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樹的女子

後來政府下令,所有能夠環抱著的樟樹必須砍掉、銷毀、並且不得私自種植樟樹,那幾年全島上下的動盪,來自於一場樟樹的連環殺人事件,而這是故事的開端。

有名女子,住在繁華都市邊塞的一條街上,一棟四五十年的舊式公寓中,一間兩三坪大的畸零房間裡,房間在二樓,有個小窗戶,窗戶打開時除了聽得見門口車流輾過柏油路,還看得見兩排夜晚亮到不行的LED路燈,對面有塊柵欄圍住的建地,建地一旁的人行道上則是長著一棵格格不入的大樟樹,如果有風時,女子會開窗試著努力尋找樹葉沙沙的聲音。

那名女子並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收入,有時候在家裡接設計案或是稿件來賺點房租,偶爾到朋友的咖啡店裡端端盤子來換一兩頓飯或酒水,三不五時房東會給他500塊,臨時請他照顧國小三年級的兒子,那個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就得先看一堆書來「增廣見聞、培養實力」的國小三年級兒子;有時真的太窮,則會睡上一整天來欺騙自己今天少花了一點錢,雖然收入不穩定,但在晨昏夢醒中總還算是能過活,房東常對那名女子說,人要贏在起跑點才有競爭力,「我也是這麼的確信」女子心想,「像我這種出生在身無分文的家庭,對大部分的人來說,註定就是活該」。

女子也曾經交過幾任男朋友,有過幾段戀情,不過年屆30之際仍然一個人在城市中載浮載沉,那些過往都懶得再向其他人敘述,總之,他現在單身。

這樣的生活對很多人來說很不安定,對他來說也是。

他除了那個開咖啡店的大學閨蜜之外,其餘親友都沒什麼聯絡,聽起來至少還是有朋友,有個偶爾可以聊天打屁的對象,直到有天,他的朋友要跟交往半年的外國男友結婚,一飛就是9772公里遠,那家咖啡店也沒有頂讓,就這樣拉下鐵門,再過沒多久,咖啡店來了新的租客,一對年輕夫婦,他們把店裝修成韓風服飾店,女子從此沒有再到過附近。

我們回頭要講,女子家門對面那顆大樟樹是如何的格格不入?

三月春時,他會掉落許多花蕊,由於花蕊很小,所以每當他們輕易落在柏油路的隙縫中,就會像黑色的牙齒同時還卡滿了棲黃的污垢般難看;在七月夏至,他會結滿小小圓圓的果實,果實由綠轉黑,但由於人類不能食用,便讓他恣意落在地上,當果實被來來去去的車水馬龍輾過,漿果肚爆,柏油路會充滿著自以為防蚊的香氣試圖壓過汽機車煙管的味道;到了秋天,大把大把變紅的樟葉不斷在風中散落,那惱人的風與不言不語的柏油路,則是繼續成就樟樹的換髮時期;冬天,樟樹仍沒喘息繼續將剩下的枯葉摘離髮根,掉落在柏油路上、停靠路邊的汽車車頂、機車騎士的菜籃裡,唯獨嫩綠新葉則是一年四季都有努力蓊鬱著樟樹,冬季是唯一讓人們舒適的季節,畢竟這座海島可也是在副熱帶地區呢。

如果將雙手環繞住大樟樹,剛好是兩手手掌能扣住的腰身,而這棵樟樹的肌理之乾燥,又同時充滿著女性對男性那雙粗糙雙手的性感想像,所以他只要出門或回家,經過這棵樟樹,總會多看兩眼。

在他乾涸許久的某一天——錢包乾涸、身體也乾涸的那種乾涸,在他乾涸許久的某一天早晨,被發現用站姿抱著那棵大樟樹死去,臉部以及其他貼著樹幹的部位,已經深深嵌入大樟樹,只剩下咬不進去的頭髮與外衣貼合在樹皮上,那個路口有四支監視錄影器,全部都對準著交叉路央,所以沒有一支攝像拍到他是如何一夜之間與大樟樹交融。

女子被發現的第一手資訊,在社群平台的爆料社團裡被po出,晨跑的民眾將女子緊黏樟樹的照片放上去,引起了一陣騷動,而網路社團管理員認為內容血腥,就將照片下架,但此時此刻的照片與事件已經成了幾個小時後網路新聞的熱門話題。

幾家記者趕來現場時,大樟樹已經被該管區的員警包上黑色垃圾袋,周圍則是幾個交通錐與封鎖條,有位在附近開麵店的老闆說:「他住附近啊,常光顧我的店,看起來很正常啊!怎麼⋯⋯」,女子的房東也接受了記者的採訪:「我真的是很害怕啊,怎麼會這樣啊,也還好沒有死在房子裡,不然我那個⋯⋯」,房東國小三年級的兒子:「老師有時候會教我畫畫,有時候⋯⋯」,路人甲乙的回答:「太可怕了,樹怎麼會吃⋯⋯」路人丙丁的回答:「不可能是樹啦,一定是他想自殺,才把自己黏在⋯⋯」最後管區員警用沒看過鏡頭的緊張口氣嚴肅說著:「目前正在調查,請大家不要緊張,人民保母一定會⋯⋯」

然而沒多久,詭異的事情發生了,自從女子抱樹死去後,便也開始出現了抱著樟樹死去的女人,人數從最一開始的那名女子,突然成長成幾十人、幾百人、幾千人、幾萬人,死亡人數不斷持續上升,路邊的樟樹開始有三五個人貼在樹幹上無法分離,而森林裡的樟樹開始一棵棵都黏滿了環抱樹幹的人,任誰拔也拔不起來,不及抱樹者完全融入樟樹,馬上就會有新的人跑來緊緊抱著樹,有目擊者表示,他看到他們會瘋狂的抱住樟樹,一開始是不會死的,但他會緊緊貼著並且不停撫摸樹幹,如同極度渴求樟樹能同樣擁抱他一樣,可是實在看不出過程是如何融為一體的。

根據後來的研究報告顯示,抱樹死去的人在身份上大多數是單身的女性,有一少部分則為生理男性,當然也並非單身者就會抱樹死亡,但時常感到孤單的女性或部分生理男性,如果不小心太過於孤單,很有可能有一天就會莫名的與樟樹相擁而逝。

再過不久,一個神秘的網路組織「擁抱樟樹」浮上檯面,是有關於崇拜樟樹與人樹合一的教旨,這個組織聲稱,孤單的人只要找一棵可以環抱的樟樹相擁,並感受樟樹所給予的溫暖,不久後樟樹的樹皮會開始液入你的後背,如同你擁抱他一樣擁抱著你,你將會擁有這世界所有的愛,心中的孤單空虛會被滿足,最後與樟樹融為一體,成為樟樹與大自然的一部分。

由於死去的人太多,後來政府下令,所有能夠環抱著的樟樹都必須砍掉、銷毀、並且不得私自種植樟樹,也組織了一個部門加強單身者的心理輔導以及就業培訓,就怕再度有人因樟樹而死。

在政府發布一級國難後兩年內,全島內可以被環抱的樟樹,包括所有樟樹製品,椅子、柱子等皆被砍除並燒毀,另外,內政部消防署也發明了一套遏止人們抱樟樹死亡的應變SOP,只要看到有人抱著樟樹就會以強力水柱將人沖離樟樹,再進行後續醫療的補救流程。

政府下令砍樟樹不久後,植物學家也發現樟樹分泌出一種他們從未認識的氣體,極有可能是此氣體吸引單身者去抱樹死亡,而這項發現,讓政府認為這是在軍事方面的突破。

島內的性別比例一度非常不平衡,由於政府也擔心女性過於孤單,便在總統的行政命令下直接通過了修改民法一夫一妻制變成多夫多妻,在當時,全島上下因為抱樟樹自殺而動盪,也引起了各界組織團體的關注,宗教團體首先就劈頭痛斥政府暴力修改民法,有些團體則是認為應該要直接廢除婚姻制度,讓所有物種不論動植物都應該能夠彼此交融;護樹團體與環保團體則認為砍樹是破壞生態,而且將全部的樟樹砍除更會造成生態失衡;有部分的人則在現實生活中推行了「擁抱樟樹」這個組織的理念,並認為只有與樟樹交融才能夠擺脫人世間的苦難,但有更多聲浪則認為樟樹是危險的植物,不應該再出現。

三五年過去了,抱樟樹死亡的人數也隨著樟樹變少而逐漸趨緩,那幾年的動盪平息後,好似又回到過去正常生活般,相愛的人永遠都相愛。

— — — —

後記

寫完這篇短篇故事,不知為何心中有莫名的舒壓感,而且自己又反覆看了兩三遍,會拿樟樹當作主角其實是因為目前住處門口就有一棵樟樹,不知不覺也觀察了他一年,時常也會摸摸他的樹幹,偶爾也會抱抱他,想像他是另一個會給你溫度的對象。

樟樹的樹幹特別粗糙,看起來很像是由一片一片可以撕下來的表皮組合而成,但他其實就是樹幹而已,每每飛翔在渴望、慾望、幻想中的時候,因為找不到降落的地點,總是越發覺得生命的空虛不是一根肉棒插進來就可以滿足的事,更多沒有被滿足到的反而是內心渴望深深一個擁抱的溫度,且文中也充滿了我個人對於現實生活的不滿,如同我們的孤單、需求或各種慾望永遠只能在喧嘩的都市中被隱藏,我們因為害怕與樟樹擁抱,而繼續找一個人相愛著,故事沒有結局,他就像日子一樣會一直走下去,更多沒有說的就留給讀者自己想像,祝你早日找到一棵你的樟樹。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菜菜’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