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言說的遠方之戀

睡前的夜跑,讓我想到彼此的距離,是不是再如何努力地練習跑步,也永遠無法抵達?
「我們真的好遙遠。」你說。
 
我說「將我當成一本書吧」,於是你用雙手輕輕地捧著我,開始細心地讀著。即使有些部分,頁與頁之間積隱了太多潮濕,難以翻閱。那些部分,曾經有人試圖大力地撕開,但卻在被劃破後,將書棄置在最熱鬧的海邊,在旅遊旺季的時候,人們像是在看笑話似的踐踏過去。所幸,黯淡的冬日逐漸到來,那些幾經折損的書頁,就像是被遺忘的傷痕,漸漸又被降下來的細雨給黏封起來。
 
掉落在那樣的荒涼,直到有一天被你拾起。即使早已是滿身的泥濘與灰色水漬,你沒有嫌棄那潮濕帶來的厚重。讓時間的風晾乾了我,再給我一點陽光慢慢烘暖,溫柔的掌紋撫過我,一頁又一頁,將那些自己刻意塗黑掩蓋的,嚴重到難以辨識本體的污漬,一個又一個輕輕地擦拭乾淨,然後仔細地修補成最初的模樣,字裡行間曾經過度溢出的快樂與滿足,還有深埋的憂傷與苦痛,你不避開。溫和的眼眸走過我的每一吋脆弱,就像是再度恢復柔軟的肌膚,你大而暖的手輕輕爬梳我,那些曾經糾結的毛髮,漸漸變得柔順。「喔~」我說,這是第一次感受到,原來自己是如此被溫柔地愛過。
 
我說你像一個樸實的陶器,來自原始藝術。深褐色的質地,摸起來可以感覺到上面印有與生俱來的紋路。「可是我很空」你這樣說自己,那是因為你從未知曉,那個自己內部的形狀究竟是什麼。直到有一天,那容器一般的靈魂,獨自被放在人群的最角落裡,你的安靜讓我著迷,而且沒有抗拒,就這樣靜悄悄地,被我偷偷帶回去,每天一點又一點,倒出一些來自雨季的水。這些液態感受般的物質,讓我幫你慢慢地描畫出那個,屬於你內部可以承載的真正模樣。
 
或許這一切本來就是需要繞一些遠路吧。我們的相遇、熟識到最後的結合。就像是各自身處在迷宮的兩端,在錯綜複雜的路途中,必須透過在通往對方人生的路上,瞥見的一些隱喻,一些類似原始的記號,必須要讓深刻的感官解讀「那個」的象徵與意義。每天一步一步地,慢慢地在迷藏中走著,一邊探索與感受著那每一次「好像又近了一點」的觸動。
 
至於這趟路途有多遙遠,其實我並不知道,現在也不想知道了。因為只要有一點就能夠確信,那就是「我也在另一端,努力地想要找到你喔。」,透過傳送那些至關性的暗號,幫助彼此破解這趟遠路,在真正找到彼此之前,我們並不孤獨。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