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避孕藥神話:避孕藥副作用如何成為秘密

據世界衞生組織(WHO)統計,2015年全球範圍內,高達64%的已婚或同居育齡女性都在以某種方式避孕。女性的避孕方式中相對最方便無害的選項 — — 複合口服避孕藥,也必須每天定時服用才能完全有效,另外藥物可能導致痤瘡、乳房脹痛、體重增加、性慾降低等問題,甚至可能增加女性患上抑鬱症的機率。

關於女性口服避孕藥與憂鬱症之間的關係,在一則報導中[註1]表示,在一項由丹麥哥本哈根大學(UCPH)進行的大型研究指出,服用避孕藥的女性更容易患上抑鬱症,且在青少年女孩身上的影響尤其顯著。此外研究也發現,不只口服藥物有此影響,其他替代避孕措施,例如會釋放荷爾蒙的子宮內避孕器、避孕貼片及陰道避孕環等,甚至比起口服避孕藥者有更高的機率罹患抑鬱症。

針對上述哥本哈根研究裡的評論,許多人提出了質疑。 提出批評的學者認為,發現了避孕藥與抑鬱症之間「可能存在關連」,但報告並未證實避孕藥確實「直接導致」抑鬱症。

另一些人則認為這項研究的貢獻在於對於女性身體的認知,提出更進一步的資訊。在《讓避孕藥的副作用成為秘密》的報導中[註2],Grigg-Spall [註3]則認為數據方法值得讚揚,特別是研究中以憂鬱症藥物處方作為憂鬱症的衡量指標。「他們使用的是數據,而不是自我評量的量表。」且相信這份報導的浮現在於提供女性他們所需要的訊息,國家女性健康網絡的理事Cindy Pearson認為「這些訊息不應該因為擔心女性做錯決定,就對女性隱藏,」她說,「請相信只要給她們好的訊息,她們自己會做出好的決定。」

— — — — — — — — — — — — — — —

討論完女性和避孕藥、避孕方法的潛在副作用等相關報導後,我們來看針對男性的避孕方式[註4]:結紮可逆性低,只適合確定要永久避孕的男性。常見的安全套既能避孕,也有利於防止性感染疾病,但第1年使用的平均失敗率為14%,即使完美使用時失敗率仍然達3%。

關於男性避孕的相關研究一直在進行,常有新成果發表於各家學術雜誌;然而,這些科研成果要不然停留在動物實驗和臨床試驗階段,要不然已經被放棄。先前曾有男用避孕針的發明與試驗,初步臨床試驗有效率高達96%。不幸的是,在320位男性參與的臨床試驗裏,因為出現大量副作用 — — 包括輕度至中度肌肉疼痛、情緒障礙、痤瘡、性慾增強等,原本為期4年的臨床試驗,至第3年即被叫停。不過,超過75%參與測試男性表示,如果可以獲得避孕針,將會繼續使用該避孕方法。但研究結束後,有約5%測試者1年後的精子數量仍未恢復至參加測試前水準。

— — — — — — — — — — — — — — —

第一篇引用文章在最後提及「這項臨床測試停止的決定,也引發輿論風波,認為這是一種雙重標準,是對於男人的保護,而女人又接受了一次糟糕的性別歧視。」

小編認為單就此研究來說並不必然是性別歧視問題,而必須放在當代對於研究倫理和藥品副作用控管的要求來思考。因而,我們必須再重新檢視女性避孕藥、其生成歷史,以及為何避孕是由女性承擔的脈絡。

在《讓避孕藥的副作用成為秘密:一段關於種族與性別的歷史》[同註2]中爬梳了一段女性和醫生間的關於醫病關係、知情權、研究倫理的歷史。

二十世紀初最常見的避孕方法是子宮切除,避孕在美國多數州仍是違法的。這次的主角是賀爾蒙避孕四個先鋒中的兩位:天主教婦科醫師 John Rock,以及生物學家 Gregory Pincus。大約在1950年間,在麻州執業的Rock醫生在未告知藥物是用以防止懷孕的情形下,讓病人成為藥物受試者。後來很多女性退出了試驗,原因是她們無法忍受藥物的副作用:腹脹、血塊、和情緒變化。

而後,實驗轉向波多黎各。當時波多黎各正因為優生學運動關注人口過多的問題,島上沒有避孕限制,墮胎也是合法的,產後結紮在許多未經婦女同意、也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大量施行。因此 Pincus 和 Rock 推測他們應該可以在波多黎各找到數量足夠、順從度也足夠的受試者。

再度,受試女性無法忍受藥物副作用,他們開始尋找能夠強迫參與的女性。於是麻州一間精神療養院的女性被報名進入試驗。聖胡安醫學院的女性學生被告知,她們必須參加一個臨床試驗,否則會退學。再次,這些女性仍然沒有被告知藥丸的作用,而是要她們安靜,吃藥,接受頻繁的侵入性檢查。

最終,波多黎各Edris Rice-Wray醫生和當地住家計畫的社工合作,以家戶拜訪的方式,向人們解釋這種每日服用的藥丸可以避免懷孕。一旦知道藥物的作用,上百名女性湧入報名。然而這些女性仍沒有被告知她們參與了一個臨床試驗,也不知道治療是實驗性的。

二十世紀初最常見的避孕方法是子宮切除,避孕在美國多數州仍是違法的。這次的主角是賀爾蒙避孕四個先鋒中的兩位:天主教婦科醫師 John Rock,以及生物學家 Gregory Pincus。他們先後在麻州、波多黎各等地,或柔性或強迫找到女性病人參與試驗,在未告知藥物是用以防止懷孕的情形下,讓病人成為避孕藥受試者。而開始進行之後,有相當多女性退出了試驗,原因是她們無法忍受藥物的副作用:腹脹、血塊、和情緒變化。

後來,波多黎各Edris Rice-Wray醫生和當地住家計畫的社工合作,以家戶拜訪的方式,向人們解釋這種每日服用的藥丸可以避免懷孕。一旦知道藥物的作用,上百名女性湧入報名。然而這些女性仍沒有被告知她們參與了一個臨床試驗,也不知道治療是實驗性的。

研究結束後,Rice-Wray 醫師告訴 Rock 與 Pincus,這顆藥丸對避孕百分之百的有效。不過,其中 17% 的參與者有副作用:噁心、頭暈、頭痛、胃痛、和嘔吐。三名女性在研究期間死亡,沒有驗屍確認是否因為參與試驗所致。Rice-Wray 醫師總結認為,從給波多黎各女性用藥的方式還有劑量上來看,藥物有「太多一般人難以接受的副作用」。但這個結論卻沒有阻止藥廠 G.D. Searle & Co. 以相同配方釋出第一版的藥物 Enovid。

話說回來,其實Pincus 一夥人最初是想針對男性研究賀爾蒙避孕法。Grigg-Spall表示:「藥物被男性拒絕了,因為太多的副作用,包括睪丸收縮。」當時認為女人比男人更能忍耐副作用,畢竟男人需要好一點的生活品質。

— — — — — — — — — — — — — — —

這一系列關於避孕藥、副作用和女性對於自身身體的知之權,是正在逐漸成形(becoming)的議題。其值得關注的點並不單純只是這些科學論文的指涉是否為「真」,數據形成的過程是否合理、女性與憂鬱症的指涉是否直接相關。而是藉由這一系列關於性、女性避孕措施的潛在副作用的科學討論,首先,讓女性對於自己的身體,以及自己身體針對不同可能避孕措施所可能的反應有基本的認知 — — 這樣的認知仍然很大一部分仰賴科學論文的提出。

進而,拆解避孕藥潛在副作用/女性本質論的黑箱。首先,許多青春期少女,即便還沒有開始性生活,便因爲青春痘、經痛或一般性的預防措施開始吃口服避孕藥。「吃藥被看成很基本的事。像成年禮。」Grigg-Spall說道。

這些已經被我們所認識的、彷彿像是日常生活一樣的事情,必須被拆解,因事物是在一連串的實現過程中,成為被具體化的、被固定的「事實」。關於避孕藥的生成,以及後續避孕藥副作用的解碼,拆解了原先避孕藥作為最方便無害的選項的神話,以及避孕藥必須由女性來服用這個既成事實。

再者,女性患上抑鬱症的機率是男性的2倍,這傾向被解釋成「雌激素及黃體激素的波動」。也就是,原因被簡化成 — 生物女性本質(biological femaleness)。這樣的討論方式,因而將女性患上憂鬱症的原因,怪罪於他們「生為女人」;這些論文的浮現,呈現出的是對於女性患憂鬱症,其可能因素的更多不同的思考,單一的本質或單一的建構論都已不能夠再滿足我們對於這項議題的需求。需要更多的討論、需要更多奠基於此的脈絡爬梳,不論是科學界應該開始重視女性避孕經驗、更多對於賀爾蒙避孕影響的研究、對於男性避孕方式可能的改善,或是對於其他女性避孕方式(子宮內避孕器、避孕貼片、陰道避孕環等)的生產過程和後續效應的爬梳。以及,再度回應到這是個逐漸成形的問題意識,這個問題意識旨在拆解女性對於自我身體、情緒的困惑,和女性必須為男性承擔避孕責任的事實。

引用文章:

[註1]端傳媒《研究發現女性服用避孕藥,可能更易患上抑鬱症》,資料來源: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004-dailynews-contraception-depression/

[註2]STS多重奏《讓避孕藥的副作用成為秘密:一段關於種族與性別的歷史》,資料來源:http://stssonata.blogspot.tw/2016/12/sts_16.html。其翻譯文章為:Squires, Bethy (2016).The Racist and Sexist History of Keeping BirthControl Side Effects Secret, VICE.

[註3]

Holly Grigg-Spall,著有《美化避孕藥:我們如何對荷爾蒙避孕著迷》,2013

(英:Sweetening the Pill: or How We Got Hooked on Hormonal Birth Control)

[註4]端傳媒《我們仍然沒有男士避孕良方,但這並非因為男人是懦夫》,資料來源: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417-dailynews-male-contraceptive/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