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私協力優化醫療防災對策-救急救難一站通

【專家會議】

會議主題:緊急資訊創新治理之生態規劃

日期:2018年09月14日(五)

時間:14:00~17:00

地點: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第二會議室

會議內容(以下人員職稱省略):

陳昭文:今日就依上次在107年6月29日討論的結果做延伸的議題討論。先請 各位專家自我介紹。

郭展維:先更正我的職稱,在急診醫學會緊急醫療救護委員會已卸任,目前是急診科醫師。之前TEMSIS的計畫是幫消防署做的,欄位有救護紀錄表加上我們建議的項目,與張力中先生共同合作,這個計畫只有五個月,就要將美國十年做的事情做出一個版本。當時做一半時,衛福部表示災難系統也想做類似的,故也幫忙協助,但因為本來就有EMS系統,兩個系統非常像。後來兩個單位的觀點有些變化,期間分分合合,直到最近是合作的狀態,所以大家的聲音非常重要,今天是個很好的機會,我們就繼續講,大家要多溝通,不只是我們醫療端,還要有各界的專家集合起來。像我們學會的教育委員會,不只是醫師,還有請教育專家一起合作,使用一些科技的方式,可以將學生的能力評估出來,也可以了解哪個章節學生沒有聽懂,這些都可以用電子的方式來進行,所以這跟我們今天的議題也有關係。我們做品管,收集這些資料是長期的,如果可以每天自動化做出一些報表,就可以產生品管的資料,隨時監測,其實這都是連貫的。

劉嘉凱:我在緊急醫療是圈外人,可以提供一些圈外的觀點。我主要是資料分析以及管理顧問的經驗,所以我看事情都是用結果面來看,解決問題是要怎樣的結果?而不是從第一線的角度開始下手。所以是從大老闆的問題到第一線打仗士兵的問題一起看,整個串起來,大家有不同的層次要達到標準,這些目標要怎麼做?可能是用資料分析或流程的改造,過程中大家的誘因要溝通,要達到一致、要有共識。以這個脈絡來看,我們跟高雄與一些單位有很多合作的經驗,我看到的從技術面來講,今天可以稱做是資料治理的問題,但資料治理有些人會誤會為資料管理,以為是IT的問題,其實是將資料整理好,所以可以拿來做政府業務,拿來應用。像今日緊急醫療為案例,最常見的問題第一個是技術面問題,如資料交換、資料格式、個資保護、法規問題等等。再來就是溝通的問題,很多需要跨單位,如在地方有衛生局與消防局,到中央有衛福部醫事司與內政部消防署,還有NCDR這樣的單位,這個問題要怎麼溝通?誰要招開溝通?在國外比較理想的做法是成立一個stewardship,那我們可以成立一個資料治理委員會的概念,這個委員會的成員,就是圈內各個層級的利害關係人,以及圈外各領域如學界或業界有經驗的人士一起組成。這個委員會的決議是有執行力,而且是有全面性的。這樣他的角度看問題是從國家的角度來看,而非單一單位的角度。如果說有這樣一個委員會或機制,我們現在這些問題三個小時一定討論不完,那可以利用這個機制,排出三年的藍圖,按圖索驥,排出階段性任務。我認為建立這樣的機制對長期來說會比較有用,才能解決任何的問題。

陳昭文:謝謝嘉凱!我們的目標就是要畫藍圖,要在短時間凝聚出共識,不是在第一次就能克竟全功,所以會希望用累積性的,累積經驗與看法變成一個洞見,洞見要經過幾次的淬煉之後,才會變得比較具體。可能大家都會有很多的想像,所以我們會需要有許多domain knowledge的人一起進來,很謝謝今日我們已經畫出很高的envision,接下來要討論如何落地?在實務上要怎麼執行?接下來的一年、三年、五年,要帶領大家如何做?這是個很重要的議題。

張力中:剛從美國參加NESIS大會回來,等等有機會可以跟大家分享美國的制度,也許可以激發大家的想法,好的東西我們可以學習。

陳昭文:太好了,有最好的經驗來分享,我們可以客製化、本土化。另外麗霜股長與宇婕是由高雄市衛生局長官,我們接下來實境要淬煉的戰場大部份會是在高雄開始做。

顏麗霜:我們一直都跟著陳醫師的腳步前進,也一起學習資料重整等等方法,也很期待再繼續跟著陳醫師、消防局一起前進!

陳昭文:剛剛有聽到朋友說在高雄比較難得是可以一起坐下來一起好好談,而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是因為我們要凝聚一個目標,所以今天要拜託公務端、實務端、專業端、研究端多給我們一些建議。

朱基銘:在高雄的一場交流會議,看到消防與急診資料交換間的問題,讓我想到這個資料在很多法人機構,都會有一個處理資料的地方,我們叫資管或是資訊服務。剛剛嘉凱講的資料治理,那中華民國行政院的資料中心在哪裡?包含資料收集、處理、流轉、決策這樣一個運作方式的機構在哪裡?乍看之下似乎摸不著,其實是散在各部會裡面,比如說財政部的財政資訊中心、衛福部也有資訊處、健保處也有資訊組等等,行政院也需要一個資訊中樞,就像機構的腦部,神經系統可以感知各部會政策施行狀況並且回饋作為持續或變革施政的依據。後來跟唐鳳政委聊,有一個類似的機構,就是主計總處。主計總處大多是公布財政,而以人類演化的歷史來看,財政的發展相對於健康醫療的確比較悠久或成[a]熟、分化也比較細緻。現代衛[b]生醫療資訊的流轉或科技應進步到資安、隱私、資料間流轉正確性、有效性或回饋決策[c]等。在今天討論的第一個議題,建立生態的願景跟系統設計,應該就是公私協作。直白的說現況是公部門衛生醫療資料的流通不是很方便,所以為了更有效率的衛生施政,衛生醫療是不是也要有個健康資料加值中心?不應只滿足於現狀衛福部統計處的資料,特別是這些資料並非是即時的,是衛生記錄和串接其他部會的靜態資料。而人們是想要即時的衛生醫療資料服務,就體制上得調整機關及其間的狀態。台灣有許多使用健保資料產出的的論文,這樣的健康醫療資料的即時流轉,也應有所機制,制度面的問題很重要。剛跟李祥豪技術長聊到,很多單位也跟他要FHIR,但沒有一個機關公告說要統一使用FHIR標準。我們期待可以成立一個法人,專責來研議及運作這樣的一個系統設計,這個系統包含科技系統、標準、跨單位的資料嫁接。

陳龍生:因之前有些機會,與陳昭文主任聊到一些關於急診資料整合的事情,這應該是一個可以成就的事情,先不管是公或私部門,知道一些方法來突破,就可以讓彼此來合作。

陳昭文:每個單位都有powerful的零件,我們就是要找出這些powerful的零件。

張子瑩:我是災防中心,會拜訪陳昭文主任是主要是推EDXL。災防中心是協助中央應變中心的一個主要幕僚,在莫拉克颱風過後收到的一個的任務,就是要整合各部會的資料給指揮官做決策。而這些資料很多,從民國102年的災害示警開始,就依循國際標準CAP格式。示警系統推到現在,也是跨很多單位,比如氣象是交通部、土石流是農委會、水災是經濟部、交通封閉屬於交通部,就必須協調各部會要用同一個資料標準來發佈,後來也很欣慰示確實這些資料開放後有做後續的應用。配合現在的前瞻基礎計畫,希望更廣大做緊急資料交換,如救災資源、醫療、災情。而我們想說先做醫療,覺得醫療只有衛福部單一單位,才發現這是個無底洞,還要請大家一起協助。

劉致灝:之前協助情資的蒐證以協助災情決策的判斷,如果資訊能透過一個標準,而有效的整合,對於整個應變中心、指揮系統是個相當有幫助的。故此開始對於標準有所研究,看到EDXL是國際標準,很適合災情的資料格式使用。現在要開始做醫療的部份,也想請教各位如何將災情與醫療做緊密的結合,甚至是創新的應用。

蔣佳峰:我目前是做災防中心EDXL的承辦人,了解災情與醫療有不同的標準,也需要去溝通,目的是整合統一格式,這是個大工程,希望彼此互相合作,透過統一標準,跨單位使用,減少負擔,帶來更大的效益。

黃上銘:我是中華電信研究院,主要協助災防中心開發EDXL交換系統。

潘彥谷:我是中華電信研究院,配合國災中心執行EDXL交換系統,希望國際標準的導入,可以加速醫療資訊的交換。

許廣智:從大約民國98年開始就有發展緊急救護到院前的訊息通報,後來全國各地逐漸發展救護紀錄的電子化, 而消防救護端這邊,也希望能將救護資料與醫院介接,更希望可以收到緊急救護傷病患到院後的回饋資料,因為得知救護處置確實改善患者的預後等,對於救護人員來說是個相當大鼓勵。

謝尚霖:我是急診醫師,目前也在消防局擔任醫療指導醫師。因為這個關係,透過消防,讓我跟到院前緊急救護產生了連結,產生更多合作的機會。今天這個會議很有趣,因為消防的三大任務就是:防災、搶救、緊急救護。透過消防這個介面,把緊急醫療跟防災救難這些工作給連結在一起,而有今天我們所希望討論及整合需求的這個平台。我認為要促進系統整合有幾個重點,就是要將資料標準化,資料才能跨單位、跨機構傳遞;而透過這些資料的蒐集,彼此不同單位間才能做比較、甚至去要求品質的改善或做出更好的決策。透過增加資料的inter-operability的方式,促進各單位之間的合作、讓緊急救難應變系統能更加有效率。

柯昭穎:過去主要是OHCA登錄系統的設計者與維護者,OHCA是小型的模型,橫跨消防、衛生管理與醫療端,目前有八個縣市在使用。如果在中央沒有一個統合性的建立,各縣市就會跑得比中央快,但因為中央沒有協助,各縣市的預算就會受到限制。Policy decision maker的決策會影響資訊的開放與流通。在這邊看到有一定的人、固定的單位,比如說NCDR對於國家從防災與緊急醫療的持續關注,讓我看到一個很好的環境,有各方的stakeholder從不同的角度拓展這樣的概念。

林建興:本身從民國89年開始,就陸續參與各縣市119救災救護指揮派遣系統建置,從過去119與各醫療相關單位要做資料的交換,是個很難突破的高牆。直到民國105年協助高雄市消防局進行119系統4年提升計畫案,於今年度開始導入救護紀錄電子化APP系統建置,剛好有契機可以一起合作,將醫療EOMC滿載、KAMERA壅塞燈號做連結,讓EMT同仁透過平板,就可以看到即時資料。EMT也可以在透過平板,將現場狀況、病人資訊等資料傳到醫院。當病人送到了醫院,醫院可以使用PDF格式下載救護資料,或是透過TEMSIS格式將電子資料拋轉給醫院,未來更希望可以做到將醫院端的資料回饋到救護端。在高雄市個很特別的經驗,醫療端跟消防端可以一起合作,希望也能繼續深化、繼續執行。

陳昭文:黑客松的結論是:得獎只是開始,結案還是要繼續做。

李祥豪:我是參與總統盃零時差隊,我們的專案是使用FHIR來整合電子病歷交換中心(CDR2標準)與健保署(CSV檔案)的資料,唐鳳政委非常稱讚我們,竟然台灣有人用標準在做這些事情。過去在推標準的時候,都會遇到政府長官說不用標準也可以做事,而我們的觀點是透過與國際接軌的統一標準,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讓台灣走出去,讓世界走進來。

陳昭文:今天有兩個議題要討論,上次我們討論後分五個重要階段來逐步推動:1.建立生態願景與系統設計、2.跨構面資訊標準化與整合、3.資料隱私、安全性、與公眾揭露之評估、4.資訊系統的動線設計與互惠導入實務、5.資料策展、分析與報告。第一個議題是要建立生態願景與系統設計,有夥伴就說第一點與第四點是會牽涉在一起,當規劃的生態如果user用不到,那就沒用了,在此希望大家可以提出紮實的意見。第二個議題是跨構面資訊整合,現在有很多資訊平台,但沒有定義清楚或是資料無法流通,造成很大的困擾。如果我們可以先把藍圖規劃好,每個構面將要做的目標訂出來,期待各單位可以將資料一起接上,而非空轉。

議題一、建立生態願景與系統設計:請盤點出潛在機會與可行方案,思考如何讓政府與民間之公私協力共同參與?

議題二、跨構面資訊標準化與整合:目前針對應變緊急資訊的格式標準已有TEMSIS、HL7、FHIR、ICD、及EDXL等,如何在兼顧不同構面需求時,找出資料之共通結構、定義與標準,使資料互通性及活用最佳化?

張力中:如果我們只有一點點時間,不要讓火苗熄滅,之前有設計過藍圖,這個藍圖是個迴圈,意思是要不斷更新。建議要解決第一個議題,那就是建立委員會,一開始錢不用多,而是需要持續發酵,在某種程度的時候,就會成熟。有遠見的先行者,會願意加入。美國NEMSIS有一個中心指導委員會,也是先找stakeholder,而台灣這邊也可以仿照,先組一個委員會,邀請線上指導醫師、實務上有做品管的縣市相關機關(救護科)、有實務經驗的EMT-P、資訊專家、資料科學家、主管機關以及建置系統的廠商等,美國會將廠商納進來,主要是可以一併討論,而主管機關所扮演的角色是主要資金的提供者。另外可以參考NASEMSO(https://www.nasemso.org/)裡面有Data Managers Council,他們固定每個月線上會議,每次開會都會有記錄,網路上可以看到agenda與minutes,我們也可以拿來做參考。而剛所提的這個委員會主要的功能,是要思考接下來的發展,而生態的計畫,政府應該可以提供一筆錢,來支持計畫的運作。而在小型的實驗型計畫,公私可以一起協力,當做得不錯時,也許政府就會願意投入資金。這樣的好處是政府不用擔心一次花太多錢,未來發展也會比較穩定。在大的國家(如北歐)都用花錢買系統,好處是快速;而我們沒有這麼多錢,則可以用學習的方式來改良系統,對方也很歡迎我們去學習。美國一年收3000萬筆資料,而team人員組成只有8位:一位架構師、幾位是做連繫溝通、幾位是與州政府協調溝通與負責簽約、一位主要做試運轉測試的人員,每年的經費是500萬/美金,而花最多錢的地方是資料分析,主要做資料應用、與外部資料結合、建立前瞻性圖表,這些資料認可後就會對外公布,當大家將資料傳到一個系統,可以得到回饋,就此產生正向循環。這也符合黑客的精神「同一件事不要重複做,而是交給一個厲害的人,做到最專精」。美國2016年收到2900萬筆資料,只要是學術組織都可以申請資料來做研究。

陳昭文:美國的狀況也許台灣無法全面執行,但我們本土調適後應該可行。我在美國看到醫院端的部份,醫院端除了將品管資料放到儀表板供大家看外,也可以透過申請獲取資,我們也可以想想如何促進資料的活用,降低申請資料的門檻。

郭展維:院外發病後,通知119,目前119有線上判斷是否OHCA,如果是OHCA則會多派人力,非OHCA就可以多問幾個重點,以資訊來說救護紀錄表沒有記錄這些資料,但TEMSIS已經有將這些資料加進去,所以未來可以從現場出勤回饋到派遣,讓派遣的protocol更好,這是第一個loop。目前急救責任醫院分三級:重度、中度及一般級,EMS後送原則是「就近適當」,而「適當」沒有定義,需要更多的資料來證明,從現場到急診形成第二個loop。第三個loop是預防,目前是疾管局與國健署。

陳昭文:從參與黑客松到後續接洽健保署的經驗,會發現一個大loop下還有許多小loop,當這個過程中,在這些資料機關拋轉時,要用甚麼樣的方式?是請這些機關先取得共識,用統一格式交換?還是交給法人機構或某地方來轉換資料?

朱基銘:行政院底下應可以成立一個部,類似統計資訊部的功能,專門處理即時資料或固定每年、每季、每月的報表。衛福部有統計處,但資料只進不出,要取得資料就非常耗時耗錢,也許可以成立法人,如國家衛生醫療資料科技中心法人,主持做交換資料。

陳昭文:我們過去的經驗是以計畫的方式,邀請公部門一起來參與,在整合的架構下用簽保密協定的方式取得資料。短時間沒有電子治理的可行單位出來時,就是請這些單位一起來參與,透過適當授權來使用。像外傷登錄資料,國健署、衛福部等等都有在做,那為何不框在一起?

陳龍生:公部門跨單位在串接資料時也會遇到此困難,撇除本位主義,即使兩邊都有意願,但彼此的法治部門不會有意願,要如何引用一個可用的法條讓自家單位資料可以授權與其他部門共同分析?如果有適當的政策、法規支持,對公部門來說是個很大的助益。而剛提到若是要在行政院底下組委員會,他就不是執行單位,而是政策擬定、法規導向、標準定義的單位,實際執行要在縣市層級,這樣會比較好執行。公部門都知道跨單位會有加成效果,只是目前沒有政策或法規可依循。

劉嘉凱:在台灣有幾個地方開始討論這個問題,設法建立一個規範,例如台北市以跨局處資料交換的準則與作業規範,業務單位與法治單位一起找到可以操作的模型。在國外已經有框架,也還沒有作業準則,例如英國,在中央設有一個單位,設定框架,這個框架式可被執行的,而也有SOP讓資料是可以被申請使用的。當外界有所質疑時,就可以提出是依循準則來執行。而個資與隱私常混為一談,個資有法規,隱私則是社會倫理共識。

趙恩:分享參與國發會所舉辦的政府電子治理策略管理訓練課程,這個課程的參與者為60為中高階政府官員,在這裡簡潔分享這群學員的看法。大家認為電子政府的困境前三名依序為「政府機關橫向與跨整合不足」、「法規問題,授權不合時宜、資訊公開法、機關認知落差」、「民粹治國以及回應性不足」。而以第一名困境的解決方式為「建立交流溝通管道」、「拉高主政層級協調」、「有統合協調主責人員」。

陳昭文:從此看來,可以更瞭解要如何讓長官buy in。小總結剛剛的討論:1.需要有更power的polity介入、2.有power的connector出現、3.多元的參與,並找出每個單位的right person以便溝通。以黑客松的這個狀況,請問國災中心是否有潛在的共構機會或方案?

張子瑩:溝通平台一定要存在,才有辦法引入新的東西進來。一定要有跨單位、跨公私的溝通平台。而這樣的平台存在是由獨立的法人或是部會主持?我認為部會通常會陷入自己的思考,而像科技部災害防治委員會的專家諮詢會,召集人為科技部部長,其成員有專家學者、三級部會首長、NGO代表與私部門代表,這樣有制度化的溝通平台,而且可以直接在災害防救會報對院長作建議。如此民間新的觀念就可以放進來,再由高階人員來推動。

詹大千:之前當時的行政院長就有在談各部會資料庫連結的問題,認為應該是科技部底下的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來承接。政府部門害怕失敗,相較於私部門或學術單位,他們就可以多嘗試。當私部門做得時機成熟了,公部門要承接時,透過資料交換格式,就可以拋轉,但要雙向回饋,形成良好的生態系。標準與技術都好解決,主要是open mind。而在個資的法條的問題也需要有配套措施。另一個就是incentive也很重要,在不同部門要讓其貢獻資料,就必須要有誘因。而committee要制訂的是大原則,比如交換資料的規範、頻率,而細節的部份交由下面的執行單位去作。當個別單位的資訊能力不一時,民間協力的部份就可以當轉接頭的角色。

李祥豪:公部門是多頭馬車,有預算就建立許多系統,因此問題就此產生了,比如系統間的資料如何互通?如何介接?如何交換?參考國外的作法,美國ONC、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等,大概在2005年左右各國即建立長期的醫療領域的組織單位,這些單位每十年就公告一次Roadmap,對於國家的標準採用與制訂發揮了相當大的貢獻。美國ONC在2015年發佈一個十年計畫,希望在2025年實現可互操作,這已經是資訊系統的第三層次。第一層次是資料交換格式。現在跟醫院談都是以月為單位的頻率,2025年要進展到以秒為介接單位,這個台灣還一直沒有談到。FHIR雖然在台灣比較少見,但在美國已有超過50%的廠商在使用,APPLE在IOS也是用FHIR介接,觀察下來,顯示FHIR是最佳的候選人。在台灣, 建議由官方或半官方成立長期標準責任組織制訂Roadmap。

柯昭穎:請問EDXL與FHIR間的比較?

李祥豪:FHIR對於CSV、XML、PDF都可以作資料交換,使用在TEMSIS的欄位資料都可以對應上。

陳虹蓉:EDXL屬於緊急應變的標準在應用上相當廣泛。對於事件簿交換、緊急醫療資訊交換、指揮調度資訊交換、病人或災民地點資訊交換都可使用。個人認為不一定要將醫療體系的標準訂為EDXL,而EDXL只要依循所訂的標準再介接到災難系統即可。

陳昭文:接下來我們就會想知道接下來這些資料是否有所謂的「字典」可以查詢?或各個格式間有固定的對口查詢?資料產生時是否有共振?以及資料的可用性與可信賴性。

柯昭穎:在各種語言中,系統如何對話?

李祥豪:FHIR對HL7等等都已經可以mapping,目前沒有專門的work group在做TEMSIS的mapping,但我們初步有對過,大部份可以對上,而EDXL還沒有全面對應過。

陳昭文:這就分成病人端與機構端的資料,這兩邊要整合一起。機構端的資料會有特殊疾病服務的種類與時段,例如心導管處置能力只有在平日的上班時段,這就需要加註。而評鑑所呈現的資料與實際的狀況可能會有落差,在資料讀取時,就必須評估其可信任與可使用的程度。

陳龍生:請問兩個問題:1.XML可以轉JSON,而剛剛所說的幾個格式,是否也可以開發類似互轉的程式?2.資料檢核的機制?

劉嘉凱:以業界的觀點來回應關於異值資料要整合、檢核或建立標準的這個問題,通常會有兩個作法:1.要定義討論的範疇有多大?例如到院前、到院後、救災等等,看似有交集又像是聯集,這必須有邊界,才能聚焦。2.每個子領域的資料標準,是要全盤清點其作業標準與生命週期?或是只處理交集的部份?這是兩個不同的需求,必須先釐清。再者,專業領域的部份,像是TEMSIS可以參考NEMSIS,而資料交換則有MDM (master data management)的概念,先決定好要交換的資料,再盤點出兩個資料庫間的關連。

陳昭文:當資料越開放,data OID就會越亂,而剛說的JSON或XML等等的轉換,我想data hero應該都有解方可以處理。另外一個很重要的是,很多資料只管不理,只是一直收資料,平時沒有檢核的機制,或是定時的管理回饋,常在臨床實務上稽核時才發現有問題。建議平時可透過資料自動化,建立data OID,有防呆機制後,會減少錯誤資料的傳輸。

張力中:NEMSIS是獨立的系統,且其生態系已成熟,所以沒有FHIR或其他的資料格式。檢查資料的方式有兩層次,使用schema檢查這個欄位有的coding有哪些,或是用邏輯性來判斷。當資料submit時,data quality就會自動檢查,data manager即可查閱上傳資料的品質如何。

朱基銘:關於標準並不一定要擇一,而可以統合標準,讓標準間可以溝通。而關於醫療衛生的標準是衛福部還是經濟部標準局來制訂?關於美國對於標準的buy in、制訂、佈署的專責運作機構是 ONC HealthIT (The Office of the National Coordinator for Health Information Technology),網站上有公告FHIR是可用的標準,而 TEMSIS 或 EDXL 應該可以對應到 FHIR 的資料結構。資料交換標準應該還是要先立足於建立良好的體制和系統設計。

吳亦軒:同件事有不同處理的系統時,這該如何整合?唐鳳政委說「在不影響現行的狀態下加上去,是使用者最容易接受的。」剛說的這些資料都屬於生命資訊,都是異值性的資料,要如何整合,會是一個問題。另一個是法律層面的問題。今年歐盟制訂GDPR(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的法條,裡面有三個比較特別的規定:1.被遺忘權,指資料提供者可要求將已提供的資料可刪除之、2.資料可攜權,在不同服務業者之間,具有自由搬動個資的權利3.個資自動化決策反對權,指避免演算法的歧視。目前台灣的法規仍有許多問題,尚可再繼續討論。

陳昭文:在此調查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假設要談這些背景與系統設計的時候,是要找公因數還是公約數?就是要將所有的影響都納進來?還是將把目前看到的地方先做好,之後再一步步來?投票結果6:12。接續第二個問題,如果要開始展開小而美,再慢慢延伸下去的過程,要成立的架構是如何?

劉嘉凱:剛比較多人認為是小範圍的,那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何挑這個小範圍?挑選的標準要先討論,比如說急迫性的問題或以專家的專長優先執行?接著就可以框出委員會組成的方式。

陳昭文:以此看來,TEMSIS是屬於緊急的這一塊,是必要納進來。FHIR是病人的歷史觀,EDXL是國災,而國建署或中研院後續的研究則屬於預防。接下來我們要定義這個「小」範圍,是要以黑客松的生態鏈來看,EMS與醫院端先作?還是要將EMS與醫院端以外的也納進來?投票結果2:10。這個會議接下來就是成立一個work group,收斂議題與定期討論。

柯昭穎:請教美國HIPPA(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的權責單位與目前的進展如何?

朱基銘:歐盟有 GDPR,台灣對應的應該是國家發展委員會個人資料保護專案辦公室。歐盟規定 廠商需要符合 GDPR。 目前最年輕的數位衛生法案是德國的 E-Health Gesetz 應該是與 GDPR 較接軌的目前最年輕電子衛生立法我們國家的衛生醫療資訊體制或可參照、https://translate.googleusercontent.com/translate_c?depth=1&hl=zh-TW&nv=1&rurl=translate.google.com.tw&sl=auto&sp=nmt4&tl=en&u=https://de.m.wikipedia.org/wiki/E-Health-Gesetz&xid=17259,1500001,15700002,15700019,15700122,15700124,15700149,15700186,15700190,15700201,15700214&usg=ALkJrhih-EpowUJQETrk8Xs0nU-TwZFeNA

陳昭文:關於法規的部份,我們之後可以再請專家回饋。我們創造了溝通平台,這個平台主要讓大家針對這些議題來討論,之後持續推動時,希望有各領域專家與有興趣的人在軌道上繼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