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无处安放的情人

在空旷的工地上 唱歌

在旅行的列车里 微笑

在冰冷的楼梯拐角抚摸 你的照片

在失眠的早晨轻吻 女儿的脸

却没有哭出声来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