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該如何反思並使黑客文化更好?從Linus變得有禮貌開始說起

最近,Linux社群引入了新的社群守則(Code of Conflict)

為營造一個開放並且熱情的社區環境,我們,貢獻者與維護者,許諾讓每一個參與進我們項目和社區的人享受一個沒有騷擾的體驗。無關於他們的年紀,體型,身體殘疾,種族,性別,性別認知與表達,社會經驗,教育水平,社會或者經濟地位,國籍,外表,人種,信仰,性認同和性取向。

在新的社群守則出來後半小時,Linus本人則發出email,對自己先前的不佳態度道歉,並宣布進行休假以改善自己的行為態度。在回歸社群後,他的態度有了明顯的改善,並且不再以辱罵的方式回應,而選擇使用「Just don’t do it」這些相對友善的字眼回應。

對於這個Code of Conflict,社群有許多聲音,有人說,Eric Raymond三年前就有指出,Hacker社群應該拒絕SJW(Social Justice Warrior,指社會正義戰士,應該就是指一些從事社運的人士)。

在「Why Hackers Must Eject the SJWs」一文中,Eric Raymond說,黑客文化無關乎性別、膚色,因為大家只看貢獻,有貢獻就會被尊重;而同時,他認為黑客圈這樣的菁英主義不該被打破。他認為,這些SJW會因為社群不夠「多元性」而以鬥爭的方式處理他們認為有問題的對象,這樣的處理方式是集權主義的縮影,意識型態就是一切。他認為黑客文化要抵制這樣的作法。

作為一個跨界到社運圈的自由軟體工作者,我覺得我需要說一點我自己的觀點。

大家彼此都同意的原則

首先,我必須說,在這場爭辯中,有些原則應該是大家都認同的。

目前的黑客圈確實崇尚菁英主義,這個菁英主義是取決於大家對於網路世界,或是對於程式碼的貢獻。不過,這些程式碼如果被用以歧視他人,讓他人因為膚色或性傾向而產生不同的執行結果,或是社群中發生對不同性取向、或是不同膚色人種的刻意或無意間發生的歧視,我想這也確實是大家都不願見到的狀況

如果好好的明說可以展開對話、讓對方願意修正自己錯誤的程式碼,同時也保持貢獻的熱情,我想辱罵或是羞辱式的語言能避則避,這應該也是大家認同的點。

態度與能力不能兩全,怎麼辦?

但現在也許出現了一個問題──當最有貢獻的人,同時卻常常使用辱罵式的言論對待他不認同的Pull Request(修改建議),這樣該怎麼處理?如果他的言論涉及歧視,又該怎麼辦?

我個人會認為,首先要先確認涉及歧視的部份是什麼。如果是程式碼本身以歧視性的方式撰寫,甚至可能引發歧視的結果,那麼當然這應該要大力抨擊。但如果只是Pull Request的評論,應該可以先嘗試用不一樣的方式來溝通。

如果今天我想要改變這個狀況,我會嘗試用對話的方式建議對方修正自己的態度與行為。路見不平,不要太快以受害者自居,腦補對方的邪惡動機;很多時候,由於教育與生命經驗的關係,很多人不一定會發現自己的言論或行為造成他人嚴重的困擾。他可能沒發現自己理所當然的世界有些問題,或是看不見自己明顯的行為問題。這時候如果使用激烈的言論,或是鬥爭,其實只會引發更嚴重的反感,而無法使人願意聆聽。Please don’t do things like this.

聆聽、溝通、對話,我認為這才是讓人看見這些問題的好方法。同時,也不要忘記,這些溝通,與其說是與當事人溝通,和其他閱讀者的溝通也相同重要。推廣理念,耐心的溝通絕對比鬥爭更好,也更能爭取到支持與理解

黑客文化,也需要反思

但同時,我也會建議黑客圈的朋友,對於黑客文化,還是可以有一些反思。

黑客文化確實希望透過大家一起貢獻腦力,用高品質的程式碼協作出最好的軟體。

但是,黑客文化所崇尚的自我學習,或是自主貢獻網路,卻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能力。以我來說,我自己自學Python時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只有吃飯、看書和睡覺,才把這門程式語言初步掌握。這是我有資本,有人可以支持我,所以我才有這樣的時間來學習。

如果今天我沒有這樣的社會資本呢?如果我一定要去學習,只有零碎細瑣的時間學習,我還能這麼快地掌握這門程式語言嗎?

如果黑客們崇尚的是菁英主義,那麼就應該反思,菁英應該擔負的責任是什麼。比如說,在行有餘力的時候,是不是能透過完善文件等方式,幫助新手能快速跨越一開始難以跨越的高牆;或是一起思考,對於一些資源不足卻想進來自由軟體世界貢獻的朋友,我們該怎麼協助他們。不能只是菁英隨喜的在貢獻,卻不思考,該用怎樣的方式讓社群更好。

我個人認為,用歡迎的姿態幫助真的認真的新手進到這個社群,就是菁英可以做的事情。就算不歡迎,也沒有必要用言語來辱罵這些新手,應該要有一些方式先嘗試幫助新手成長,或讓新手知道該怎麼做好功課。

同時,針對一些社群中明顯可能傷害他人的歧視語言,或許也可以透過社群守則的引入,彼此盡量提醒,不要因為使用有問題的文字,而無意間導致別人因此而心灰意冷,進而不想貢獻。

社群守則之後,溝通與對話更重要

引入社群守則是很棒的一步,但接下來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要將社群守則作為一個標準,展開對話,讓彼此的溝通能有一個準則,大家一起來思考如何營造更為友善的環境;而不是透過指責,或是鬥爭,讓彼此因為社群守則而撕裂。尊重不同差異的人們,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台灣知名的開源社群COSCUP在成立之時,就透過「討論事情的習慣」一文,鼓勵老手營造對新手友善的環境,請大家不要隨便用RTFM等不友善的方式和新手說話。我個人認為,就是因為這樣對新手友善的環境,才不斷壯大台灣的自由軟體社群,進而間接促成了g0v零時政府的形成。

對我來說,Linus本人的自省也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自省,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情,尤其針對自己犯下的錯誤自省,並加以修正。就這點而言,我認為Linus的行為非常值得敬重。

在我看來,能力和態度並不是二擇一的選項,這是可以並重的。有能力的老手,應當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就算沒有心力協助新手,至少也不要對認真的新手潑冷水,或用不恰當的言論來讓他們內心受傷。同時,良好的社群風氣確實也能讓社群更為壯大,也讓更多人可以一起貢獻智慧。良好的社群風氣需要彼此之間透過溝通、對話,而非指責與鬥爭,以促成整個社群一起認知彼此尊重的重要。

先是人,看見人的不足,看見人的美好,尊重每一個人的差異,然後我們才會是更好的工程師,才能寫出更好的軟體。

這樣的風氣,也才能讓黑客文化的優勢完整凸顯,讓更多的朋友進來,用高品質的程式碼,一起促成人類文明的進步。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