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事實的歷史:我的「六四」小歷史

「六四」,中國的改革運動,對許多人而言,是兒時的記憶,是遙遠的距離,對許多過去疾言批判中共獨裁,如今為私己利益,卻無視戕害民主與人權的政客及商人而言,更是其背叛自我的歷史。

不過,誤解或遺忘歷史的不只是政客與商人。前陣子,香港城市大學學生評議委會作出決議,反對學生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燭光集會上派發《六四特刊》;也有中國學生質疑解放軍的坦克車並未壓死示威學生,北京學生在戒嚴令後上街其實是違法行為;而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更認為鎮壓學生只是必然的結果,外界不應將矛頭指向北京,反指學生學生領袖不理性,當時時若及時自行散去,鎮壓就能避免。這些作法及言論都在當地引發爭議。

青年學生會有這樣的反應,並不讓人意外,也不必責難學生,因為,他們成長的年代是一個歷史被重新建構與詮釋的時代。就如同一名香港小六學生在香港明報的投書中所指出的:

「全世界的新聞報道都說(八九民運)學生被殺,只有中央電視台講解放軍被打和學生燒軍車」「同學不知道趙紫陽、不知道六四死了很多學生,……(教科書)根本是想替學生洗腦,令學生盲目愛國。」

教科書忽視六四、媒體扭曲八九民運,隱藏獨裁者的惡行,不僅能掩蓋真相,相反的,還能建構民眾的愛國心。不過,二十年前的台灣,卻有人利用六四,激發愛國心,強化與中國的對立,並且試圖掩飾真相。

二十年前的六四前夕,國民黨的校園黨部與救國團系統積極地動員聲援中國學運。當時我唸世新編採科,十多名學生開了幾天的會,連夜製作海報,不分政治立場,同心一意為了聲援八九民運到處張羅。我還記得有位同學用毛筆在海報上寫了「表態」兩個大字,希望同學們能走出來支持中國的民主運動。

在中正紀念堂舉辦聲援晚會的前夕,得知有機會可以上台講話,校內的異議社團見機不可失,想藉此表達對台灣民主的看法,於是,大家集思廣義在演講稿中大談「支持大陸民主,台灣也要民主」的理念;而八九民運時,許多中國的媒體工作者勇敢地聲援學生及示威者,並爭取中國的新聞自由令人動容,由於我們是新聞科系的學生,也在講稿中加上「我們聲援大陸新聞自由,也要求台灣政府要尊重新聞自由」的文字,支持與回應中國記者的訴求。

這些熱血青年天真的以為在聲援中國民主運動的同時,也能趁機鼓吹台灣的民主自由。沒想到,學校代表依序排隊發言之前,卻得到指令,主辦單位要求先看演講內容,我們只好乖乖地交出講稿。幾分鐘後,講稿上滿是紅字,文中要求台灣自由民主的部分幾乎完全遭到刪除,於是,我們在張雨生「沒有煙抽的日子」的歌聲中,頭也不回地離開現場。而聲援民主的集會,成了荒謬的鬧劇與演唱會。

這就是歷史,這就是權力者對歷史與事實的態度,權力者對「歷史」的掩飾、扭曲與詮釋,其實是從「當下」就開始,就好比藍綠政府花大錢、說大謊的置入性行銷,便是在掩飾、扭曲與詮釋當下與未來的歷史,是背叛事實的歷史。手法雖然不同,但對歷史與事實的態度,以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

(本文發表於2009年6月)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benlakuang.blogspot.com on June 3, 2017.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