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說了太多,而被關注,被議論,被贊同,被駁斥,被這般放大且認真對待的時候,我感到赤裸裸地羞恥。

這讓我不能夠再說,說我的憤怒。

我對這世界有很多、很多憤怒。憤怒是「生」的感受,但我會長出溫柔。我恨我長出溫柔,溫柔讓我無法去恨。我愛這個世界,它骯髒齷齰,不堪且腐敗。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An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