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該寫點什麼

攝影和寫作時常是密不可分的,除了說明些什麼,更多的是當下的心境。訴說自己的影像也是件困難的事,就好似不為誰而拍的風景,自然沒有解釋的空間。

自認不懂說話的藝術,也不解文辭的優美,一路走來幾乎沒有在照片上多做註解,有的只是一張張的糖水和亮麗的色彩,不拍好像也不行,就好像變成一個不完整的人,失去攝影也就所剩無幾。

”風格“ 就像外表,給人的第一印象,喜好不定是自己最大的麻煩,但有太多問題都是多餘的,不去想自然不用煩惱,開心的做喜歡的事就好,也不想理別人怎麼看。

攝影到了現代也越來越容易失真,顏色、亮暗、冷暖都可以隨喜好改變,影像也就越脫離現實,拿捏好現實與虛幻間的平衡點,兩者才能相輔相成。

攝影所能呈現的世界是狹隘受侷限的,這取決於攝影者想要呈現怎樣的觀點與視角,看似美好的畫面可能要排除萬難才能取得那一瞬的巧合。

網路上流傳著不少台灣的鐵皮屋與國外鐵皮屋懸殊的設計差距,其實問題不外乎就是美感與成本的考量,這樣的施工方式確實能取得相當好的平衡,若能在美感再多用心幾分,其實也能非常有味道。

這棟仍在興建中的建築就是典型的磚牆加鐵皮,但配色與設計決定了他的質感,看似木材質感其實也是鐵皮罷了。

宜蘭的水梯田在冬季休耕期總是美得驚人,在鄉間小路亂竄不時能發現很不錯的倒影,自然也就不懂盲從的人們跑到八煙水中央去要做什麼。

一間沒有人的咖啡店和星巴克,我寧願去沒有人的地方,一個人的自在才是舒服的。

其中一隻變成朋友的野狗小黑,最近也見不到他的蹤影,不知道是走丟了還是被抓走了。

和tumblr狹路相逢的medium是無意間發現的,試試看效果如何,期待下一次發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