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膊

多少年了?一天我兒子問:”甚麼是文化?” 我回答:” 文化是你化了大半輩子的時間把一些東西扛到肩上,又再化餘下的時間找另外一個肩膊轉移過去。”

看看也是時候了。

說似奇怪。這些年來,最放不開,也最放不下的,是跟我的建築師生涯一樣,陪伴着我走過33年人生路的太極。再久一點的,除了生而相依的父母兄弟,就要數和我廝守40寒暑的錢太Julie了。但她雖不是沒有文化,卻不是文化,卸不了膊。我還真想要把她留在肩上,和我渡過餘生。

去年冬,我終於跨出一大步,整理好一些東西,放到 You Tube 上去。輾轉間已發放了17個片段。在 [一代宗師] 裏,王家衛借宮二之口,說習武之人,要 “見自已,見天地,見眾生。” 我好歹都見過了些,深知天高地厚,人外有人。所以這次決定保持了兩個原則:一不辱師門,二不較高下。衹以一己所得為依歸。You Tube 上的命名,久思之下,定為 [太極本色]。英文譯為 [True Color of Taichi]。

[本色] 二字,可溯源莊子內篇大宗師:”滀乎進,我色也;與乎止,我德也。”這段文字我十分喜愛,特節錄於後:

與乎,其觚,而不堅也;張乎,其虛而不華也。 邴邴乎,其似喜乎;崔乎,其不得已乎。 滀乎進,我色也;與乎止,我德也。

波濤澎湃,逆流而進,是本色。這就是我常說的 “由外來的動而啟的流程(FLOW)” 。静,觸動,動之則分。

“與乎止,”又是怎麼回事呢?”與乎,其觚,而不堅也;張乎,其虛而不華也。”產生接觸,就要圓、要活,要柔不要剛;這個觚要張、撑得開。用 “虛”來撑。要 “虛而不華”;是真的虛,不是裝腔作勢做出來的虛。虛是什麼?虚就是 [氣]的容器;莊子內篇人間世:”氣也者,虛而待物者也。”

“與乎止”做得好,就可終止上面 “滀乎進”而啟動的流程。動,就是要静,靜之則合。這就要看修為,就是 “德”。

“虛而待物” ,是我所見對 “氣” 最直接的描述;莊子,是我所知最早的太極拳經。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norainnoshine.wordpress.com on January 14,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