說謊,介紹產品時只好『特別』真誠,很多客人說很喜歡我講的話:曾經一位媽媽說保健品買回去老公都不吃,我就回說:『不吃不要勉強去買,先問問家人需不需要,不然只是白花錢。』還有一群客人說是台灣人,操著一口閩南話,但護照卻是中國的,我都搞不清楚了,他們下一站是挪威,或許也買得到海豹油,我便建議到當地再買,不然一路上行李也很重,結果今天他們跑回來買了一堆海豹油,說是想我了,我笑笑地回:『我也想你們!』還跟我要了熱水說要泡台灣茶喝,我真的越來越搞不清楚他們哪裡來的了。

我常跟家人說,這工作其實滿適合現在的我,給我很多機會練習瑞典文而非直接上戰場、同時也能見到許多可愛的華人客人,練習中文(喂),是個很好的工作緩衝點。

不論是在我們犯錯、或是結束一天的工作時,老闆娘總會給我們一個擁抱,對於身在異鄉的我來說很溫暖,雖然是暫時的工作,不久後就要搬回北方,還是很慶幸能來到這裡,遇見早已寫在命運中的每一個人。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