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眾人面前講話這回事

面對群眾講話對我來說其實非常辛苦,要不是教了幾年書可能逐漸熟悉了一點,所以如果能夠把群眾全部當學生來講話,也許我還可以自在一點。

不是因為緊張,而是當沒想到有甚麼好說時,不想硬去想一些話出來說,又怕這樣的心情顯露出來。如同一群人約好吃烤肉,卻所有的人都不講話,那種沉默好像特別銳利,但若不是為了顧著對方是不是太難受,我可能會自在地吃得很快樂。

在面對群眾說話前後,我總極力告訴自己,其實你就做自己就好。不想講的就不要講,想講的就直接講。可是,在開口那當下,又突然變得不太像自己,好像在扮演個誰似的,事後總是後悔,不認識那時候那個講話的人到底是誰。

在群眾面前,其實我有時候不想講話就只是不想講話而已,通常不是思考著甚麼,也許在發呆。

但有時候看起來會特別忙,因為想說如果只是發呆很浪費時間,不如想想昨天唸的那篇英文論文有甚麼好字,不如想想我那個分析社群群眾發言的程式還可以加上甚麼很Fancy的功能,我想就這樣而已。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