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大演講節錄,試著談論一張紅色的椅子,可以延伸任何有關創意的事

本文寫在 2016 年金點設計論壇,晃眼一過已經兩年。MEDIUM 也放置了幾年,感受到華語寫作圈的能量,希望這篇稍具啟發性的文章能勉勵自己繼續筆耕。近期應該會先把舊的文章整理好陸續上架,一邊寫新的,一邊準備開張比較完整的 Publication。
以下正文

忘記何時報了金點設計論壇,今天早上熬夜過後還是硬撐去聽了半場演講。首發的講者就是近年在設計圈大紅大紫的佐藤大先生。

我認為這場演講非常具有啟發性,比起我們常聽到的創造生活中的 「!」,我認為佐藤大以紅色椅子舉例的設計哲學,事實上是創作中非常重要的思考方式,無論是設計、展覽、攝影,幾乎可以涵蓋各種領域。

以下是我節錄的部分

佐藤大:當客戶告訴我要設計一張紅色的椅子時,我不會想著我要設計出一張紅色的椅子 ,而是設計出讓人「感覺到一張紅色的椅子」 的作品

因為如果只是作出一張紅色椅子,設計師的生涯就結束了,過程也很無聊,但如果是後者,我們就能有無數的可能性和表現空間。其中有提到幾種方法,我只寫出我記得的,比如

  • 為白色的椅子打上紅光 
    →改變環境
  • 為參觀者戴上紅色的眼鏡去看白色的椅子
     →改變觀眾參與的途徑與體驗
  • 讓參觀者先看綠色的色塊一陣子,再看白色的椅子,
    就能短暫因為色差補正變成紅色
     →感受時空間的變化,或者將抽象的東西具象化
  • 讓椅子有紅白兩種顏色的凹凸間隔,透過身高的差異,小孩子視角向上看椅子是紅色,大人視角看則是白色 
    →針對特定使用者或習慣去設計
  • 透過酸鹼指示紙打造的椅子,放到戶外後因為酸雨變成紅色 
    →除了原本的目的,賦予更多意義(例如展現酸雨的問題)

諸如此類,不過是轉換了一下想法,就能有這樣多的可能。

各式各樣的設計需求,
往往只是根據需求者的既定印象所拼湊的ㄧ種「感覺」

設計師的專業就是去觀察、分析這種感覺,然後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詮釋,讓人對這樣的感覺有新的發現。 或許很多做設計的人本來就具備這樣的換位思考能力,然而一旦進到不熟悉的領域,就容易陷入向著單一目的前進的陷阱。

nendo 許多的概念展覽,其實也都圍繞著這種探討如何詮釋單一目的的各種手法。比如圖中的櫃子就是以「打開」為最終目的所進行的思考

舉捷運站常見的產品攝影為例,如果產品是給小孩子用的東西,一定要抓個小孩來拍照嗎?我們是不是可以從小孩子的視野、小時後奔跑時跌跌撞撞的感覺、房間中的光線或觸感、使用的習慣或痕跡、小孩周遭的物件、童年的共同記憶等等去發想,創作出能夠讓人們說不出口,卻一眼就想起童年的畫面呢?

如果再加入一些要素,比如安心的、溫暖的、安全感等等,用同樣的方式去發想,光是想像就覺得有許多有趣的畫面組合。如果一開始就找一個小孩來拍照,那麼整個畫面就會非常無聊,甚至可以不用進棚,因為在哪拍、畫質如何,得到的效果都差不多。

紅色椅子所引發的思考,能夠在任何領域發揮效用,也是我覺得能夠時時警惕自己的一課,因此特別記錄下來。當然,如果你能用別人想不到的方式成功詮釋大家都知道的那個「目的」,自然就創造出了生活中的「!」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可以為我鼓掌一下
地方的肥宅需要掌聲才能翩翩起舞
「拍10下」,已讀,你就給我繼續寫吧 
「拍20下」,好看,還不多寫一點混蛋
「拍40下」,經典,給我繼續保持喔
「拍50下」,神作,紅了記得給我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