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ope you’ll know

用手指由左下角往右上角塗抹鮮紅色汁液
用睥睨一切的眼神凝視黑夜
用嘴親吻溫熱空氣
用皮膚感受這衰敗的時代氤氳

還有多久能夠進入涅盤?
驟然的槍聲結束緊張 釋放
骯髒
齜裂在最靠近天堂的平台心胸狹窄
圍困在最比鄰地獄的溝渠吞嚥困難

親愛的海洛因女士:
妳躺在滿是蟲屍與腐葉圍繞的水晶棺
妳的粉紅色澎澎裙沾滿了精液
妳的吉他在哪裡?
在我可憎的四月
可否
為我再來一次湖心
拋一把雛菊、野牛頭骨與嬰屍
我們曾經娛樂過它們
那些白子
那些混種人
那些偽善者
那些蚊子
那些性奴隸
我們曾經用腳踏著迷戀一股尿騷味與汗酸味的小天使們
撕開聖潔外衣後裡頭的陽具與陰唇鮮嫩多汁
我們都是這樣走過槍林彈雨的開麥拉、閃光燈
那些天使明明不是天使

那些明明不是天使的戴著天使面具的酒精缸裡泡著的
孩屍
多麼可笑的謊言可不是?
而我們曾經一再深陷消滅的沉淪啊
被驟起的鎂光燈追逐的日子啊
和被一千萬雙眼睛窺探的生活啊

那些不曾渴望卻渴望在數千萬顆心靈中的空虛。

THE END.

用手指由左下角往右上角寫下獻給PUNK的誓辭
可以嗅出一股腥
一股穿過心臟的鎖緊
一股揉碎靈魂的力量
我和你
困獸
搏鬥
讓我舔你
讓我為你啃舐子彈穿過的洞
讓我自私地佔有你的過去非常疼惜
讓我成為那把槍
和扣下板機的手指
讓我高潮
讓我自以為是
讓我用眼神攻陷你的神經最脆弱
愛你讓你彷彿神祇
愛你讓你成為祭品
愛你讓你在四月五日用獵槍打爛自己的腦筋
那些我愛的腦筋

我愛你我真的愛你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