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冠上閱覽注意的動物作品

ヤスミーン (茉莉)

看起來極凶惡的這部「YASUMIN」,網上暫時翻成「茉莉」(Jasmin)。目前在ニコニコ上有完整的連載。和封閉的人類社會不同,動物社會的種族階級明確且僵固,建立在食物鏈的鐵則之上,作為「食物」的草食動物沒有任何翻轉階級的機會,只能盡可能的用數量來延續基因的存亡,這部作品描述一個由獅群建立的封建王國,極盡所能的奴役階級比自己低下的動物,草食動物以勞力換取「不被當做食物」的資格,而小型的肉食動物也可以付出勞力換取固定的食物配給。被奴役的草食動物地位比奴隸還卑賤,即使不被獵食,也有可能因為好玩、礙事等各種原因,被肉食動物隨意的殺死。

因為不斷獵捕王國外的草食動物,肉食動物的味覺開始疲乏,王族-獅群漸漸開始追求「美味」的概念,不停的研究「美味」的吃法,甚至將捕獲而來的斑馬堆積在屍坑裡等待發酵產生不同的口感,而這一切在被奴役的蹬羚一族眼中卻是極為恐怖的地獄場景。

人類常常傳頌平等的理念。我們同意人類不應該奴役其他人類,我們認為當這樣的行為發生時要永遠「站在雞蛋那一邊」,而「人類的平等」只存在人類之間,帶著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傲慢,俯視著人類以外的「動物」們,當這部作品血淋淋的說出「站在雞蛋那一邊等於死」的生存法則時,我們能不能繼續堅持平等的說法呢?

我最近在讀家畜人鴨俘,我一直在暗自等待自己的價值觀到哪一個章節會逐漸被扭轉,接受麟一郎不是人的概念。但在那之前,我發現自己已經在邑司人的大量文獻介紹及說明之下,逐漸認識到鴨俘是一種長得像人類、但卻是一種能被人類使役的物種了,甚至對於邑司人不停創造的工業革命感到欣慰,「真的是很努力呢!」這樣的想法油然而生。當我感受到自己的變化,便了解到思想改革真正的力量,一旦提出假設,賦予二元化的定義,故事開始的時候階級便已經確立了。將這樣的思想體驗複製、轉化到2016的球面上,我們其實就在另一個故事架構下做一模一樣的事情,只是對象不叫鴨俘、不會說日文、長得不像人類,而且品種不只有一種,而是那些叫做「動物」的龐大基因庫。

YASUMIN (茉莉),和家畜人鴨俘一樣會給觀者帶來一種新穎的思想體驗,即使站在食物鏈頂端的人類對於其他物種的存亡想像力很有限,但動物的共存、動物的相噬、動物的道義、生命的循環,不應該受到專司剝奪的物種自我中心的想法而改變。很期待這部作品未來的表現呢!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莫逆係數’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