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怎麽樣?

結束印度之旅回到馬來西亞的幾個星期間,不少朋友見面時的第一句問候不是“印度好玩嗎?”, 就是 “印度危險嗎?”
印度那麽大,我想如果只用途中個別經歷去斷定的話,也只能拿到一個以偏概全的不完整答案。七天内我游走了三個縣市五個地區,到過新德里這樣的首都大城,也到過普什卡這樣的安謐小鎮。

這趟印度之旅我必須説我幾乎沒有感受到所謂的 “危險”,取而代之的,是無法轉換成文字的溫暖和熱情。
但這個説法在新德里是不完全成立的,至少對我而言。爲什麽?


新德里(New Delhi)

新德里是我在印度的最後一站。
剛抵達新德里,我先利用捷運環繞這座城市,隔著車窗去感受這座城市的氛圍。一路上列車穿過熱鬧商圈,也從貧民區呼嘯而過。
因爲軌道建得高,經過貧民區時我透過車窗往下看時,會看到一群又一群光著身子的小孩,站在光禿禿的泥土上,圍繞著他們的是簡陋又破舊的房子。似乎每當有一班列車開過,他們就會不約而同的擡起頭,望著飛馳的列車。
我看著他們,他們看不到我。
他們看到的,或許只有自己的生活環境和這座城市發展的差距吧。

在新德里其中一個捷運轉換站裏,我搞不懂指示牌和方向,於是走向鐵軌邊值班的警衛問:“May I know how can I take the train to Karol Bagh?”
他看了我兩秒後開口,説了一段我聽不懂的話。
我又問了一次,得到同樣的答案。
 
“English please?” 我要求說。
這次得到的回答不一樣了,
“No, Hindu worldwide.” 他説。
原來他剛剛是在用當地語言回答我啊!
ok,fine.” 我點了點頭後離開。
或許是他剛好心情不好,也或許是他對這座城市日益暴增的外來游客感到厭煩。
當下的我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覺得他既然那麽堅持,最後卻還是用英語説了
“Hindu worldwide”,不堅定的立場讓我覺得我好像贏了,哈哈

當然這只是旅途中的一個例外,我在印度也認識了很多很不錯的朋友。

我相信自己去旅行,
只要能夠敢開口,就能交到好朋友!(單押x1)

正在維修的 Red Fort Jama Masjid 前這位灰衣伙子當衆提供掏耳屎服務 ;在新德里看了一場沒有字幕的寶萊塢電影—Sanju

新德里的兩天除了參觀 Red FortJama Masjid 我基本上只在 Karol Bagh 和附近的商圈徘徊。
然而新德里并沒有給我太多的好感。城市人的冷漠和帶有利益企圖的示好,人群密集大聲吆喝的商街,似乎沒有休止符的車鳴聲,不停擾亂我本來很舒坦的心情。
或許是前幾天過得太精彩的報復吧我想,這樣想心裏好像舒服多了。
前幾天的我過得多暢快?讓我娓娓道來~


齊浦爾(Jaipur)

回到第一天抵達印度,飛機在 粉紅之城 — 齊浦爾 機場降落。
那是晚上11點,齊浦爾剛下完雨,空氣裏濕濕的,跟我的眼睛一樣。
我竟然就這樣來了印度,忽然百感交集。
打開著一半的車窗起了霧,眼前呈現半透明的齊浦爾
經過火車站時周圍似乎比白天還熱鬧,趕不上末班車的人們在站前廣場席地而躺,車站外圍繞著一個又一個的路邊攤子,搭不到車心情不好又睡不着,熱騰騰的小吃就是雪中的碳。

齊浦爾的第一個早晨,踏出門的第一步,就被眼前所見震撼了。
路上除了人以外,還有牛,豬,甚至是駱駝!
四種不同生物的同時存在在這裏卻是那麽理所當然。

驚嚇之餘尾隨而來的是興奮。我興奮,是因爲我終於感受到自己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環境裏,這也是我一開始選擇到印度自助游的主要目的啊!

第一次攔了嘟嘟車,跟司機談好到 Hawa Mahal 的價錢後就上車出發 。
一路上司機很熱情,說可以免費載我到他親戚經營的布莊逛逛。反正我當下行程很彈性,也就當應了。
買了點紀念品回到車後,他説還可以載我到另一家去看看。反正不會多收費, 我只好無奈答應。
回到車上,司機又再提出參觀另一家店的建議,我堅決的拒絕了。
但不知道爲什麽,我最後還是去了第三家店。。。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些店家都有在跟嘟嘟車司機合作,只要司機把顧客載來光顧一次,就可以收穫 20rps(約臺幣 8 元)的獎賞。
所以,如果你有到齊浦爾搭車,一定要小心司機把你載到什麽地方!
歷經波折,我終於抵達
Hawa Mahal
以爲事情就到此結束,誰知道,他竟然大膽要求收取比一開始還要高的車費,甚至説服我說把我載到三家店去逛是很值得的!
在我不停的理論和糾纏下,他才同意收取最初談妥的價錢。
前往 Hawa Mahal 的路上隨拍

對嘟嘟車司機暫時反感,於是結束 Hawa Mahal 的參觀後,我搭上巴士前往 Nahagarh Fort
印度當地人總是對擁有外國人樣貌的游客充滿好奇心,走在街上你偶爾會遇到有人上前跟你要求合照。無論到哪裏,你總會感受到有無數對眼睛在盯著你看,在巴士上更是不例外。

Nahagarh Fort(老虎堡)*沒有老虎

在 Nahagarh Fort 欣賞了日落後我回到市區,沒有方向的到處閑晃著。
旅途中我不太使用導航,我即沒有目的地也沒有想去的地方,所以常常走著走著就迷路,也很常因此遇到麻煩。但那正是我一個人旅行時所追求的,我喜歡迷路,有時候甚至會希望旅途過程不順利,再從不順利當中衍生出很多精彩又意料之外的難忘經歷。
“旅行如果一切順利,就不叫做旅行。” — 村上春樹

隔天一早,我坐在前一晚認識的嘟嘟車司機(這次司機是好人)的車上,前往 Galtaji(Monkey Temple)
傍晚我又再次去了 Nahagarh Fort,但這次從另一個路口上去,景色卻也截然不同!

在到處可見猴子的猴子廟(不像老虎堡沒有老虎)裏,一班年輕小夥子在水池戲水,拍了他們後竟跟我要錢
再次前往 Nahagarh Fort 的路上,整個齊浦爾一覽無遺的在我腳下

而這位司機,也伴隨了我在齊浦爾接下來的行程。
接下來的時間裏,他帶我去吃了他平常光顧的餐廳,參觀了他還在郊區正在蓋的房子,問我對他和他未婚妻籌備婚禮的看法意見,陪他到商場去訂購它日本朋友托他幫忙買的絲綢布料。。。

光顧了他平常用午餐的餐廳,這一盤 Masala Paneer(馬撒拉乳酪)後勁十足,辣得我痛哭流涕

我很享受這種非典型游客的行程路綫,透過當地朋友的帶領,去感受最道地的生活方式。
最令人驚喜的,是另一天一早他再來接我的時候,還準備了自製早餐。
把車停在路邊的一個茶攤旁,點了兩杯 Chai(印度奶茶),我們就這樣坐在嘟嘟車上邊吃邊聊。
“啊~~~~~~~~~~~~~~~~~~~~”
對於能夠在一個人旅途中有這樣無價的經歷,我按捺不住心裏的激動。

在路邊茶攤停下車,邊吃著司機自製的早餐邊暢談

在這座奸詐的嘟嘟車司機汎濫的城市,如果你哪天也打算到齊浦爾來玩,一定要找他 — Marigold tuktuk
他説只要是通過我介紹的顧客,都可以要求免費早餐!
一直相處到那天中午,我就跟司機和齊浦爾道別,前往印度之旅第二站 — 普什卡。


普什卡(Pushkar)

前往普什卡的巴士裏塞滿了人。
這時的巴士像一瓶香檳,經不起劇烈搖晃。總覺得如果司機突然急踩刹車,裏面的乘客就會像被用力搖晃過的香檳一樣,泡沫般噴射出去。
所以乘客一眼望去,除了我以外毫無疑問都是當地人。但卻有一位在人群中顯得特別突出,他外表上似乎年齡與我相仿,背著沉重背包,穿著淺灰色圍巾,也分不清那是圍巾最原始的顔色,還是被印度囂張的塵埃所沾污的顔色了。

結果,在普什卡接下來的兩天裏,他成了我的旅伴。
從巴士下車後他主動向我搭話,我們邊走邊聊不到十分鐘,已經發現彼此超過十個共同點了,我們的步伐和節奏也相似得驚人。
同樣都是設計系學生,都是攝影愛好者,自己來旅行,也都喜歡披頭四的音樂。。。
入住了同一間民宿後我們帶著相機一起去拍照。
他是印度人,來自南印度
Kerala(喀拉拉邦)的印度人,在北印度語言完全不通的南印度人。
我們接著圍繞
普什卡湖邊走邊拍了好多好多,也聊了好多好多。
普什卡湖(Pushkar Lake),印度教徒的聖湖,也是普什卡地標。教徒們相信用湖水沐浴可以治病清洗罪孽

一路上他幾乎每隔一小時就會跟家人或朋友視訊報平安,甚至每一通電話都把我介紹給手機屏幕裏的人。
他還説他班上女同學都很喜歡韓國 oppa,一定要把我介紹給她們!
或許我長得跟韓國人有幾分相似吧。果然,他朋友們見到我都表現得很激動,也笑得很開心,或許是覺得留長髮的 oppa 看起來很搞笑。

那天晚上空中飄著毛毛細雨。
接近晚上12點,我們再次到外面晃。
赤著脚(在聖湖外圍的規定範圍内不可穿鞋),我們圍繞著普什卡湖走了大半圈,然後在湖邊一顆大樹下的亭子坐下休息,邊聊天邊哼著歌曲。

聊著聊著,我問他:“What’s your favorite Beatle’s song?”
 
“Erm…” 確實,要從那麽多首永垂不朽的經典選出一首相當有難度。
<Don’t Let Me Down>考慮了幾秒後他給出了這個答案。
大家應該都有過一種感覺,當自己極其喜歡的一件事物,突然遇到同樣欣賞和認同的對象時,那種共鳴的產生,會有一種不可言喻的興奮。
那也是我的 Beatle’s favorite 啊!
在飄著雨的寂靜湖邊,我們就這樣一起放聲高歌
<Don’t Let Me Down>~
我的晚餐,當地特色小吃 — Falafel ;凝望普什卡湖 ;用 200rps(約90臺幣)買了一件印度棉麻禪修衣後興奮的跟老闆合照
當晚巧遇一場婚禮游行

隔天中午我們爬上了坐落於山上的 Savitri Temple
在山頂,我們眺望四周環繞著連綿起伏的山巒,山與山之間又是蜿蜒曲折的道路,它們在前一晚下過的雨所滯留的雲霧中若隱若現。
放眼望去,那感覺就像是女性腹部和胸部不規則的美麗曲綫,誘惑著男人前進探索。
“Woah…” 我們同時贊嘆著。我轉頭過望著他,他看著我,我們四目交接。你以爲我們要接吻了嗎?當然不是,我有比這更浪漫的想法。
“Do you wanna rent a bike?” 我問。

在接下來的近十個小時内,機車代替了我們的雙脚在點與點之間移動。
沿著剛剛看見的道路穿越一座座山,不時出現像極了 Windows xp 預設桌面背景般令人震撼的景色。
途徑一座座村莊,我們就停下車和坐在屋前的老人和小孩打招呼合影。那一刻,我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樂和釋放。
“啊~~~~~~~~~~~~~~~~~~~~”

Savitri Temple 的羊群 和 眺望 Pushkar 市區的景色 ;其中一幕 Windows xp 桌面背景 XP

攝影似乎已經為我搭建起和陌生人溝通的橋梁。
在印度,只要你面帶微笑,絕大多數人並不會抗拒你爲他們拍照,有時候甚至可以看到他們因爲被拍而表露的興奮和感激。

天色入暮時我們回到了市區,遠離游客集聚區的路旁我們找到一家餐廳坐了下來。
此時,在印度之旅最爽的一天結束前,我又吃了印度之旅最美味的一餐,兩者之最的同時發生!
我這時候又忍不住
“啊~~~~~~~~~~~~~~~~~~~~”
就好像你在空無一人的寂靜湖畔划著船,天空晴空萬里,湖面風平浪靜,而你就在中間,那種感覺。

這家讓我 “啊“ 的路邊餐廳,婦女穿戴著頭紗盤坐在桌子上擀麵團

好吃又便宜!
在印度的每一天我幾乎都在重複吃著 Thali(印度拼盤)或 Naan(一種麵餅) 佐 Curry(勇士球員庫里)來吃,偶爾會有 Lassi(酸奶飲料)搭配餐點一起送上,而飲料永遠是 Chai(一種用 Masala Chai 命名的香料熬煮的奶茶,是最道地的飲料。像 Teh Tarik 在馬來西亞人心中或珍奶在臺灣人心中的地位同等級的國民飲料。)

分別在齊浦爾和新德里吃過的 Thali,一份平均要價 150~200rps(臺幣 80 元)
其他小吃

据統計資料顯示,印度有近四成的人口吃素,但因爲吃法和標準的不同,實際吃素的人口遠超過這個比例。因此很多餐廳都是素食。
此趟印度之旅我只有一餐碰過肉,而幾乎每一餐都很單調乏味。
或許是習慣了馬來西亞普遍以牛肉,鷄肉或魚肉等肉類烹煮的重口味咖喱,我有點適應不來。
順道一提,普什卡這邊的一般餐廳都有隱藏版菜單,一種特色飲料 — Special Lassi(添加了少許大麻粉的酸奶飲料),有興趣可以嘗試看看。

用完普什卡最後的晚餐後,我就搭上了前往阿傑梅爾的末班公車,和我的旅伴分道揚鑣。

一起和我在細雨中高歌 <Don’t Let Me Down> 的 Afsal

阿傑梅爾(Ajmer)

巴士再次擠滿了人,我又再次進入了香檳瓶。
巴士開過第一座山後,身邊一個目測只有十三四嵗左右的男孩對我開了口:
“How are you?”
“I‘m good!How are you?” 我回問。
“Good.. err.. haha”
他像是想再擠出一些英文詞匯,但好像已經快用完的牙膏條一樣,拇指用盡全力按壓,好不容易有一點頭露出來了,但一放手,又馬上縮回去。
他只是繼續尷尬的笑著。
我們接下來一直用比手劃腳的方式聊了快十分鐘,這樣
沒有目的的交流,有時候真的很有趣。

抵達阿傑梅爾已經晚上十一點半,我將搭乘凌晨兩點半的火車從阿傑梅爾開往 阿格拉(Agra)的火車,前往泰姬陵的所在地。
趁著三個小時的空擋,決定到 Afsal 强力推介的 Sharif Dargah 去看看。它是車站附近的一座凌晨時分依然人潮熱絡回教堂。
一路上我看不見其他外國人的面孔,我很肯定我絕對是這裏此時唯一的外國游客。

到了入口準備脫鞋的時候,有人把我叫住了。
“No short pants!” 一個坐著翹二郎腿的警衛指著我的短褲。
我千里迢迢來到這邊,總不能就這樣空手離開吧?我心裏失望的這樣想。
於是用 70rps(約臺幣30)在附近路邊攤買了一件品質很差的長褲。套上我的雙腳,驕傲的踏進 Sharif Dargah

Ajmer Sharif Dargah 是一個很奇特的地方,除了教堂内在午夜十二點依然人滿爲患之外,外圍的街道更是熱鬧。推著攤子提著籃子的路邊攤販大聲叫賣西瓜,拖鞋,檸檬飲料等,沒有你想不到,只有你想不到的商品。
我來回走了一圈,買了一瓶汽水,心滿意足地走回車站。

午夜十二點的街道 ; 依然熱鬧的回教堂 ; 補充糖分的汽水
火車站的車廂,月臺,和廣場

列車兩點半準時進站後,我好不容易在昏暗的車廂裏找到了我的床位,床鋪在最高的第三層。用了十多分鐘把背包和自己的身體搬上窄小的床位後,一下就入睡了。
阿傑梅爾(Ajmer)阿格拉(Agra)要搭六小時多的火車,我除了體驗在火車上睡覺以外,也是爲了省住宿費和搭車時間所做的明智決定
忽然身邊嘈雜聲把我弄醒,睡眼惺忪看著陽光透過骯髒模糊的玻璃窗滲入車廂内。
不久後列車靠站,我抵達了 阿格拉


床位的視角 ;抵達阿格拉火車站

到訪阿格拉的主要目的是泰姬陵。
一般人們在說起印度時的第一印象或許就是泰姬陵(Taj Mahal),包裹著一段凄美愛情故事的白色大理石陵墓。
第二天清晨我滿懷期待前往泰姬陵
外國游客的入門票頗貴(1000rps,約443 元臺幣),相比當地人的入門票(20rps,約 9 元臺幣),根本天壤之別。*入門費已再調漲,最近資訊點 這裏
主殿左右兩邊坐落同樣華麗的磚紅色建築,主殿前面有一條很長的水池,大家都在這邊拍照,一個很大的庭院把這些建築物包圍著。
泰姬陵似乎沒有想象中的震撼,主殿内只有一個不大的主廳供參觀,擺放著 姬蔓·芭奴和沙贾汗的石棺。(事後才知道那是空石棺,而真正的墓室似乎不開放參觀)。
似乎因爲抱著過高的期望,在落空之後反彈成了更大的失落。
“悲劇有兩種,一種是你得不到,另一種是當你得到了。” — 王爾德

泰姬陵,永恆面頰上的一滴眼淚 — 泰戈爾
Agra Fort(阿格拉堡)

半夜十二點我還沒睡意,剛認識的一位印度朋友邀我到民宿附近喝 Chai 聊天,我想說有比我更熟悉印度的朋友帶我去晃的機會不多,也就爽快答應了。
好不容易找到還在營業的攤子,我們坐了下來點了兩杯 Chai。
聊著聊著。。。

“How do you dare to come out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with a guy you only know for one day?” 他突如其來的疑問讓我一時回答不上來。
“Because I trust you… ?” 我想不出更好的答案。
他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只是默默點頭,然後跟老闆點了第二杯 Chai。
“I won’t do the same if I was you!” 他强調。
我只是笑了笑。Chai 很好喝,我也跟著點了第二杯。
“It’s on me!” 離開的時候他笑著説,然後付了老闆 40rps 。

人生當中,總有那麼幾段很普通又好像沒有意義的對話,會在你腦海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我想這就是那一種對話。

差一點就衝動的想讓這些路邊理髮師把我頭髮剪了
阿格拉的巷子和我在民宿認識的朋友

結束了泰姬陵的行程,我前往這趟旅程的最後一站 — 新德里。
印度之旅就到此告一段落,我去了人生可能只有機會去一次的地方,做了一些人生可能只有機會做一次的事。
從一個喧鬧繁華的城市環境,轉移到恬靜的聖湖,再見證了偉大的歷史故事,最後轉輾來到了繁忙的首都大城。不同節奏和步調的融入令我身心疲憊,卻也意外的滿足。
原來,走過的路之長短,和人生歷練的收穫,是成正比的。—TomPhan


我的行程路綫:

齊浦爾(Jaipur)> 普什卡爾(Pushkar)> 阿傑梅爾(Ajmer)> 阿格拉(Ajmer)> 新德里(New Delhi)

第一次到印度,我選擇了黃金三角(Golden Triangle)路綫。由 Jaipur, Agra 和 New Delhi 在地理位置上所組成的三角形。這是一個比較輕鬆,也較熱門的旅游路綫,適合一般初到印度旅游的朋友體驗。但我自己因爲覺得不夠,所以多規劃了 Pushkar 和 Ajmer,卻也意外的在那裏有了最難忘的經歷。

因爲多數時間我是自己一個人的關係,再加上印度治安之不好是 “遠近馳名” 的(雖然最後看來好像只是刻板印象),我其實在很多地方都不太敢拿出相機來拍照,甚至用手機拍照依然提心吊膽。
但忠於攝影的熱愛,我最後還是拍了不少!
這裏再分享一些一路上拍攝的零碎照片:

齊浦爾其中一晚我的房裏挂的時鐘,那裏的 8~10點 和 2~4點 過得特別快。。。
所以之後每當遇到朋友問我:“印度怎麽樣?好玩嗎?危險嗎?”
我都回答:“你去了就知道了。”
如果你讀到這裏,我要謝謝你看我的故事,這兩張照片送給你

我的IG — @tomphan_(https://www.instagram.com/tomphan_/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