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與無腦

按:本文為紅桌文化出版「公民,不服從!:梭羅最後的演講」推荐序

梭羅,這位在社會運動圈具有「導師級」份量的人物,曾移居到離家鄉康科德城不遠處,在優美的瓦爾登湖畔,嘗試過一種簡單的隱居生活。

移民到鄉村隱居,相信是許多厭倦在都市生活的人常有夢想,我,也不例外。在高雄出生、成長,住了廿年,在臺北讀書、教書廿二年,習慣都會節奏的我,兩年前舉家南遷,搬到嘉義民雄開始「鄉間」生活。

以前住在永和樂華夜市旁,在這個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繁華小城,想吃什麼就有什麼,走兩步路不只有好幾家便利店、大賣場,還有KTV、連鎖書店、速食餐廳、百貨公司。滿滿的人潮,從來不覺得孤單;四通八達的捷運,一不小心就滑到另一座高樓聳立的叢林。

搬到民雄,並不習慣,除了幾個人潮稍多的聚落,一眼望去盡是鳳梨。想買個東西,雖可在村子裡的小店解決,但若是不經意想起了慾望城市裡的種種美好,還得驅車到幾十公里外的百貨商城,才能找回遺忘在城市裡的心靈。

這種焦慮是短暫的,不到幾個月,我們已把民雄當作真正的家。因為,突然發現臺灣的天空原來這麼美麗,白雲可以隨意,彩虹可以任性,還有,人跟人相處竟然不用心機。 最神奇的是,慾望起伏會隨著身體的移動而變化,一向是「3C控」的我,喜歡蒐集科技新品,一到臺北總覺得好多新玩意、新配件得趕快買,奇妙的是,每次一回到嘉義,卻猛然發現,這些酷炫東西都是多餘。

臺北的天空離我越來越遠,住在鄉村,有時彷彿過著遺世獨立的生活,幻想著帝力於我何有哉。 然而,幻想終究只是幻想,許多時候,我們即使只想簡簡單單、安安穩穩按著心中的價值過生活,恐怕並不容易。你想遠離怪獸,但怪獸卻總是追著你跑,就好像梭羅,只是想淡淡定定地對得起自己內心小宇宙的小正義 ,表達心中累積已久小不爽,拒繳人頭稅,就被逮補入獄。

這個例子有其時代背景,繳稅是好公民應盡的義務,不繳稅就是破壞了社會的遊戲規則,被抓去關也只是剛好而已。況且不繳稅,政府就沒有錢,沒有錢,就沒有 健保、沒有教育、沒有軍備、沒有建設,政府也無法運作。一旦政府不能運作,我們就失去醫療、失去教育、失去建設、失去保護,我們就流離失所、無家可歸,成 為漂流在海上的難民。

  • 但問題就在這裡,我們繳稅是為了能過更好、更穩定、更簡單的生活,如果達不到,我們還是要繳稅嗎? 其實,更多時候,你真的只想做個規規矩矩的好公民,按照政府訂好的遊戲規則來走,但沒想到天總是不從人願。 你想安安穩穩的種田度日,但政府卻突然強徵土地,把怪手開進你家稻田;你想平平靜靜地守著祖先的老厝,但政府卻更新你的社區,讓怪手強拆你家;你想認認 真真地工作,安穩度過餘生,但工廠卻故意惡性倒閉,政府也不想幫你;你只是開開心心的和朋友在街上閒晃,警察卻控告你強姦殺人,政府讓你蹲了廿一年的苦 牢。你愛好和平,政府卻要用你的錢強購軍備;你愛好自然,政府卻要用你的錢破壞山林 — — 你有你的所愛,但政府未必愛你愛的。 可是,就算是這樣,除了偶爾的小抱怨,難得採取的小革命,得到了一些小確幸,大部分的時間你也不會想太多。你甘願謹守著政府強加給你的遊戲規則,過著自以為幸福的小日子,從不質疑這規則到底合不合理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政府會用盡各種方法幫你洗腦、讓你無腦,讓你死心塌地愛上他。

相信比「六年級」還資深的人,一定看過偉大的蔣公被逆流而上的鱒魚激勵到成為總統的故事;也一定知道吳鳳曾經一度是犧牲性命教化原住民從良的一代偉人。 那個時候,學校告訴我們看到國旗要立正,看到銅像要敬禮,看電影前要先唱國歌,作文結論一定要硬扯上反攻大陸,如果不說「國語」就要被罰五塊錢。 這樣的黨國思想教育,其實也不是新鮮事,中國第一位皇帝秦始皇不就大舉焚書坑儒,漢武帝也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日本人統治臺灣時,只讓臺灣人學農、學 醫,絕不讓你碰政治。

而香港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後,也計劃推行德育與國民教育,告訴人民「共產黨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要求學生要「為自己是中國人而高興」,要求「教師如發現學生對國家民族的感情不太強烈時,不要批評,並接納其表現,但仍請學生為此作自我反省」。不論古今中外,政府總是有志一 同,目的無他,就是不要你知道太多、想太多,幫你洗腦,讓你無腦。

「英烈千秋」劇照

不只政府,媒體也通常是和政府站在一起幹同樣的事。 記得唸小學時,有天學校突然廣播:五、六年級的同學請到操場集合。於是,一群青春無邪、善良純真的小孩被老師帶到附近的二輪戲院,觀看愛國大戲《英烈千秋》。這不是什麼校外教學,而是集體「洗腦」,那幾年臺灣常常與其他國家「斷交」,只要政府和人家「切八段」,電視及戲院就會不斷重播可歌可泣、教忠教孝 的愛國電影。

當然,現在的政府不會愚蠢到用這樣的手法騙取你的效忠,相反的,在資本主義時代,是用金錢來換取你的真心。政府每年大量的新聞置入性行銷,將宣傳化為新聞,利用你對新聞的信任,用你的錢洗你的腦,更狠一點的,還會「收買」名嘴,用客觀公正包藏禍心。

除了偶爾會看到少數的深度報導,大部分的電視新聞總是製造對立、侵犯人權、內容腥羶、膚淺無腦;電視裡,行車紀錄器和YouTube畫面、藝人臉書與微博的言論當道,新聞瑣碎、重複到讓人看過即忘的地步。有時好不容易報導一下國家大事,卻被簡化成二元對立,讓兩邊的支持者腦袋生煙,根本忘了為啥而吵。長期下來,因為新聞(去)政治化、娛樂化、無腦化,讓人離公共事務越來越遠,新聞媒體也成了滋養極權主義再起的溫床。

面對這樣的窘境,你當然可 以像香港一樣來個十多萬人上街的「反國教洗腦運動」,也可以在臺灣搞個「反媒體壟斷、反媒體無腦大遊行」,轟轟烈烈、熱熱鬧鬧大幹一票。但我猜,如果梭羅 活在現在的臺灣,在你東搞西搞之前一定會先大聲斥喝:先關掉讓人腦殘的電視機吧!走出電視,走入鄉間,別讓自己的腦袋被雞毛蒜皮的事攻陷,要了解永恆,認認真真地聽自然的聲音。

如果,你就這樣以為梭羅是那種要你拒絕媒體、隱入鄉野,當個不問世事的假文青,那就大錯特錯了。高喊「公民不服從」的梭羅,雖然要我們別隨著瑣碎的新聞起舞,但更要提醒我們,壓迫就和魔鬼一樣,藏在各式各樣的細節裡,無孔不入,我們需要嚴肅以對,在日常生活裡具體 戰鬥,這樣才能對抗洗腦加無腦。 寫到這兒,也讓我不由得想起剛搬到中正大學教師宿舍時看到的感人畫面:有位年輕的教授帶著孩子在校園裡 無憂地嬉戲,伴著斜陽、迎向微風,心想,人間最美的風景也不過如此,然而,為一切美好而感動時,心裡卻突然尖叫一聲:「X!國立大學的老師要革命是不可能 的啦!」是的,過太爽,就算不被洗腦,也可能變得無腦!

批AS,有個小錯誤,書裡的推荐序這段是寫:「長期下來,因為新聞政治化、娛樂化、無腦化,讓人離公共事務越來越遠,新聞媒體也成了滋養極權主義再起的溫床….」但其實我要寫的是新聞”去”政治化XDDD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benlakuang.blogspot.com on May 25, 2017.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