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看冏星人不做訂閱制?

關於冏星人我有一些想法,身為一個加入創業團隊的人,又兼做新媒體的人我特別有感悟。

第一、「囧星人目前業配廣告報價已經能讓他一個月不用接多隻商案,就能支撐團隊營運。」這篇文章給我很大的啟示

Comment:如果他不能繼續出產個人品牌的內容,他的作品會只剩廣告。這沒有不好,但我覺得我是廣告主,買版位會比較快……。同時我認為他認為內容本質上是不能直接變現的。無法規模化收業配一樣會遇到天花板啊。

第二、囧星人認為贊助心態的訂閱行為不能持久

Comment:想辦法增加粉絲數、賣人格,兜售個人魅力、內容不能讓更多人看到這三點回到一個本質──不想譁眾取寵,又不想服務觀看者。所以只是想做自己的事情,而沒有去尋找如何跟使用者更緊密。我認為贊助是贊助,而不是訂閱制。贊助不能長久,那為何 NPO 可以年年募到款?很顯然這些內容與知識性網紅贊助是缺乏公益性的。

第三、訂閱模式的優缺點

Comment:也許訂閱制可以為創作者帶來長期穩定營收,但前提也是創作者要有量。往往面對群眾會失去主導權,但我是做媒體的人。某個程度上內容主導權我們一直都有,但其中有一點很關鍵是怎避免天花板。 因為網紅可以不用進步,但媒體不行,媒體必須有遠見。網紅可以固定套路,重複販售,媒體也可以固定套路,重複販售,而萎靡是必然的。贊助是在贊助我的價值觀,投資我未來社會的公益性──就贏來關係緊密。但更緊密,然後呢?很多創業者就死在這一點。

缺點,創作者必須「戴上金手銬」,做媒體倒是一點都不用怕。但我們要不要為自己戴上手銬,需要,因為我自己過於熱愛開發而不熱愛延續的人。只有少數人能看到內容,更是直接用免費釋放跟付費牆分類就能解決──要思考一個問題,內容到底要讓多少人看到你才會滿足──甚麼又是滿足?還是只是多巴胺+睪固酮作祟。

第四、狩獵採集思維vs農耕思維

Comment:我自己做的媒體一直在做的確實是農耕思維,或者,我做垂直媒體而不做大流量是因為,我本體是農耕思維、社群也是農耕思維。創業者常常以為自己是狩獵者,但其實自己是農耕者。對世界充滿好奇跟心不在焉只有一線之隔。

第五、內容有沒有對價感

Comment:虛擬利益是幾乎是每個新媒體在做的,只做一件事情「過濾器」──你應不應該去看或關注這部影視作品,我們給更多,要怎麼關注、如何關注,最近收到非常多回饋「娛樂重擊聲量真的滿大的」「你們做的事情很有意義」「你讓我有點想法」──說到我都想去競選總統了。他們會跟我說這些表示他們有加值感,好像提升催產素一般。──我甚麼也沒做,我只是把內容做好、房子蓋好、農田理好。這會成為很可能的誤區──你做的內容本身是不賣錢的,人家是為了你的理想而來。

內容是有價的,卻不是個好產品。我認同服務的說法,其實是告訴讀者,你該看甚麼、怎麼看、怎樣省時間,成為一種虛擬利益上的對價感。甚至在看完作品跟文章之後,你可以擁有自己的想法(議題+文章=你的觀點)。所以目前新媒體走訂閱的邏輯就是,讀我家內容讓你成為更好的人。

所以,所以,我們要給的不只是文章,而是解決一個長期的問題。那就是我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