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遠的距離】

他嘆了口氣:「唉~你不知道,真的。
我是真讓他失望了,非常失望。」

起初種子講師/科技業資訊部經理 |吳靜芬

離鄉背井來到上海工作,已經一年多了。
前陣子員工旅遊,晚宴時喝的是安徽宣酒,
由於我是第一次喝白酒,大家都有點擔心,
就派了一位同事,先陪我走回飯店,
想不到,我沒醉,居然是我的同事先醉了……

這位同事是前年到職的,
也是我到上海後,第一位面試進來的同仁。
年輕的他,工作態度積極熱忱,平時也樂善好施,
同事間對他都有不錯的印象。

走回飯店的路上,我跟他閒聊:
「怎麼樣啊?一年了,快樂嗎?
會不會想回甘肅老家了?」
 
他說:
「Fendy啊~
你知道我來這裡最大的原因是什麼嗎?」
(有點茫的音調)

我問:
「你不是跟我說,是想來上海闖一闖嗎?」

他說:
「其實啊~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陪我爸。」

我好奇地問:
「陪你爸?你爸也到上海啦?」

他回答:
「他一直在上海,而且就在公司裡。」
我嚇了一跳:
「什麼!?在公司裡?誰啊???」
(天啊~他到底有多醉!)

他說:
「就是那個做清潔工作的,
臉黑黑的那個,是我爸。」

我又震驚了:
「什麼!?那位是你爸!?你到底醉了沒!
7+5等於多少?」

他擺擺手說:
「12。我真沒醉啦!我沒醉真的。」

我接著問:
「那你怎麼藏了一年都沒說?」

他的頭低下了:「我……」

我沒再追問,轉移了話題:
「不過我記得你是一個人住,
你們沒住在一起嗎?」

他說:
「對啊。但是現在天天能看到,
我每天也一定會去跟他講幾句話。
因為我一直在想,
我長到這麼大(27歲),
真正跟我爸相處的時間,
其實不到2年吧。
他很早就到上海工作了,
這麼多年來把我跟我哥養大,
我想他這輩子也是挺不容易,
我就想到上海來陪陪他。」

他停了一下,接著說:
「不過我們倆話講不到一起,
沒法講太多,想法差距太大。
他對我的期望很高,但我讓他失望了。
你不知道…我從前在村子裡,每樣都是第一名,
我爸覺得我將來一定能有很高的成就,
但我明白,我是讓他失望了。」

他一口氣說完這麼多話,
我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只能嘗試安慰他:
「其實爸媽在意你的成就,
並不是說你真的要賺多少錢,坐多高的位置。
他們也只是希望你不要過得那麼辛苦,
可以過得快樂!」

他嘆了口氣:
「唉~你不知道,真的。
我是真讓他失望了,非常失望。」

接著我們又聊了一些其他話題,
關於職涯,關於結不結婚,關於未來。
我多麼希望他只是喝醉了,說了醉話。

那段對話深深觸動著我,
心好感動,也好酸。
感動的是他有這份孝心,
心酸的是後來的幾天,
在旁觀察著他和爸爸的互動,
那種內心渴望被肯定,
卻又無法達到的無力感,
讓他們的對話中帶著壓抑,帶著疏離。
最近的距離,原來是最遠的距離,
我只能默默為他祝福,
希望有一天,他們都能把愛好好說出口。

在號稱「魔都」的上海,
城鄉差距過大的背景下,
經常會聽到這種宛若兩個世界的故事。
現實生活不簡單,每個人都活得不容易,
這些故事更讓我懂得:
在工作和生活中,
學會感恩,用心積極,
努力珍惜每一份屬於自己的幸運。

www.begin-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