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ding Interpretation

It is my first time to be an interpreter at a marriage ceremony

上禮拜是我人生第一次,擔任一場大場的交替口譯(Consecutive Interpretation),在270 witness位的婚禮見證嘉賓下,我完成了這項偉大的任務。由於我的好朋友,嫁給一位來自法蘭西的外國人。在婚禮前,她很希望,我可以在她婚禮上,擔任伴娘和翻譯,好陪伴她完成這輩子人生的重要大事。看在我們四、五年的交情,我二話不說馬上答應。

Translation Notes

在好幾個月前,她就跟我告知:男方家長會特別從法國飛來台灣。因此,希望我可以在婚禮上輔佐他們。以上的簡短摘要,是男方的母親,在高雄Lees Hotel,所寫給祝福新人的感言。也是我在婚宴開始的前15分鐘,倉皇寫下的筆記。同時,男方父親也以幽默感性的口吻,寫下一張紙條,祝福這對佳人。

Interpreting for a French-Taiwanese Wedding

在進行Wedding Vows Interpretation時,我也遇到以下的困難,例如:
1. 當我在進行同步翻譯(中-英)時, 非英語系人士的口音。
2. 即使在口譯之前,已先行做筆記。當下(中-法)的臨場反應,以及講者的表情態度。都是我在進行同步口譯時,需要要跟進的。
3. 在無筆記的狀況下,因未有上下文、邏輯的先後順序。必須要隨時要配合講者,說出的任何一句話,這考驗當下的即使反應及翻譯技巧,是一項很大的挑戰以及經驗的累積。

Happy Ending

總而言之,我很開心,克服心理障礙。在一場盛大的婚禮下,完成我做為翻譯員的任務。這張照片是我們在婚禮結束時,跟遠到兒來的德國與法國嘉賓/w attendees from Germany and France拍大合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