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阅读

2016年的阅读,从纠正开始,到纯真结束。纠正还是可以有很多的共鸣,中年危机和两代的关系,每每可以折射出自己尴尬的境遇。纯真看的是台湾的译本,第一次从头到尾看完一本繁体竖排的长篇小说,可能是版式和台湾腔调的原因,感觉总有些隔阂。

年底开始看加西亚·马尔克斯。从小部头开始。免去了记住巨长而相似的人名的烦恼。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是最佳, 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如同电影,苦妓回忆录就是老花花公子的最后一击了。

佛罗伦萨的神女,无与伦比的想象力,串起东西方的历史。相比之下,巨人的陨落就只能是通俗小说了。

今年还补读了不少经典小说。战争与和平是看了BBC的连续剧后不过瘾去读的。托尔斯泰真大师也。麦田里的守望者儿子到了读它的合适年龄,我如果二十年前读估计也就记得鸭子到哪里去了。

今年没读英文书,退步了。明年要读。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Michael’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