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報導?


報導不能有立場嗎?

我不這麼認為,凡是書寫和發聲,必然是有做出選擇和立足某一點之上。所以很難自認為超然或超克一切立場——舉個例來說,當一個我們認為他是要為某些弱勢而發聲的報導出現,我們看到他採訪或講述了那些被迫遷的居民、看到他採訪了那些被打的學生、甚至是那些無法發聲的山林的時候,我們會要求他「平衡報導」,去採訪另外一方嗎?我們會認為他一定、必須要去講述他報導所要抗衡的那明確有某些詮釋權或特定資源的一方嗎?

我相信任何有良識的人應該都會同意沒有這個必要。

甚至也可以猜想,如果一個報導需要以此來做所謂的「平衡」,那這個報導還會和他原先所欲展現出的樣貌一樣嗎?這是可以假設的。當然可能一樣,也可能不一樣,但當他有明確的資源、明確的詮釋權的時候——噓,難道我們還真的以為這只發生在那些明確的邪惡的對象身上?像是旺中?


Verification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平衡報導」還重要嗎?是的,我認為當然還是重要,可是對其的強調與重視與其說要追求Balance(我其實不太懂這要怎麼Balance?並列嗎?這也許是其中一種作法吧,但這就是Balance嗎?),不如說是Verification,平衡報導的目的,我認為更多的是要確認現有的這些「證據」的真實性,因為我以為一則報導追求的理應是對其報導詮釋時所握有的證據能否指向的那個真相(Truth),而報導者對這件事有幾分把握。

我不覺得這種把握需要到百分之百,因為不可能在每件事情上都做出這種要求,但當下的資料夠不夠記者自己判斷與掌握七、八成,我認為那就足夠了。倘若真的不幸剩下的那兩、三成有其他事證的出現而令報導所陳述的「真相」有明顯的重大瑕疵,那時候再來談論如何道歉與修正即可。

所以,我認為報導的平衡應該是要追求有無其他事證指證原報導所描述的事實的真假,而非其中參與者的主觀詮釋。當然可以並列其中各方參與者的主觀詮釋並將其呈現在報導之中,但後者卻不是必要的。因為在做爭議性議題的時候,我相信常常會碰到參與者彼此的詮釋與資源不均的狀況,所以在這種狀況下要求對參與者「各方的採訪」並不能稱得上是好的平衡報導的作為,同時也容易成為影響報導內容及其所指事件真假判斷的原因。


所以,如果自詡追求深度與真相的非營利媒體,終究也跨不過人情(特定資源)這一關的話,臺灣的新聞媒體界大概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而這也不只是營利與生存的問題而已。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Arthur Chen, 阿瑟陳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