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儿童性奴隶产业链条的猜想

最近的这次红黄蓝幼儿园集体性侵事件,我认为可能远远没有单纯地用小孩给军队提供性服务那么简单,也许我们看到的部分只是冰山一角。首先事情一出来,匪京有关部门的消息封锁之全面,手段之强硬,行动之迅速,可以说比今年四月四川泸县的那档子事要强了不止一个台阶。你匪的维稳优先级,自古以来都并不根据具体事件,而是根据牵扯到的相关方面是否关系到要害来决定。可见这个红黄蓝表面作为一个幼儿园,幕后的背景有多深厚。

当然这也用不着我来瞎猜。最早被爆出来的就是幼儿园和所谓老虎团之间的关系,据说园长的丈夫就是老虎团中的一个高官,鉴于老虎团政委已经出面辟谣,那么大概可以说明属实了。还有网友查出,这家幼儿园在往上还和孟建柱有关,可见这家幼儿园的牵扯方面不是一般的广。很显然,这家名义上的私营名牌幼儿园是白手套中的佼佼者。

另一点,就是根据这些受害儿童的描述,“检查身体”、“小黑屋”、“活塞运动”等等这一系列的内容,更具体的还可以去油管上找家长们的相关叙述,再加上人人有份的白色药片和针剂,不难发现这些性侵者们施加在孩子身上的一套手段,是完整而系统性的,其设备、药物、引导和恐吓手段非常完备。而且通过这一套手段可能达成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从小开始给这些儿童洗脑,最终调教成供人享用的性奴隶。以这种完备水平,做到这种地步所需要动用的行政资源和关系网,很显然极其不可能是匪军内部个别人员一时兴起的行动,甚至也不太可能仅仅只是共匪部分高官权贵的个人爱好,因为上述两种情况完全可以通过更简单更隐秘的方式来做到。油管视频里守访的家长也提到过,这一系列手段听上去正像是让小孩子适应性侵行为,如果只是部分官僚的性交易,为什么需要长期适应?需要长期适应,那肯定是要长期使用了。

只有长期化、大规模、形成模式的对儿童的性侵和洗脑,才有可能形成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步。再加上上文说到的幼儿园极其复杂的白手套背景,综合这两点,我大胆推测:这次事件背后不仅不是一起单独的性侵,甚至也不是仅仅涉及北京的地方性问题,而有可能是有你匪国家主导,形成固定产业链条的人口交易和性奴培养业务。说的再清楚一点就是,共匪由国家行政力量开路,以幼儿园或者学校之类的教育机构做伪装,海量捕获你国幼童,并挑选其中资质优秀的,逐步调教成雏妓,而这些雏妓用来给共匪内部高层享用消化的,恐怕只是个零头,更多的可能是输送给世界各地的国际友人,用来换取外汇和必要的政治资源。

这项业务,也许和活摘卖器官一样,已经形成固定的产业链条,甚至可能已经是共匪重要的创汇手段之一了。我这话看上去危言耸听,但如果分析细节,这个猜想是经得起逻辑推敲的,更符合共匪的一贯作风。而且如果这个猜想成立,也不难解释对红黄蓝事件的维稳力度如此巨大,但辟谣工作却做得浮皮潦草,甚至直接简单粗暴地以诬告罪名送家长上法庭。因为他们根本不打算掩盖,也不屑于掩盖。就和活摘一样,曝光了又能怎么样?曝光了就不继续做了吗?不可能的。轮媒在海外揭露活摘揭露了十几年,共匪还不是照样卖。

至于这些儿童中有哪些会最终被共匪带走洗脑成性奴,筛选机制和培养流程是如何,以及最终买家会是谁,那就没法猜了。要知道,全球每年的地下人口买卖数目比大部分人想象中的都要多很多,而主要的输出国,正是那些政治腐败黑幕重重到处都是地下交易的第三世界国家,其中支那也赫然在列。因此任何相关集团都有可能成为买家或中介。之前维基解密爆料过的关于希拉里克林顿等美国民主党人,在海外一座岛上养了大量的雏妓供达官贵人们作娈童之乐,说不准就和支那的这条产业链有关系。当然没有证据,我也没办法有多确定,但就算不是给克林顿,那给国际上很多势力都没有问题,幼女性奴是市场需求多么庞大的交易品?任谁都想得到,明摆着长期经营能换到大量外汇。以共匪的风格这种商机不抓住反倒是奇怪了。

我在网上还看到一个细节说,出事的这个班的学费要比其他班的学费更贵,因为这个班额外配置了一位外籍英文教师。这就更蹊跷了,我们知道,支那幼儿园所谓外教大部分都是噱头,但这个噱头为什么偏偏会安排在搞集体性侵的班级?这个性侵事件可不是像电影《熔炉》里那样属于个别行为,而完全是有组织有纪律,大规模地打针喂药性侵犯,园方理所当然也是完全知情,怎么就别的班里不放,非要把一个洋人放在这个班呢?洋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不是随便可以糊弄,而是要和国外有所联系的。把一个洋人放在搞性侵的班里,他根本不可能睁眼瞎看不见,既然知道,那么第一不好收买,第二收买了也很难放心,所以正常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把一个外国人放在这里,这简直就像故意增加曝光率的行为。因此合理的推断是:这个所谓的外籍教师,本来就是共匪进行人口交易性交易等等勾当的中间人或联络人,由他来联系国际上那些买家,以及物色人选交货提钱等等。而北京,乃至红黄蓝幼儿园,正是他们的一个重要中转点。

还有一个可疑之处是,“红黄蓝”这个名字。我以前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既不可爱也没有任何实际含义,为什么要给一家幼儿园取这么一个很唐突的名字呢?当时我自然是没太在意。可是这两天红黄蓝的事情出来之后,我和几个朋友都很关注这个事情,其中一位给我发来一篇由著名人口交易方面阴谋论作者“恐惧鸟”所写的文章,里面提到,将幼儿洗脑成完全服从没有独立人格的奴隶的方法,此过程中有五种颜色,因为会对儿童起到强烈的心理暗示效果,而分别可以在洗脑的不同阶段反复使用,而其中前三种颜色,正是“红”、“黄”、“蓝”,和这间成为幼女和幼童妓院的幼儿园的名字完全吻合!再加上“绿”、“粉”一共五种颜色。

虽然我也说了,恐惧鸟是一个阴谋论写手,他的东西不一定完全属实,但这不是重点。要知道恐惧鸟的文章在中文世界流传甚广,哪怕他的五原色洗脑理论是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胡诌,会迷信气功的共匪高层也有可能迷信这些玄学。可想而知,这所被命名为红黄蓝的幼儿园,不仅仅是“发生性侵儿童事件”这么简单,而是从建园之初的目的本身就是要大规模性侵儿童,甚至还要进一步调教成性奴的。我也有理由怀疑,共匪的幕后人员在这里给进行小孩子进行洗脑的过程中,就会用到这种五色洗脑方法。

看到这儿估计有人就要笑我胡思乱想不合常理了,比如说共匪是傻瓜吗?既然想抓小孩去作性奴,为什么不直接从那些没人关注的穷乡僻壤或者孤儿院里拐一些小孩子拿去调教贩卖呢?为什么非要大张旗鼓地在北京这类大城市诱捕那些有钱中产的孩子呢?

如果有人这么想,说明他没有全面地思考整件事。这些小孩不是拿去解剖掉卖器官或者炖了吃人肉的,而是用于性交易的,因此品质相貌就成为一个巨大问题了。穷乡僻壤或者孤儿院里的小男孩小女孩,想都不要想肯定是歪瓜裂枣居多;但有钱上红黄蓝等等高档幼儿园的中端甚至高端人口家的小男孩小女孩们,那就不一样了,从小营养好肯定就白嫩水灵,让那些娈童癖们看见就硬,肯定能弄个好价钱。这就意味着同样的成本,你能获得的收益大大不同。更何况如果去找穷乡僻壤就得花很多人力物力去搜索合适人选,还要拐过来花很多钱去调教饲养,结果万一没过两年长歪了,就是赔本的买卖。想这样通过幼儿园来搞,就省去很多麻烦了。你国中产小资傻逼们争着抢着把自己的儿女送进来任你挑任你上,这多轻松。再说孩子有家长负责养,学费也是家长交,等于省去了一笔饲养费用还能多赚一笔外快,真是零成本暴利行业啊!

再者,从维稳的角度来看,在北京干这事也更便利。网上的人常常会觉得北京是受人瞩目的地方,但从共匪的角度来看,他们一向是明目张胆的,才不会在意受人瞩目又能如何,对共匪来说北京才是他们的触角最容易伸展的地方,外地反而诸多不便,政令不达,容易失控。再说现在的结果各位也看到了,逼京豚多么深明大义,给两口饲料立刻就老实了,很显然,针对逼京豚的维稳难度反而比对付那些边远山区的暴民要容易得多。

那么共匪如果做这个勾当做了多年,为什么之前没有消息直到现在才突然曝光呢?这也不是什么很难理解的事情。北京这个地方什么都不行,唯独消息控制那是极为严密的。这座城市里每年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和失踪人口,都是一笔糊涂账。现在这件事被捅出来,我想可能是一个意外,也许一直以来他们去搞的规模比较小,但这段时间接了大单不小心玩太大才终于露馅。这次相关方面的反应,倒也不像是惊慌或者急于平息事端,可以看出他们是有备案的,估计他们本来就料到迟早会被曝光出来至少一部分实情,而且也无所谓。我上文中也提到了,这就和活摘一样他们根本懒得遮掩。活摘作了这么多年,到后来半公开化,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可以上科学专利,还不是照样该怎么干怎么干。

热汉吴三桂说得好,性侵不比活摘更惨呀。现在这个事情算是沸沸扬扬了,支内支外都在关注,全世界媒体报道,但不用说,很快就会像以前那样不了了之,包括海外的民运圈反贼圈各种圈,也会很快淡忘,然后去关注下一桩大新闻,至于共匪的雏妓培养工作,大概也会继续为这个国家创收吧。下午看见有推友说,沽空红黄蓝的股票至少能让他们有损失,也是naive,的确红黄蓝的股价是一撸到底了,但谁能保证这不是也在他们的计划之内呢?我看到新闻说红黄蓝大规模回购股票,钱哪来的?当然是国家来的。我看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打着“有效监督”的旗号把这个名义上的私营集团收归国有,方便他们更严密地控制。而记忆只有三秒的支那傻逼们,仍旧会争先恐后地花钱送自己的儿女给叔叔爷爷最可爱的人们拿来强奸。从此以后,各大城市可能也会愈发频繁地曝光出所谓虐童和性侵案件,逐步日常化、非新闻化,让网民习以为常,终于相信在你国上幼儿园小学就是要被强奸虐待的,我家孩子没遇到那是我运气好/有钱/有关系/阶级地位高。

我絮絮叨叨了这么一大篇,看上去似乎很扯,但是仔细想一想,如果不考虑红黄蓝性侵事件,单说“共匪可能暗地里进行幼童性奴隶人口交易”的话,各位会觉得很难以置信吗?我通篇所讲的都只是我的推测,不可能有证据,想去找证据的话怕是得先进监狱了。但这些推测,我敢说是符合大方向的。如果说这篇文章最后被证明是不符合事实的,我想最多也就是红黄蓝本身和地下交易有多少关系、是否那么深刻的细节问题。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猜想,很可能对。

我倒真希望它不对,但我也从来不对中国抱有任何希望。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天然水好き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