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功德有用的話,那功德高的地方,會收入比較高、社工比較多嗎?

行政院長賴清德說,拿薪水三萬,就當作在做功德。台灣人最愛做功德了,年初各種安太歲搶頭香,鬼月各種沖天炮大擺供品。那,然後呢?

其實筆者未來希望的研究興趣之一,就是從心理學分析宗教與參拜帶來的效果。但目前我聽過台灣的實證研究,大概就是數感實驗室這篇關於月老廟的吧!在沒有個體資料的情況下,也只好先拿中華民國統計網的縣市指標來亂做一通了。

要怎麼測量一個地方做多少功德呢?我想,一個縣市每一千人養多少個廟宇也許是一個指標,假如廟宇密度越高的地方,就代表該選區平均每個人工養更多廟,那功德指數應該也越高。那統計告訴我們甚麼呢?

第一,台灣廟較多的地方,家戶可支配所得也較少

X軸是2016年台灣各縣市每千人平均寺廟數,Y軸是各縣市家戶支配所得中位數,兩者間呈現了一個負相關的狀況(p<0.001)。做功德比較多的縣市,平均而言能支配的收入反而比較少,也許這就是院長說的拿收入換功德吧。

不過,從廟的數量跟縣市裡低收入戶的數量的分布來看,倒是沒有明顯的關係。(相關係數為正,但顯著性p=0.37)

z

第二,台灣廟較多的地方,社工人數沒有比較多。

這次的Y軸變成每千人有多少個社工人員。假如一個地方真的有支撐大量廟宇的大量功德文化,而功德又有助於社工,那我們應該會在廟比較多的地方找到比較多社工才對。然而,統計並沒有給我們這種趨勢。(嘉義縣社工人數倒是蠻突出的)。台灣的功德看來並沒有轉化成社工

甚至,一個縣市的廟宇數量跟那縣市的志工服務時數之間是沒有關係的:

一句話結論給已經end的人:台灣各縣市的功德數(用廟宇數來看)跟社工數沒甚麼關係,跟收入間甚至是負相關的關係。

(當然,這邊都只是相關,沒有想要測量因果關係的意思)

雖然從一開始就知道說甚麼拿功德來當藉口都是幹話,還花時間跑統計分析發文根本是肉包子打狗。但從政治科學的角度來說,這是有理論依據的:

為什麼窮人不會支持重分配政策呢?過去的研究就指出兩大因素:對未來升遷的期待(也就是美國夢)、以及對下輩子升遷的期待(也就是宗教的力量,投胎轉世)。這兩個因素在非常多的國家的量化研究結果都是被證明的。而所謂的功德,大概就是對未來投胎轉世的投資吧。但未來要投胎在哪,會不會跳票呢?

假如都要求做功德,那要求窮人做功德是讓它們更反對重分配,那要求富人做功德應該就會讓他們更支持重分配,而這種moderation的效果也是我最近一篇美國期刊論文在討論的,有興趣可以點進去看看: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49089X17300959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王宏恩@Duke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